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愛與痛

LM241_06

──退休村中的故事(五)

<安妮婆婆手記>

 

 

2021年踏入了四月初,過往在北國已是春暖花開時,今日南國澳洲布市,前陣陰雨連天,今又盛暑煎熬。疫情時緊時鬆膠著人心。安老院封閉多時,退休村寂靜無聲。過去小組查經、團契的鄰居,因疫情期間也停頓,有六位因健康退化遷入安老院,有兩位婆婆去世。這是自然規律。

前年開始,我膝蓋軟骨蝕損己不能遠行,半夜時有痛醒。去年疫情窩在家中,所幸資訊發達並不寂寞,然用眼過度,今年初視力時有異常,又滑倒跌在廚房。經多方檢測,証實腦中有13mm大動脈血管瘤。專科醫生鑒於我目前體質及高齡,不建議做任何治療。保持血壓、心情,平靜生活。這也正是我所想所求。感恩上帝的眷顧和提醒。

近月常思想,還有哪些事沒辦妥,沒有安排好?還有哪些虧欠要歸還?大事均已辦完了(例如遺囑、委託書等,費用也預付清了)。心愛的書籍也有知心的朋友預訂了或拿去了。細心栽培的花草也送給喜歡花草的人。希望都能物盡其用,愛有所歸。最頭痛的是我那堆筆記、心語手記,未曾整理如垃圾,曾經的文思剎那,真情傾述,或有真知灼見,或有感人肺腑,未經成文、成章,無頭無尾,也如癈紙一堆。只有自已才知它的前因後果,用在哪裡才有價值?目前也不必想得太多。正如一位來看望我的弟兄說“不必計劃得那麼週詳,神自有祂的安排,順服是福 ”。

因最近的清理,我打開了一盒收藏多年,只放進,未曾再翻閱過的東西。內中都是家裡親人的往來,包括有信函、文章,各種賀咭,紀念咭。孩子們童年的天真繪畫,十分有趣。翻看其中有張用英文打字機打的信稿,是1996年我寫給大孫女的信中說“我收藏了你們畫的有趣的圖畫,還有你爸和爺爺的畫,將來我們可以開個‘家庭展覽會’好嗎?”看來應該有機會實現的。在翻閱中看到兒子八、九歲時畫一個小孩在流口水,上角有個冰棍(香港叫雪條)下面寫著“雪條真好味”!也勾起我作為母親虧欠的傷痛。以前太少體諒孩子的需求,年青時只顧忙於工作,將孩子的生活交給一位善良的保姆,孩子的教育交給了學校。兩個孩子從小學三、五年級就在學校寄宿。他們兄妹的青少年是在群體中長大的,缺少父母家庭愛的溫暖,也養成十分獨立自主的性格。自治自信長時間分離,也就無法及時勸勉。兒子在英國讀預科及大學七年,回港工作後經常去探望照顧年老的保姆,直到為她送終。我有時覺得自已作為母親與兒子的親切感還不如保姆深。我往往對孩子的要求標準高,體諒寬容少。再加時代變遷,年青人的生活方式,人生價值觀和思維邏輯都不盡同,代溝是普遍存在的社會問題。

在收藏盒中,看到兒子和女兒在父親追悼會上的發言稿,也十分感人。還有一篇中、英文稿,是兒子在他小女兒婚禮上的發言,非常風趣,也很有見地。今日回頭來看,原來兒女都甚有文學的天賦,中文水準不像是讀“番書”出身的。我想將來都可以收集在“家庭展覽會”中展出。

從這些信函、講稿中都可看到父母對子女的愛,只是表達方式各有不同,因為人生觀所追求的目標不同,付出的代價也不同。例如兒子七、八歲時帶他去聽一位小提琴名家的演出,回家說“我要學小提琴!”。父母為他尋找名師,在百忙中必抽時間陪送上課,金錢和時間都是擠出來不予計較,孩子也十分努力,每天連續練琴數小時,我有時也心痛孩子還小不得不付出這麼多。數年後考取到英國皇家八級時,倫敦特派的考官也給予優越的評語。在他去英國讀預科的時候,背著他心愛的小提琴,在機場與我們揮別。我心想他一定會成為一個優秀小提琴家。這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在二年後大學報考的科目是電腦……相信兒子必有他選擇的道理。目前他己經退休,有次我說“退休後拉琴,不是最好的時機嗎?”,他說老早就己經丟棄了!!“啊?”……我沒有再追問,多年的心血和努力付與東流?還是尊重兒子自已的選擇吧!他也曾經培訓他的大女兒ViVi,在15歲時就取得倫敦教師級的鋼琴diploma,澳洲布市許多報紙都上了新聞,這是澳洲最小年齡拿到此級別文憑的學生。今天她在倫敦的事業也上了報紙,但是與音樂鋼琴無關。

許多父母總是以自已的主觀去安排兒女。但我的女兒沒有刻意安排她學甚麼,也沒有條件供她讀大學。只為她選擇了一間教會辦的英文中學就讀。在那裡自生自長,並成為基督徒。我時常心中覺得很虧欠她。沒有栽培她。但是在神的帶領下,她生長得很正常,循規蹈矩,父母省心省力。她也幸福。如今也退休了,在享受“湊孫樂”。也經常為教會事奉司琴。是女兒帶我找到了老年的新目標,豐富我寂靜的晚年生活;更新生命得靈魂永生的盼望。快樂準備好去天堂的路!

 

20 UAC ad

17 Mel a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