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需要,衝出利己的樊籠

LM241_14

孤獨也是一種飢餓,是期待溫暖愛心的飢餓。

我看見

窗外,萬籟寂靜。望著孩子們熟睡的臉,心中有感恩,也有嘆息。

手機不時傳來求助的信息,一位新手媽媽一連幾日徹夜未眠、心力交瘁,面對日夜顛倒、夜夜啼哭的嬰孩,初為人母的她手足無措。一位屢遭患難的單身姐妹,突然失聯,發給她的信息都石沉大海,我不免擔心起來。

夜已深,輾轉反側,我不禁思索:全能全知全在的上帝,豈不知這世間的疾苦冷暖麼?朦朧中,我彷佛乘著風的翅膀,越過萬家燈火。

我看見:橋墩下,飢寒交迫的人蜷縮著,無家可歸;病房裡,被疼痛扭曲的臉龐,那樣恐懼無助;還有那些留守兒童的孤獨;那些舉債家庭被催逼的無奈;以及殘忍家暴帶來的內心深處的陰影……

我也看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們夜夜笙歌,他們用狂歡、派對、遊戲等填滿內心的空虛……

黎明破曉,我又看見:有人跪在床前祈禱,有人手捧聖經吟思,有人給環衛工人送來溫暖的早餐……

而更多的人,在沉睡。

未被看見

清晨,從夢中醒來,我驚喜地收到那位失聯姐妹的回信:“……你讓我覺得在某一刻沒有孤獨,這就夠了。謝謝你,在我快撐不住的那一刻,捕捉到‘我累了’這個信號。”這位姐妹在艱難處境中一再被冷落,暗自神傷,失望之餘,選擇閉關自守,信息不回,電話不接,一個月不去教會。

無獨有偶。有位弟兄,單身時在教會火熱服侍;婚後,初為人父的他,承擔獨立養育孩子的擔子。一面頂著壓力服侍,一面渴望得著關愛。結果,期待落空。沉重的事工令他心灰意冷。最終,他請辭了所有服侍項目。

上帝愛世人,教會卻常常關注不到人。人內心的需要被冷落,靈魂的憂傷被忽視,孤獨不被感知,掙扎的人被遺忘。

作家華姿曾在傳記《在愛中行走》中,記錄德蘭修女對飢餓、赤身和無家可歸的解讀:“飢餓並不單指缺乏食物,而是對愛的渴求;赤身並不單指沒有衣服,而是指人的尊嚴受到剝奪;無家可歸併不單指需要一個棲身之所,而是指受到排斥和摒棄。除了貧窮和飢餓,世界上最大的問題是孤獨和冷漠。孤獨也是一種飢餓,是期待溫暖愛心的飢餓。”

因為需要未被看見,婚姻裡烽煙四起;因為需要未被看見,不少媽媽產後抑鬱;因為需要未被看見,小孩離家出走,青少年輕生跳樓。有個小女孩在她的成長日記中寫到:“人永遠會讓我失望。”

操練看見

利己,罪性使然。每個人都有以自我為中心和趨利避害的本性。不但如此,我們所生活的環境亦推波助瀾。弗朗西斯·薛華在總結上世紀兩次世界大戰的影響時說:“人們越來越轉向追求個人的安定和富足。”

我們很天然地要求並享受別人的服侍,卻不肯謙卑主動地服侍別人。我的孩子那麼小,也會好逸惡勞。面對美味的食物,他會很自然地喊道:“太好吃了!媽媽,給我加飯!”而即便是在不斷的教導後,看到散落在地上的玩具,他仍會視而不見,難以主動彎腰收拾。

《從靈開始做父母》在談及營造服侍環境時,指出:“我們都不是天生的僕人……通過服侍環境可以培養孩子向外關注的意識,讓他們更多地關注自身以外的人、事、物……方法是常常問:有什麼是需要做的?”

小時候,父母開的餐館裡因人手不足,我常被呼來喚去:端菜、收拾碗筷、擦桌子、洗碟子……我成了服務生。久而久之,就習慣了以服侍者自居,服務別人成了一件快樂的事。

長大了,尤其信主後,我更能留心別人的需要。成家後,我很享受服侍丈夫與孩子,盡力滿足家人的需要。我想,這是從小操練服侍他人的緣故。學會看見別人的需要,不僅僅是小孩需要的操練,大人亦是如此。

主能看見

耶穌自己就是榜樣。他看見罪人需要救恩,看見瞎眼的渴望光明,看見瘸腿的渴望行走,看見撒瑪利亞婦人渴望活水,看見孤獨的人渴望被溫暖,看見孤兒寡婦需要被照顧……他在離世前,透過給門徒洗腳,教導門徒當彼此服侍,看見彼此的需要。

“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參《馬太福音》25:35-40)

我們多麼需要有一副憐憫的心腸,看重每一個生命,不分貴賤,關心靈魂深處的需要。我們若能如聖經上說:“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立比書》2:4)就能享受在地如在天的美好:所有人都在給予,所有人都在顧念他人。求主幫助我們放下自我,向外關注;求主賜下憐憫的心,開我們的眼,看見他人的需要。

8 MM Park Pin q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