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心的移民

LM242_10

我們一家在布里斯本住了三十五個年頭,由壯年進入老年,兒女們也由童年進入壯年。有何感想?只有感恩再感恩。套用使徒保羅的話:「我今日成為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哥林多前書15:10a)

那天,大衛的哥哥,姐姐姐夫,弟弟弟媳婦又照慣例來我們家聚聚閒聊時,不知道聊到什麼話題,大衛突然說:「我們當初根本不想來澳洲。」接著就問姐姐姐夫「你們呢?」他們說「我們也是不想來,但是爸爸一直催促我們申請,我們就順著他的意思,結果就來了。」姐姐又說「最初幾年生活很不容易。然而神的恩典夠用,衪帶領我們漸入佳境,如今可以安享晚年,感到無比幸福。」

平時跟朋友聊天時,特別是那些費好大的勁還沒拿到身份的,他們有的就順口問我們「你們來了多久?」他們一聽說三十五年都嘖嘖稱奇。「那當年是不是很容易申請啊?」「我們當年根本就不想移民!」大衛立馬回答。「此話怎講?」大衛說:「當我們帶著四個小孩去澳洲大使館面試時,面試我們的澳洲女士卻沒有問我任何問題,只對著我太太問了兩個問題。」「什麼問題啊?」「第一個問題:‘黃太太,看你的樣子似乎不太想移民?’我太太沒好氣的說:‘是的,我不想去澳洲。’第二個問題:‘如果你們的申請澳洲政府批准了,你丈夫去澳洲,你去不去呢?’我太太說:‘如果他去,我當然要一起去’。面試官說:‘只要你們體檢通過,你們的申請就算是已經批准了。’」

記不清過了多長時間,大使館的信來了!而且限定必須在半年內抵達澳洲。大衛徹夜難眠,內心許多的掙扎、許多的疑問、許多的掛慮……最揪心的是要放棄生意正蒸蒸日上的苗圃事業,還有自從他被派到政府試驗農場工作後,父母弟弟妹妹都搬來一塊住,父親是退休牧師,就利用住處的飯廳作為聚會場地,由家庭禮拜,逐漸發展為主日崇拜,邀請鄰里參加。這小小的聚會點經過一段日子,成為一間教會,並且興建教堂。教會的活動當然增多了,如果我們搬走,他們怎麼辦?

那時候雖然大衛的父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們都已相繼移民澳洲,可是我們並不羨慕,就覺得我們的生活挺好的,有神的祝福,有教會這個屬靈大家庭,我們很滿足。

教會裡有些弟兄姐妹說:「我們禱告求神讓你們不要離開。」我們也希望如此。但顯然神的心意是要我們去澳洲,我們只能順服,卻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登上飛往布斯里斯本的航班。

初來乍到,沒有興奮的感覺,卻也沒有在陌生新環境中的惶恐,因為被父母哥姐弟妹們各家熱情的幫著,照顧著。一大家人二十幾個終於團聚在一起,確實難得,好感恩!沒多久,父親又召集全家人舉行家庭禮拜。

孩子們上學可是一大挑戰。從原來的中文小學換到這兒的學校,一句普通話也聽不到,全是英語,哪兒聽得懂!幾乎得了上學恐懼症,要上學了,就鬧肚子疼、噁心。我們心疼,但也沒辦法。幸好那學校的老師特別好,既溫和又耐心地教導他們,善待他們,消除他們的恐懼心理。孩子們本來天資不差,克服了心理障礙,英語學習就漸漸上軌道。最難能可貴的是那幾位老師對我們這些身為家長的也很關心,常常與我們溝通兒女們的狀況,讓我們放心。LM242_11

第一學期結束,復活節假期開始,我們搬到學校附近的房子居住。車裡一箱箱的東西都還沒搬完,對面的鄰居就過來打招呼了。左鄰右舍都是澳洲人,非常友善熱情,他們的小孩也不介意我們家的孩子英語不太靈光,總喜歡來我們家跟他們玩。無形當中孩子們的英語會話能力逐日提高。遠親不如近鄰,在新地區居住,有這樣的鄰居,讓我們全家人都倍感溫馨。

我們積極投入澳洲的生活。前院種花後院種菜,定期割草,家家戶戶都有整齊又綠油油的草坪,看了真舒服。入秋的氣候很涼爽,不必像以前成天汗流浹背,身上黏呼呼的。這也是我們喜歡澳洲的原因之一。我們盡可能出席學校的家長會,一年一度的學校園遊會,週間去學校的小吃店幫忙。星期日全家人穿戴整齊參加當地的教會。老大老二分別加入了女少年軍團及男少年軍團,我們也因此結識了一些可貴的西人朋友。這些都是神給我們家莫大的祝福。

走進商場,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的打扮得光鮮亮麗,有的T恤短褲拖鞋。怎麼穿戴沒人太在意,更沒有趕時髦的壓力。在商店裡頭逛,找東西一點也不著急。沒人盯著你,生怕你偷東西似的。若是不知道想買的東西擺在那兒,只要問服務員,就會得到親切滿意的答复。

不管是付賬、或買戲票、或上公交車、或進電梯,或其他的場合、甚至上廁所,只要有兩三個人一起等著,大家會自動排隊。

在這兒開車,或過馬路,感覺經鬆自在多了,大家按規矩走,遵守交通規則,該停就停,該走就走。我們旅遊時曾去過一些其它國家的城市,交通亂得我們簡直不敢自己過街,只能尾隨著當地人加快腳步跑過去;坐在旅遊小巴里看司機隨時伺機搶道,超車,馬路中間隨便轉彎,嚇得我們乾脆把眼睛蒙起來,不看為妙。

若要看醫生,都得先電話預約。不論是在私人診所或政府醫院門診都不需要付費。藥店與診所是分開的,拿著醫生的處方去買藥。若有Health Care Card或老人卡,價格便宜很多。在政府醫院做手術、住院,哪怕是昂貴的手術後的各種療法,一分錢也不必花。而且醫生,護士及他醫護人員把病人當「人」看待,親切、禮貌、尊重,輕聲細語的。

澳洲的社會福利非常好。對尚未找到工作的,或是無法賺取生活費的,尤其是殘障人士,通過社會福利部就能申請到基本的生活費。每一個小孩從出生到十六歲,每個月都能收到政府的補助費。年長者到了一定年齡,若不是本身資產特多,通常都可以按時領取養老金。

隨著移民潮流的改變,我們的生活圈子逐漸從西人抽離,轉向華人,大部份時間在華人教會的各種聚會中參與。後來有機會在民族廣播電台主持一個福音性的普通話節目,持續了八年。這對完全沒這方面經驗的我們著實是一大考驗。靠著神賜的智慧與毅力,衪給我們許多珍貴的機會,可以與各行各業的專才接觸,製作訪談錄音在節目中播放。此外,在構思節目內容時,該講什麼?孰輕孰重?講話的快慢,時間的控制,一點不能馬虎。這八年的訓練,對我們後來參與恩愛夫婦營中帶領課程無疑是提前的培訓了。我們深深感嘆神奇妙的引導,更體會到順從神的感召,不推辭的人有福了。三十五年經歷神容許順境逆境臨到我們家,通過遇見不同類型的人,不同的事件,塑造我們的性格,磨煉我們的信心,調整我們的視角……

移民三十五年了!彷彿剛剛拖著沉重的腳步走下飛機。如今孫輩都進入少年期了。我們幫忙帶孫的階段也快過了,似乎有大把時間。我們倆都是閒不住的人,總想到周遭人的需要,尤其是靈裡的干渴,心中的孤寂。七年前,我們加入退休村義工的行列,定期去探望在那兒居住的各國長者們。

孔子說:「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我們倆的父母早已回天家了,這些長者就如同我們的叔伯姨嬸,能聽聽他們的故事,跟他們聊聊,或為他們祈禱,不但他們開心,神更藉此祝福了我們。凡此種種,如果當年沒有來澳洲,那是多大的損失呀!

「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55:8-9)

我們算什麼,衪竟如此厚愛我們!

15 Tai F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