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母亲

LM241_03

我的父亲在我四岁时因病逝世,母亲成为寡妇,我为孤儿。我与母亲共同度过了69年,受她影响极大,尤其是见到母亲虔诚爱主、坚持基督信仰、乐意助人、一生付出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动。如果我学到了一点待人接物的美善,如果我能宽恕人、帮助人,如果我能认真工作,如果我能认识基督……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当然更要感谢上帝的爱和恩典。母亲给我深刻的印象很多,很深。

有信心的人

我6岁那年,当时我母亲工作地浙江省崇德县城麻疹大流行,有不少儿童不治身亡。我也染上麻疹且并发肺炎,病情十分危急,为我诊治的那位中医连连摇头。母亲凭着信心,为我的病向上帝迫切祷告,求大能的上帝怜悯医治我。上帝确实听了母亲的祷告,我的病情很快转危为安。那位中医得知我已痊愈,万分惊奇;他知道我们是信耶稣后,说「耶稣真灵」!

抗日战争期间,母亲的收入仅能维持我们的生活,付小学学费勉强可以,读中学就困难了。当时杭州唯一可申请减免学杂费的一所公立中学,名额非常有限。申请期间,许多贫困学生在校长室门前排队。许多进到校长室的学生几乎都被校长拒绝了。母亲也让我去申请,但我胆子很小,不敢去排队,只在门外观望。申请截止那天,我徘徊在校长室门口,校长突然出来,主动问我是否也要申请,我回答是。他叫我进去办公室,没问上几句,便同意给我减免全部学杂书费。回家后,母亲和我一起跪下祷告感谢上帝,祂顾念我们孤儿寡妇的困难,使我顺利地进入公立中学读书。

虔诚的基督徒

从我儿童时代开始,每逢礼拜天,她总是带我去教会上儿童主日学、参加主日崇拜;平时经常讲《圣经》故事,教我祷告、读经,为我信仰基督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我比较内向、听话,很少淘气,但偶尔也会说谎,一旦被母亲发现,她会责备我,但从不打我、骂我,常以《圣经》的话教诲我,引导我认识、改正错误。母亲不但带领我归向基督,也引领我的两位女儿归向基督。曾经教会被迫停止聚会。母亲遵照《圣经》「不可停止聚会」的教导,仍与一些信徒一起参加小型家庭聚会,读《圣经》、劝勉;互相代祷、帮助,坚固对神的信心。后来恢复聚会,母亲总是风雨无阻地去教会敬拜上帝,也常带领人去聚会。

待人有爱心

1946至1953年期间,母亲在某教会任职。该教会与神学院连在一起。她不怕辛劳,经常步行下乡去探望农村的信徒和慕道友,为重症病人祷告;遇到贫困的信徒,常掏出自己的小钱给他们。母亲平时饮食简单、食量不多,但每当神学院学生向我母亲要些小菜时,她总是乐意分享。假期开始,神学院食堂停膳,母亲常招待一些暂时未回家的师生吃便饭,给他们生活上带来方便。

一位基督徒医生工作十分繁忙,其妻生孩子在家,他们家当时只有一小间住房,无法留人住宿帮工。母亲得知情况,早出晚归,无偿帮忙烧饭做菜、洗东西等。

有一位经常来杭州治病或办事的农村弟兄,每次来我家,母亲总是热情接待弟兄吃便饭。还有一次,我同事的丈夫因某事被单位隔离审查,我母亲知道后烧了菜送去给孩子们吃,使她们非常高兴,至今她们还牢记在心。

曾有一位老人,原来是个文盲,信耶稣后,她希望能识字读《圣经》,母亲经常走路去那位老人家教她识字,两人成了主里的好姊妹,一起读《圣经​​》、祷告,探望。还有一位瘫痪病人,卧床一年多,儿子在外工作,由媳妇照顾;时间长了,媳妇很不耐烦,不愿意照顾。母亲得悉后,经常去帮忙,为老人喂饭、做杂事,经常很迟回家,深得邻居的好评。

照顾有难处及身边的人

有一位老牧师夫人,身患高血压、心脏病及癌症,独自一人居住。曾有人去帮工,但照顾不善,老夫人希望我母亲去照顾她。母亲满口答应,放下自己家中事,住在老夫人家服事她。当时市上某些副食品供应紧张,母亲天未亮即要去排队购买,很辛苦,但她从无一句怨言。老夫人常在半夜发病,母亲闻声即起,帮老夫人简单按摩,抚摸心脏及疼痛之处,往往需要一、二个小时。但只要能使老夫人舒适些,我母亲总是尽力去做。这样日以继夜地照顾老师长达五、六年之久,直到老夫人去世。

我和妻子是双职工,工作都很忙,母亲几乎承担了全部家务,买菜、烧饭、洗衣、管孩子……那时我们住的是集体宿舍,有八户人家,共用一间厨房,每家均有一个煤炉。大部分家庭都是双职工,上班时封住煤炉,经常要托我母亲打开炉子,帮忙烧水、冲开水等杂事,母亲从不推托。母亲说得不多,却做得很多,常以自己的行动帮助人,给我和主内弟兄姊妹及邻居留下深刻的印象。

19 Fra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