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過50,我卻再塑自我價值

LM242_18

婚後,我選​​擇做全職主婦,壓根兒滿是委屈與積怨,覺得自己犧牲太多。經常向家人宣洩負面情緒。直到先生陷入心理困局,兒女霎時失去安全感……

走過養兒育女、夫妻磨合,待兒女離家求學,原本熱鬧的巢忽地就空了一半,等寂靜清閒了許多後,我才不由得審慎思考:該如何充實空置的心田,把握生命僅餘的下半場?

這正如中國山水畫之美:不在豐繁鮮豔間,而在“不著一墨”盡得風流中。

遇上“中年維特”

遙想年輕時的我,是位多愁善感的少女,彷彿歌德筆下的少年維特。我患過抑鬱症,嚴重失眠,必須服安眠藥。直到認識先生。他愛上我,天天恒心為我的睡眠禱告。一晚就寢時,他按手在我額上,祈禱良久,直到我沉沉熟睡才離開。隔天告訴我:“昨晚你沒有吃藥就睡著了。”這情景重複了好幾次,直到我習慣自然入睡,從此揮別安眠藥。

不曾想,婚後廿多年,早已逝去的“少年維特”居然起死回生,又跑回來,成了我的枕邊人。人到中年的先生則變得躁鬱易怒,抱怨家庭害他壯志未酬;素來節儉的他忽然花大筆錢買了一部紅色奔馳房車,揚言要離家去自我放逐;更無緣無故地起了輕生的念頭。完全判若兩人,令全家好陌生!先生是家裡的巨柱,我一直依賴他,他一不在家,我就深感不安。這巨柱竟毫無預警地突然倒塌,壓在我身上,怎麼辦? !

幸而梁啟超先生“為母則強”(《新民說》)一言適時給了我當頭一棒,推我站起來,充當大柱,為兒女撐起這搖搖欲墜的家。我廣傳代禱訊息給各地的基督徒朋友,懇請他們為我家禱告。我也花好更多時間禱告、上網聽講道信息,又和兒女圍在一起讀聖經、分享心得,漸漸地穩定孩子們的心。

4年下來,經過中年危機的襲擊,先生好不容易風平浪靜了。如今,一家人正走在關係修復的路上,我祈求耶穌隨時賜下醫治的愛,療愈各人的心靈。

樂在“無我之境”

回想婚後,我選​​擇做全職主婦,壓根兒滿是委屈與積怨,覺得自己犧牲太多。經常向家人宣洩負面情緒。直到先生陷入心理困局,兒女霎時失去安全感,有股力量自深處升起牢牢穩住我,催逼我鞭策自己早睡早起,用與天父親近的晨跪時光展開每一天。

同時,勤讀聖經,養成規律的日常寫作習慣。當我寫的信仰篇章陸續發表在基督教刊物上的時候,我也在文字事奉裡一步一步地找回自己。

“中年維特”風暴暫息,巨柱卻未重新站穩;我這根柱子仍要繼續挑大樑,成為家人互動的潤滑劑。抗疫禁足多月,大夥宅在家,不能上班上課,兒女透過我跟父親說話,先生也透過我表達對孩子的關愛;我彷佛置身“無我之境”,為他們傳情達意,費盡心思擺設豐盛菜餚,搜尋好電影召集闔家觀賞。

因為找回自己,我享受在服務家人的樂趣裡,時常愉悅滿足,不再被怨言佔據,心也騰出遼闊的空地,使我更加井然有序地規劃料理家事與閱讀書寫的生活。

“空”得很“豐實”

兩個孩子都搬到大學宿舍了,家裡閒置出不少空間。抗疫封城下,陽光普照的日子依然不能出門,我將好心情用來整理居家環境,在網上拍賣有價值的書本,將孩子幼時的玩具、衣物贈予教會家庭,一些原封未動過的精品就當作禮物送給朋友,同時也清理丟掉許多破舊無用的東西。收拾下來,家裡變得空靈清爽,倍覺心曠神怡。

LM242_19a

空間得來不易,著實下了一番功夫。有時,環顧四周,呆呆凝視每個騰空的角落,感受室內散發出的質樸無華之美,我禁不住感激天父,說:“謝謝您,給了我滿滿的空間,使我不再空虛。”

年過50,兒女離巢,我的人生卻空得更加豐實,彷彿昇華到更高遠的境界,過濾了世俗的思慮,靈魂甦醒,與造物主深深相連,聖靈在我裡頭游刃有餘,可以隨時動工,牽我手寫下合乎上帝心意的文字。

這段因新冠疫情而像按下暫停鍵的日子,全球無數大城小鎮、大街小巷都空蕩盪地成了留白地帶,商業活動遭受重創,卻讓活在當下的現代人省思何謂“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提摩太前書》6:8)。原來,物質層面最基本的需求不過是生活必需品,非必需物只能增添不滿足感,只會叫人走上無法填滿的空虛之路。是故,我甚愛簡樸自足的人生。陸續清理掉白佔空間的多餘之物後,居家與心境都顯得清明如鏡,我樂在其中,於煩瑣的家務裡培植出無限靈感,而且逐一成文。

樂做“垃圾筒”

寄居英國以來,我一直是被幫助的人。3個孩子中有2位患病,需要長期照顧;近幾年先生又中年觸礁、爆發情緒問題。會友們體卹我的處境,時常給予我精神支持及實際幫助。當我重新寫作、找回自己,在禱告、默想、閱讀、書寫間不斷與耶穌深談,靈命隨之茁壯成長,多年悲觀、封閉的性情也脫胎換骨,變得活潑開朗,充滿正能量,甚至有能力幫助別人。

當英國因第二波疫情再度全面封城,不少原本健康的人出現了憂鬱症狀,卻求醫無門。我的好友嘉露蓮,是一位年近六旬的英國姐妹,她伴我走過無數生命的幽谷;多月來,沉穩樂觀的她突遭抑鬱襲擊,身心搏鬥得很痛苦。我騰出時間陪她到戶外散步聊天,用心聆聽她的傾訴。

幾年前,我在英國教會遇到了一對台灣博士生夫妻,好似故交,成了好朋友。畢業後他們赴美工作,姐妹不久懷孕,心情變得大起大落,最近發訊向我求救。我馬上跟她視頻通話,聽她說出內心的恐懼與擔憂,再以過來人的經驗鼓勵她持守穩定的靈修與耶穌親近,因為幫助從他而來,主必使她嚐到孕育新生命的喜樂及為母的光榮。姐妹感激我做她的情緒垃圾筒,我回道:“請隨時找我,我樂意當垃圾筒啦!”

猶記得年少荒唐時,我在教會四處找垃圾筒,跟師母、輔導及要好的姐妹倒情緒垃圾。到了中年,我的情緒垃圾被上帝大刀闊斧地清理過,心間空曠,就有餘位當別人的垃圾筒。每當有人向我倒完垃圾後重新振作,我內心的歡樂直漲到高潮呢!

LM242_19b

代禱成為賞心樂事

多年早起,都忙著為孩子趕著去上學煮早餐、做便當,打亂了靈修。直到中年巢空,清晨全是我與耶穌約會的時光。我天天跟主說許多話,靈裡深處也響起聖靈微小的聲音,調教我順服聖經真理,使我歡喜被主改變,渴望活出他的生命榜樣。

晨跪間,我逐漸養成為家人及朋友代禱的習慣。女兒碩士畢業,有意繼續攻讀博士,我看重她走在上帝的計劃裡,祈求天父按他的旨意而非人的想法為她開路。申請了一段時間仍未有結果,女兒猜想不會有好消息,我勸她放心交託,要相信主必有最好的安排。過不久,她就獲博士錄取通知,指導教授也承諾給她經費。

另外,我逐一提名為娘家的每一位成員代禱。幾個月下來,守寡的家母身體更健壯,更熱心地參與教會的老人關懷事工;妹妹一家移民美國,要處理的事也非常順利,令她充滿感恩;弟弟亦學會尋求上帝的智慧,去面對新工作的挑戰。由於夫家只有先生信主,我就抓住“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參《使徒行傳》16:31)的應許,為婆家全家得救恆切懇祈。

每當知悉朋友或弟兄姐妹有需要,我就立刻擱下手邊的事,先為他們禱告。有時,夜裡醒來想起某人,馬上祈禱。這些日子,陸續有人感謝我的代禱,他們分別經歷到家庭關係的改善、疾病的好轉及經濟的祝福;一位喪夫的好友也走出傷痛,逐漸站起來服侍上帝。

喜見天父垂聽我為他人的懇求,激勵我更忠心於代禱的服侍。從未嚐過代禱的滋味如此甘甜,真懊悔過去太自我中心,總是求主為自己解決困難或成就些自私的渴望。幸好,迷途未遠,來者可追。趁著中年空寂時,我要將心給出去,多多為人禱告。

10月出生的我,獨鍾秋季。每值秋風起兮天意涼,郊外紅楓層疊,醉態迷人,連一樹枯黃、翩翩落葉都令我神往。入秋年華,空出心中的一片開闊地,讓上帝寄放無限恩典,借我賜福給他人,多麼愜意。

12 Central Baptist13 Dentie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