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在 享 受 孤 獨

<安妮婆婆手記>

LM242_03

──退休村中的故事(六)

2021年五月清晨,在頤康園退休村中,我拉開睡房的落地大玻璃窗門,遙望窗前湖後的大草地,小徑上已有人在晨曦中散步,陽光閃曜著大地的萌動,候鳥翔集風雲中,成群結隊,在樹稍上、花叢中,啄食嬉戲,乘興遊戈,湖畔翻起水浪花,處處顯出生命自由的呼喚。讚美神創造的一切。

人一生,能有多少如此美好的遇見?能有多少時光可以停歇在寧靜安逸的環境中,享受孤單的自由?享受靈修的美妙?

是的,我曾經在泰山、黃山、盧山、五台山……還有北平的香山,都留下足跡和美好的回憶,享受晨鐘暮鼓片刻的寧靜。那是我的母國,在那享受了15年孕育的安寧。我出生時就逢“九一八”兵荒馬亂、飢餓、流離……,因為有父母的愛,護衛著我免受各種傷害。人生第一次感到孤單無助是在15歲那年,母親和妹妹因戰亂缺醫無藥,在三個月中相繼去世。突然間我失去依靠,要擔起所有的家務和照顧弟弟的責任。我好想念媽媽,常常偷偷地哭。幸而三個月後傳來二戰結束,和平勝利的喜悅又帶來盼望。不久家中迎來繼母,我也重獲自由,可以寄宿在北平崇文門下一所著名基督教女子中學。開始捲入大時代潮流的風暴中,跟著北大、清華、燕京的哥哥姐姐們參予“反飢餓、反內戰” 的隊伍。那時沒有孤單只有興奮,初嚐“團結就是力量” 。雖然在基督教學校就讀,但錯過了認識耶穌的機會。人生的每一步多少都帶有時代的烙印,尤其年青不知輕重,錯過機會往往影響以後的路向。

最難忘懷的是香港,在那裡我奉獻了青春和活力。太平山下40年,從沒有享受過“太平”,人生的三分之二是在奮鬥中,在世俗的窄縫中滾打。初入職場,競競業業,虛心求教,有時聽到的是尖酸訶責的風涼話;指桑罵槐的取笑。有時忍住淚水去洗手間擦乾。多希望有個安靜的工作環境。當我有了自已獨立的辦公室,可以調兵遣將時,來自上級的壓力和責任,來自社會同業的競爭,在世俗詭詐狡猾的人際關係中,日夜奮戰。不得不犧牲家庭孩子們相聚的時光。那時多希望將來有段平靜的生活,來彌補我人生的一些憾事。後來才知道,人生有些事錯過了時機是難以彌補的。

此生最感恩是退休移民來澳洲,倆老自由自在遨遊藍山腳下,在澳洲任何平原,鄉村小鎮都能享受寧靜。雖然孤單,孩子們都不在身邊,總體還是處於安全平靜,無生活憂慮的環境中。當你年歲漸老;體力日衰;疾病苦痛日夜纏身時;當唯一的伴侶也離你而去時,那份孤獨、無奈、無助、絕望、恐懼是難以言盡的。在退休村中有不少這樣的公公婆婆。

今天我在退休村中生活,能夠愉快享受這份孤獨,是因為我在晚年認識了耶穌基督的救贖;明白世界的來龍去脈;知道人靈魂終極的歸宿,重建人生新目標。走與神同行的路,做神的兒女,就有依靠、有盼望,有神的應許和同在,自然有平安有喜欒。

這裡的退休村,有教會弟兄姊妹的相互關懷,有基督的愛就不孤單,充滿溫馨。享受寧靜的晨禱晚祈,將心靈與神交通,讓神的智慧充滿生活,將來自神的愛相互分享,靈裡得飽足,在聖經中找安慰和鼓勵。記得約伯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42:5) ,是的,我肯定,我將日子滿足而去。

20 UAC a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