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爱与痛

LM241_06

──退休村中的故事(五)

<安妮婆婆手记>

 

 

2021年踏入了四月初,过往在北国已是春暖花开时,今日南国澳洲布市,前阵阴雨连天,今又盛暑煎熬。疫情时紧时松胶着人心。安老院封闭多时,退休村寂静无声。过去小组查经、团契的邻居,因疫情期间也停顿,有六位因健康退化迁入安老院,有两位婆婆去世。这是自然规律。

前年开始,我膝盖软骨蚀损己不能远行,半夜时有痛醒。去年疫情窝在家中,所幸资讯发达并不寂寞,然用眼过度,今年初视力时有异常,又滑倒跌在厨房。经多方检测,证实脑中有13mm大动脉血管瘤。专科医生鉴于我目前体质及高龄,不建议做任何治疗。保持血压、心情,平静生活。这也正是我所想所求。感恩上帝的眷顾和提醒。

近月常思想,还有哪些事没办妥,没有安排好?还有哪些亏欠要归还?大事均已办完了(例如遗嘱、委托书等,费用也预付清了)。心爱的书籍也有知心的朋友预订了或拿去了。细心栽培的花草也送给喜欢花草的人。希望都能物尽其用,爱有所归。最头痛的是我那堆笔记、心语手记,未曾整理如垃圾,曾经的文思刹那,真情倾述,或有真知灼见,或有感人肺腑,未经成文、成章,无头无尾,也如癈纸一堆。只有自已才知它的前因后果,用在哪里才有价值?目前也不必想得太多。正如一位来看望我的弟兄说“不必计划得那么周详,神自有祂的安排,顺服是福 ”。

因最近的清理,我打开了一盒收藏多年,只放进,未曾再翻阅过的东西。内中都是家里亲人的往来,包括有信函、文章,各种贺咭,纪念咭。孩子们童年的天真绘画,十分有趣。翻看其中有张用英文打字机打的信稿,是1996年我写给大孙女的信中说“我收藏了你们画的有趣的图画,还有你爸和爷爷的画,将来我们可以开个’家庭展览会’好吗?”看来应该有机会实现的。在翻阅中看到儿子八、九岁时画一个小孩在流口水,上角有个冰棍(香港叫雪条)下面写着“雪条真好味”!也勾起我作为母亲亏欠的伤痛。以前太少体谅孩子的需求,年青时只顾忙于工作,将孩子的生活交给一位善良的保姆,孩子的教育交给了学校。两个孩子从小学三、五年级就在学校寄宿。他们兄妹的青少年是在群体中长大的,缺少父母家庭爱的温暖,也养成十分独立自主的性格。自治自信长时间分离,也就无法及时劝勉。儿子在英国读预科及大学七年,回港工作后经常去探望照顾年老的保姆,直到为她送终。我有时觉得自已作为母亲与儿子的亲切感还不如保姆深。我往往对孩子的要求标准高,体谅宽容少。再加时代变迁,年青人的生活方式,人生价值观和思维逻辑都不尽同,代沟是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

在收藏盒中,看到儿子和女儿在父亲追悼会上的发言稿,也十分感人。还有一篇中、英文稿,是儿子在他小女儿婚礼上的发言,非常风趣,也很有见地。今日回头来看,原来儿女都甚有文学的天赋,中文水准不像是读“番书”出身的。我想将来都可以收集在“家庭展览会”中展出。

从这些信函、讲稿中都可看到父母对子女的爱,只是表达方式各有不同,因为人生观所追求的目标不同,付出的代价也不同。例如儿子七、八岁时带他去听一位小提琴名家的演出,回家说“我要学小提琴!”。父母为他寻找名师,在百忙中必抽时间陪送上课,金钱和时间都是挤出来不予计较,孩子也十分努力,每天连续练琴数小时,我有时也心痛孩子还小不得不付出这么多。数年后考取到英国皇家八级时,伦敦特派的考官也给予优越的评语。在他去英国读预科的时候,背着他心爱的小提琴,在机场与我们挥别。我心想他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小提琴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在二年后大学报考的科目是电脑……相信儿子必有他选择的道理。目前他己经退休,有次我说“退休后拉琴,不是最好的时机吗?”,他说老早就己经丢弃了! ! “啊?”……我没有再追问,多年的心血和努力付与东流?还是尊重儿子自已的选择吧!他也曾经培训他的大女儿ViVi,在15岁时就取得伦敦教师级的钢琴diploma,澳洲布市许多报纸都上了新闻,这是澳洲最小年龄拿到此级别文凭的学生。今天她在伦敦的事业也上了报纸,但是与音乐钢琴无关。

许多父母总是以自已的主观去安排儿女。但我的女儿没有刻意安排她学什么,也没有条件供她读大学。只为她选择了一间教会办的英文中学就读。在那里自生自长,并成为基督徒。我时常心中觉得很亏欠她。没有栽培她。但是在神的带领下,她生长得很正常,循规蹈矩,父母省心省力。她也幸福。如今也退休了,在享受“凑孙乐”。也经常为教会事奉司琴。是女儿带我找到了老年的新目标,丰富我寂静的晚年生活;更新生命得灵魂永生的盼望。快乐准备好去天堂的路!

 

20 UAC ad

17 Mel a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