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声音”

LM241_12a

◎ 格伦费尔劳森街和科士街拐角劳森雕塑像

──追寻亨利·劳森的文学踪迹

在悉尼新州美术馆(Art Gallery of NSW)旁青翠绿草坡上,一棵参天古松前,竖立着一尊青铜雕塑:中间是作家和诗人亨利‧劳森(Henry Lawson)的全身像,右侧是一个叼着烟斗的流浪汉,身下是铺盖卷,左侧是一只狗和一个栅栏柱。雕塑生动形像地描绘了劳森和他作品中所描绘的图景。这座一九三一年揭幕的雕塑,是由澳大利亚著名雕塑家乔治‧华盛顿‧兰伯特(Gerge Washington Lambert)创作的。到新州美术馆从中央火车站乘火车到St James 下车,步行约十分钟即到。

亨利‧劳森的名字,在澳大利亚家喻户晓。他着有《亨利‧劳森诗集》等诗和散文集十四部,发表短篇小说约三百篇,其中有二十余篇已成为传世佳作。他被誉为澳大利亚民族文学的奠基人,他的作品发出了“普通人的声音”,受到了人民的爱戴。劳森的作品脍炙人口,直到今天,他的一些精彩之作,仍被收入澳大利亚中小学课本中。劳森逝世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为他举行了隆重国葬,并在他生活过的地方竖立了纪念碑和雕像。

LM241_13c

◎ 悉尼环形码头作家大道劳森“井盖”

我的劳森文学寻访,是从他的出生地格伦费尔(Grenfell)开始的。一八六七年,劳森出生于新南威尔士州小镇格伦费尔采金地的一个帐篷里。一八六六年这里发现了金矿,于是帐篷、树皮小屋和商务中心在这里应运而生。劳森的父亲原籍挪威,正是在这个淘金热中移居澳大利亚,当了采金工人。后来,到了尤鲁代衣(Eurunderee),经营一块贫瘠的耕地。劳森在这个地区的古尔贡(Gulgong)和米德吉(Mudgee),度过了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这里的经历成了他文学创作的源泉。他的作品有超过二百首的诗和短篇小说提到了这三个城镇。

格伦费尔一年一度的劳森艺术节是纪念劳森的重要活动。在市中心的劳森公园里,耸立着一座乳白色的方尖形劳森纪念碑,上面镌刻着劳森文学创作之路。在劳森大街,坐落着一尊巨大的劳森半身雕像,按下下面的按钮,可以听到劳森的名诗片断。在劳森街和科士街交叉口的一个长椅上,有一尊劳森的青铜坐像,疲惫而轻松的亨利,眼睛凝视着他心爱的出生地,手握一只笔,仿佛在构思着新的创作。到格伦费尔(Grenfe),从悉尼自驾车需4小时45分钟车程,也有巴士从蓝山的利思高(Llithgowl),开往格伦费尔。

LM241_12b

◎ 格伦费尔亨利.劳森纪念碑

LM241_13a

◎ 古尔贡劳森中心

来到小城古尔贡梅恩街147号的劳森中心(HENRY LAWSON CENTRE),这座米黄色古色古香的木板建筑,是一座纪念劳森的生活和时代的博物馆,一个温暖怀旧,温故知新劳森作品的地方,被称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文学博物馆之一”。

这里通过劳森的原始手稿、信件、照片、绘画和实物等,介绍劳森的生活经历和文学创作。展馆大厅,有劳森的介绍,劳森的童年是在采金地和丛林度过的,他只念过三年小学,十四岁就开始浪迹四方,奔走谋生,有着苦难和悲痛的经历。他勤奋好学,一面放牧,一面读书。他喜爱文学艺术,十二岁开始学习写作。他生活在社会底层,一生颠沛流离,当过油漆工、木工和电工。因此,他的作品富有人民的情感,始终发出“普通人的声音”。他的创作特色是写丛林人,写那些同他一道当过剪毛工、牧羊人、淘金工、自耕农和季节工的熟人及朋友,他还描写城市贫民窟中的工人、童工和贫民,真实地反映他们的苦难与悲惨遭遇。十九世纪末,澳大利亚人民深受英国殖民主义者和资本家压迫,发生了多次大罢工。他在刊物上发表了号召工人起来斗争的散文和诗歌。第二展示室里,有一台电视,播放劳森的七首名诗。 《大街上的面孔》,针对当时社会贫富悬殊,号召人们举起红旗,拿起武器,高唱战歌,在大街上阔步前进。馆内一角,摆放着劳森的短篇小说集的各种最初版本,描绘了那个时代劳动人民生活和斗争的历史画册。劳森善于从生活中提取有典型意义的事物,并如实刻画出来。著名的短篇《他爹的伙伴》描写老釆金工汤姆‧梅森的悲惨的经历:大儿子无辜被警察抓,妻子羞愤而死,小儿子小岛儿在废弃的“金谷”里不幸被辘轳带倒摔死。这些描述极为深刻,也是劳森本人的生活写照。我翻阅摆放的劳森的《阿维‧防斯频纳的闹钟》,书中描写十一岁童工阿维,害怕迟到受罚,每早四点便赶到工厂。后来,他有了闹钟,但还是生怕闹钟不准或铃铛有毛病,因此不得不早早赶到工厂。展台上有一本初版的劳森的代表作《赶羊人的妻子》,塑造了一个刚毅、勇敢、精明和能干的妇女形象。他的短篇小说《把帽子传一传》,描写一个穷苦的丛林人鲍伯‧布乐泽斯,他经常戴一顶棕榈帽,为穷困病倒的人募捐,为砸伤腿的架桥工人捐款,为拿不起车钱的抱着生病孩子妇女凑钱……反映了丛林人正直、勤劳和助人为乐的精神。

LM241_13b

◎ 悉尼威佛利公墓

LM241_12c

◎格伦费尔劳森街和科士街拐角劳森雕像

悉尼印记着劳森的形象:悉尼杜莎夫人蜡像馆里,有一尊劳森的蜡像;新州美术馆一楼珍品画室,有澳大利亚著名画家约翰‧朗斯塔夫,于一九〇〇年创作的劳森的肖像;在通向悉尼歌剧院方向的“作家大道”上,有记载劳森的特殊“井盖”。

劳森于一九二二年病逝于新州阿伯茨福德,葬于悉尼威佛利公墓。一月酷热的一天,我专程到坐落在悉尼东郊的悬崖之上的威佛利公墓拜谒劳森墓。我在萋萋芳草中,看到了那座简朴而庄重的墓,如同他的小说的风格一样,占地不过一人躺卧。墓前一块青铜色的墓碑,碑左侧是劳森的肖像。到威佛利公墓,从Town Hall乘火车,到Bondi Junction,再转379巴士到Macpherson St at Thomas St,下车步行1分钟便到。

劳森是不朽的。追寻劳森的文学踪迹,那一首首诗歌,一篇篇散文,一部部小说,发出的“普通人的声音”,是世间最强音。

10 Auto 1driving11 Student Pasto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