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岭上万花开

LM241_16

三五几场春风春雨,万花岭像从睡梦中醒来一般。桃花、李花、梨花,阳雀花、软雀花、狗尾巴花,还有那些巴掌大的、指尖大的、眯着眼睛那么大的,都一个劲儿地冲着春天的阳光和雨露开放。万花岭,就真成了万花岭了。

万花岭是村子西边最高的那道山梁。万花岭上的花尽情开放,村子就热闹了。播种的、犁田的、铲田壁的,栽树的、栽秧苗的、栽青菜白菜的,还有那赶羊上坡的、挑着农家肥下地的、坐在半坡上吼山歌的,一个村子里就难得找着一个闲人了。

万有叔不下田也不下地,就只去万花岭看管那片桃园。桃花是万花岭上开得最多最旺盛的花。万有叔看着万花岭上的桃花开放时,一身的毛病全都好了。那桃园林子,是万有叔的命根子呢。不要说一家人生活过日子的事儿,那桃园对于万有叔一家来说,那是有讲不完的来龙去脉的。

早些时候,万有叔的老爹出门下川东讨生活,一路走着饿得不行了,饿晕在了大路边。还是一家好心人用两个桃子救了他的半条命。老爹醒来,为了感恩那家好心人,就帮着人家管理桃园。那家人也实在,包吃包住还开工钱。老爹是巴心巴肝地给人家干活儿。那一季,眼看着桃花开桃花落,桃子就要成熟了能卖钱了。一天夜里过兵。兵过之后,桃子全没了,好多桃树的枝枝桠桠砍了个光秃秃的,还有连根被拔起的。那家主人还被两个伤兵打了个半死。兵荒马乱呀,不要说几个桃子了,要是能保住命就不错了。主人家对老爹说,这桃园是干不下去了,你还是走吧。临走时,主人家送给老爹一根桃树苗。

万花岭的桃园林子,就是这么开始的。万有叔的老爹把一棵桃树发展成了一片桃园林子,那也是用尽了心思。培苗,嫁接,移栽,一到十,十到百,再到万花开放。万家的桃花开放在那片岭上。那岭子,就有了“万花岭”这个好听的名字。名字好听,可树大招风呀。老爹守着桃园林子,看着开花结果,果满枝头。正在那个节骨眼上,也遇到了过兵的日子。老爹想,这下可完了。他见过兵呀队伍的过后桃园的惨状。半夜里,老爹捏着半把砍柴刀躲在桃园林子暗处,心里想,要真遇上恶兵匪兵,就给他拼了命。就奇了怪了,那些兵就在桃园林子里靠着桃树或躺在树下过了整整一夜,没有一人吃了一个桃子的。更奇怪的事儿,就是老爹摘了桃子送上前去,也没有一个人要的。人人都说,要收要吃,就付钱。多好的兵呀。后来,老爹才明白,那是咱们自己的队伍。自已人呢,怎么会糟蹋老百姓的东西呢。还有当兵的主动上前教老爹怎么管理好桃树桃子技术的。老爹把桃园林子就种得更有模有样了。

万有叔接过老爹的桃园林子,就接过了一家人生活的重担和希望。村里人也把那片桃园看成了村子里最好的聚宝盆。就是在大炼钢铁乱砍树的年月,都没有人去动那片桃园的。村长说,谁要是去砍那片桃园,那就是砍我们村子的根,也就是砍自己的根。根都没了,你还活什么命呀。那年,村子里发大洪水。村子口的小溪洪水猛涨,好些家的牲口粮食都被那洪水冲的冲淹的淹泡的泡,吃饭都成了问题。遇到那难事,还是万有叔挑着桃子一家一户地送,让大家渡过了难关等来了山外的粮食运进村子。万有叔那桃园还长着救命果呢。

万花岭,万有叔不但种桃子,还种著李子梨子柚子。万有叔那桃子,就种著七八个品种,开花时,就有五六种花色。白的、紫的、黄的,桃花开时,桃园就是五彩缤纷。那些蜂呀蝶呀虫子,飞来舞去。还有那些鸟呀雀呀山鸡的,上窜下跳,看得人眼花缭乱。花的味道,树的味道,还有泥土的味道,那就是春天的气息。

LM241_17

万有叔领着一家人,松土的松土,挑水的挑水,施肥的施肥,疏花疏果,下膜套袋。那一季下来,一家人干得劳累,可有奔头有好日子呀,当然干得开心。开了春,万有叔的果园里,看花的,踏春的,踩青的,那是一拨接着一拨,有时一天都要接待好几拨。看万花开,吃农家饭,观田野风光,好多城里人都开着车往万花岭跑。万有叔也热情,来的都是客。腊内豆花,土鸡土鸭,还有岭下鱼塘里的鱼,以人头计算,要吃随便点,吃饱了才让你走。万花岭,真成了人来人往万家人的乐园。村主任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客,高兴地说,这万有叔,这万花岭,这好山好水,真是我们村子的宝呀。

万花岭于我。春天一到,我就爱躲在万花岭那桃园林子里,看一片片桃花从天而降滑过自己的脸庞,听那些乱七八糟的鸟叫声奏出春天的曲调,还有那些蜂呀蝶呀红蜻蜓的追着赶着跑上一阵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跑累了跑高兴了,就站在万花岭岭顶上那砣大石头。从那里,能看见进进出出白合场的货车客车还有拖拉机。我知道,那些来来往往的车子,才能载着自己去更远的远方。那些远方才有自己的梦。

万有叔说,你娃呀,就是闲不住,去什么远方嘛,这万花岭上的花花草草红红绿绿还装不满你的眼睛。万有叔说,娃呀,读书闲来时就到我这林子里帮工哈,我给你开工资,桃子梨子李子的,你随便吃。那个桃花开上万花岭的春天,我还真在万有叔那里帮过工。每个周末,帮着挑粪疏花剪枯枝打杂工。一季下来,还真挣着钱了。拿着那钱,一个人跑着走着唱着去白合场王二娘餐馆的路边摊子上吃了一碗豆花饭,心里还真美滋滋的。花自己挣的钱呀,就是踏实。

这些年,每个春天回到村子,见着万花岭上的万有叔。万有叔都要问上一句,娃呀,还来桃园林子帮我不?我说,老叔,行呀,没问题,只是干完你还给钱让我​​去白合场王二娘餐馆吃豆花饭不?万有叔笑了,我也笑了。

万花岭,万花开,一个村子的春天真的说到就到了。

7 pacific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