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痛快地活,怎麼就離謝幕不遠了?

LM241_08

 

衰老一點兒也不好玩。

將近40歲時的時候,我還敢梳馬尾辮,穿大碼童裝招搖過市。被家人嘲笑“老黃瓜刷綠漆”,我還能懟回去:“裝嫩是技術活,不是誰都裝得了。不信,你試試?”

這兩年好像進入到另一種局面,裝嫩突然從技術活變成了體力活——裝不動了!頭髮太稀疏,一梳馬尾辮就楸得頭皮疼。為了顯年輕,努力挺胸收腹都已經不能讓小肚腩蒙混過關,甚至連保持挺胸收腹的意志力都已煙消雲散了。

好吧,承認吧,回不去了,我已人到中年。

意興闌珊的陀螺人生

體態顯老還不要緊,心態老了更要命。

前兩年,看部愛情片,我還會跟著劇情的發展而心潮澎湃,哭哭笑笑;看完了,非要先生對我說幾遍“我愛你”才罷休。如今,因為節日、紀念日撞一塊,先生一周買了兩次鮮花,我不僅波瀾不驚,還得確定一下是不是超市鮮花打折——否則還怪他,“咱家這經濟狀況已經到了鮮花自由的地步了嗎?!”

以前一到週末,我就想著爬山、游泳;現在就只想泡杯茶、曬太陽、打個瞌睡,讓暖洋洋的陽光把我融化。

為什麼會這樣?一個字,累!

每天早晨鬧鐘一響,頓覺生不如死,扒不開眼皮,渾身骨頭疼。恨不得用約書亞的禱告,讓停在基遍的太陽也在我這停下……最好停一天!(參《約書亞記》10:12-13)因為一起床就是做不完的事。尤其是月底、年底、年中,報稅的季節、審計的要來;對完一個月無數的賬單、發票,下個月的又到了。

有時候,一整天盯著電腦上密密麻麻的財務報表,覺得眼珠子都快從眼眶裡掉出來了。但交到我手裡的事,累死也得按時做完交出去,否則下一道工序沒法開始。公司信任我,把十幾個銀行賬戶的密碼都交給我了,我怎能掉鍊子?這麼大年紀做事哪能不靠譜?

好不容易做完公司的事,接著做自己家的事。要交地產稅了、汽車牌照登記要更新了、要預約洗牙了、堵了的水管要找人修了……雞零狗碎沒完沒了。巴不得有個秘書來幹這些事。但一想,在我們家當“秘書”的不就是我嗎?

其實,家裡的事分給先生的責任也很重。可能我們倆都想推卸責任,可是除了對方,四顧無人,不知道往哪推?

磨不動的婚姻磨合

比我年紀大十多歲的先生比我更累。

我們結婚的年數並不長。結婚時都是大齡單身,已經各自養成許多習慣,共同生活需要磨合。最近的一個晚上,我還想跟他一起禱告,好趁機在禱告中給他提點意見。沒想到我才禱告沒兩句,他就開始發揮中老年特有的“恩賜 ”——果然在我的禱告聲中他坐著就沉沉睡去了。

想其他人在年輕時互相磨合完了,還能在婚姻中享受好些年豐收成果。咱們這麼大年紀才開始,等到磨完了,我們的人生也該走完了;更何況已經磨不動了。算了,磨自己吧。自己軟了,就不覺得別人硬了。

改變不了別人,就改變自己。如果這是解決所有問題的答案,那該多好,雖然困難,但還有解。而有些事完全無解,因為人生的軌跡好像水泥漸幹,已經定型。做錯的事,說錯的話,沒有一樣可以重來。所以年紀越大,懊悔的事也越多。

遙望重洋外的年邁雙親

最遺憾的是面對父母。以前覺得父母是不倒的山,總會在那裡,我要趁著年輕去看世界。現在身在中國的父母年紀老邁,我在美國成家立業,遠隔重洋,誰去對岸都不容易。

偶爾探望一次還行,若為了對方舉家搬遷,那就得冒著“連根拔起”的危險。所以只能遙遙相望,內心懊悔。一旦父母有個風吹草動,我乾著急,使不上勁。恨不得能穿越時空,回到從前,把那個一心想出國的小姑娘一巴掌打醒,回頭看一眼父母,想一想將來!

哎,將來已經來了,而且是我不想要的那種。什麼年輕時的夢想根本不提了,再感人的口號也不能把我忽悠地熱血沸騰了。每天我就關心3件事:家人沒生病,工作沒出錯,賬單全付清。

在一地雞毛中過著每日的生活,但是活著活著就老了。體力開始衰弱了,思路開始緩慢了,最新的科技不會用了。不過我和先生還是很要強,我是累死要盡責,他是打​​死不求人,我們就想憑一己之力,撐起我家小小的一片天地。

我以為先生要死了,我要破產了

到2021年2月19日,搬家前夕,先生突然膽囊炎發作,疼得死去活來,送進急救室搶救。我又正好處於換工作之際,我倆舊的醫療保險剛結束,新的還未開始。本來2月就只有28天,心想一眨眼就過去了。這下完了,我以為先生要死了,我要破產了——因為美國人破產的首因就是醫療賬單。

我從醫院一個人回家,氣力全無。掙扎著起來,做我當天必須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倒車進車庫,因為街上不能停車過夜。

雖然有倒車攝像頭,但我本來開車技術就爛,駕照在中國考了6次才過。我家的車道又長又窄,先生的車又寬又大。我倒來倒去幾十次,頭都轉暈了也沒成功,恨不得把車橫在路當中,趴在方向盤上哭死算了。最後只能呼求上帝,救救我!我連倒個車都辦不到!

抱著最後一試的希望,居然車倒進去了。剛躺到床上,想到房子已經賣了,兩天后必須搬去新家。家裡有一堆家具、三輛車,雖然叫了搬家公司,但是先生不在,怎麼搬?怎麼搬?

趕快求救吧!

發完一通短信,立刻有人回复。住在兩小時開外的妯娌說來幫我搬家;鄰居說來幫我開車;教會的弟兄姐妹不斷發短信詢問先生的情況和我的需要;在上海的媽媽立即組織了禱告群禁食禱告。我這裡晚上睡覺,她那裡是白天,繼續禱告。

而上帝又在睡夢中提醒我,雖然舊的公司醫療保險已經過期,但有一個月的寬限期。一個月內自己付費,保險還能續上,好像從未過期一樣。所以趕快填表申請,居然通過了。

而先生居然沒做手術就出院了!是他堅決不肯做手術,說不能讓我一個人搬家。他堅信上帝會保守他好好地搬到新家,安頓下來以後再做手術。就這樣,我們跌跌撞撞地搬進新家一個月了。

如今,醫療賬單保險公司付了。先生活蹦亂跳地又開始能跟我吵架了。

原來……

本來以為生活一地雞毛,定睛一看都是珍寶。在不完美的世界裡,盡是上帝完美的恩典。

本來以為就我跟先生兩個人掙扎求存,但一直都是上帝的手,上面罩著,下面托著,一堆親人互相圍繞著。

本來以為自己要為一切負責,但其實愚蠢的決定是上帝在挽回,走彎的路是上帝在修直。

本來以為人生要靠自己打拼,原來我連一根頭髮都不能變白或變黑(參《馬太福音》5:36),而今天只要活著,就是從天而降的禮物。

本來搞不懂為什麼越活越疲憊,越活越狼狽?細想一下,原來生命太貴重,一個人根本蹦躂不起來,若人像瘸了的雅各,那就對了。以後我們的身體會越來越衰老,越來越不能自給自足,所以要趁早學會依靠,在依靠中學會感恩。

本來心里挺不甘的,還沒怎麼好好地活,怎麼就離謝幕越來越近了?原來今生只是影片預告,大戲還未正式上演。

人到中年,學會敬畏。雖然衰老一點也不好玩,但在上帝光照之處,老去的我們將被置之於死地而後生,因此越活越珍惜生命的滋味,越活越有永生的盼望。

15 Tai F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