萬花嶺上萬花開

LM241_16

三五幾場春風春雨,萬花嶺像從睡夢中醒來一般。桃花、李花、梨花,陽雀花、軟雀花、狗尾巴花,還有那些巴掌大的、指尖大的、瞇著眼睛那麼大的,都一個勁兒地衝著春天的陽光和雨露開放。萬花嶺,就真成了萬花嶺了。

萬花嶺是村子西邊最高的那道山梁。萬花嶺上的花盡情開放,村子就熱鬧了。播種的、犁田的、鏟田壁的,栽樹的、栽秧苗的、栽青菜白菜的,還有那趕羊上坡的、挑著農家肥下地的、坐在半坡上吼山歌的,一個村子裡就難得找著一個閒人了。

萬有叔不下田也不下地,就只去萬花嶺看管那片桃園。桃花是萬花嶺上開得最多最旺盛的花。萬有叔看著萬花嶺上的桃花開放時,一身的毛病全都好了。那桃園林子,是萬有叔的命根子呢。不要說一家人生活過日子的事兒,那桃園對於萬有叔一家來說,那是有講不完的來龍去脈的。

早些時候,萬有叔的老爹出門下川東討生活,一路走著餓得不行了,餓暈在了大路邊。還是一家好心人用兩個桃子救了他的半條命。老爹醒來,為了感恩那家好心人,就幫著人家管理桃園。那家人也實在,包吃包住還開工錢。老爹是巴心巴肝地給人家幹活兒。那一季,眼看著桃花開桃花落,桃子就要成熟了能賣錢了。一天夜裡過兵。兵過之後,桃子全沒了,好多桃樹的枝枝椏椏砍了個光禿禿的,還有連根被拔起的。那家主人還被兩個傷兵打了個半死。兵荒馬亂呀,不要說幾個桃子了,要是能保住命就不錯了。主人家對老爹說,這桃園是乾不下去了,你還是走吧。臨走時,主人家送給老爹一根桃樹苗。

萬花嶺的桃園林子,就是這麼開始的。萬有叔的老爹把一棵桃樹發展成了一片桃園林子,那也是用盡了心思。培苗,嫁接,移栽,一到十,十到百,再到萬花開放。萬家的桃花開放在那片嶺上。那嶺子,就有了“萬花嶺”這個好聽的名字。名字好聽,可樹大招風呀。老爹守著桃園林子,看著開花結果,果滿枝頭。正在那個節骨眼上,也遇到了過兵的日子。老爹想,這下可完了。他見過兵呀隊伍的過後桃園的慘狀。半夜裡,老爹捏著半把砍柴刀躲在桃園林子暗處,心裡想,要真遇上惡兵匪兵,就給他拼了命。就奇了怪了,那些兵就在桃園林子裡靠著桃樹或躺在樹下過了整整一夜,沒有一人吃了一個桃子的。更奇怪的事兒,就是老爹摘了桃子送上前去,也沒有一個人要的。人人都說,要收要吃,就付錢。多好的兵呀。後來,老爹才明白,那是咱們自己的隊伍。自已人呢,怎麼會糟蹋老百姓的東西呢。還有當兵的主動上前教老爹怎麼管理好桃樹桃子技術的。老爹把桃園林子就種得更有模有樣了。

萬有叔接過老爹的桃園林子,就接過了一家人生活的重擔和希望。村里人也把那片桃園看成了村子裡最好的聚寶盆。就是在大煉鋼鐵亂砍樹的年月,都沒有人去動那片桃園的。村長說,誰要是去砍那片桃園,那就是砍我們村子的根,也就是砍自己的根。根都沒了,你還活什麼命呀。那年,村子裡發大洪水。村子口的小溪洪水猛漲,好些家的牲口糧食都被那洪水沖的衝淹的淹泡的泡,吃飯都成了問題。遇到那難事,還是萬有叔挑著桃子一家一戶地送,讓大家渡過了難關等來了山外的糧食運進村子。萬有叔那桃園還長著救命果呢。

萬花嶺,萬有叔不但種桃子,還種著李子梨子柚子。萬有叔那桃子,就種著七八個品種,開花時,就有五六種花色。白的、紫的、黃的,桃花開時,桃園就是五彩繽紛。那些蜂呀蝶呀蟲子,飛來舞去。還有那些鳥呀雀呀山雞的,上竄下跳,看得人眼花繚亂。花的味道,樹的味道,還有泥土的味道,那就是春天的氣息。

LM241_17

萬有叔領著一家人,鬆土的鬆土,挑水的挑水,施肥的施肥,疏花疏果,下膜套袋。那一季下來,一家人幹得勞累,可有奔頭有好日子呀,當然幹得開心。開了春,萬有叔的果園裡,看花的,踏春的,踩青的,那是一撥接著一撥,有時一天都要接待好幾撥。看萬花開,吃農家飯,觀田野風光,好多城里人都開著車往萬花嶺跑。萬有叔也熱情,來的都是客。臘內豆花,土雞土鴨,還有嶺下魚塘里的魚,以人頭計算,要吃隨便點,吃飽了才讓你走。萬花嶺,真成了人來人往萬家人的樂園。村主任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客,高興地說,這萬有叔,這萬花嶺,這好山好水,真是我們村子的寶呀。

萬花嶺於我。春天一到,我就愛躲在萬花嶺那桃園林子裡,看一片片桃花從天而降滑過自己的臉龐,聽那些亂七八糟的鳥叫聲奏出春天的曲調,還有那些蜂呀蝶呀紅蜻蜓的追著趕著跑上一陣子。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跑累了跑高興了,就站在萬花嶺嶺頂上那砣大石頭。從那裡,能看見進進出出白合場的貨車客車還有拖拉機。我知道,那些來來往往的車子,才能載著自己去更遠的遠方。那些遠方才有自己的夢。

萬有叔說,你娃呀,就是閒不住,去什麼遠方嘛,這萬花嶺上的花花草草紅紅綠綠還裝不滿你的眼睛。萬有叔說,娃呀,讀書閒來時就到我這林子裡幫工哈,我給你開工資,桃子梨子李子的,你隨便吃。那個桃花開上萬花嶺的春天,我還真在萬有叔那裡幫過工。每個週末,幫著挑糞疏花剪枯枝打雜工。一季下來,還真掙著錢了。拿著那錢,一個人跑著走著唱著去白合場王二娘餐館的路邊攤子上吃了一碗豆花飯,心裡還真美滋滋的。花自己掙的錢呀,就是踏實。

這些年,每個春天回到村子,見著萬花嶺上的萬有叔。萬有叔都要問上一句,娃呀,還來桃園林子幫我不?我說,老叔,行呀,沒問題,只是幹完你還給錢讓我去白合場王二娘餐館吃豆花飯不?萬有叔笑了,我也笑了。

萬花嶺,萬花開,一個村子的春天真的說到就到了。

7 pacifi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