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心的移民

LM242_10

我们一家在布里斯本住了三十五个年头,由壮年进入老年,儿女们也由童年进入壮年。有何感想?只有感恩再感恩。套用使徒保罗的话:「我今日成为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哥林多前书15:10a)

那天,大卫的哥哥,姐姐姐夫,弟弟弟媳妇又照惯例来我们家聚聚闲聊时,不知道聊到什么话题,大卫突然说:「我们当初根本不想来澳洲。」接着就问姐姐姐夫「你们呢?」他们说「我们也是不想来,但是爸爸一直催促我们申请,我们就顺着他的意思,结果就来了。」姐姐又说「最初几年生活很不容易。然而神的恩典够用,衪带领我们渐入佳境,如今可以安享晚年,感到无比幸福。」

平时跟朋友聊天时,特别是那些费好大的劲还没拿到身份的,他们有的就顺口问我们「你们来了多久?」他们一听说三十五年都啧啧称奇。 「那当年是不是很容易申请啊?」「我们当年根本就不想移民!」大卫立马回答。 「此话怎讲?」大卫说:「当我们带着四个小孩去澳洲大使馆面试时,面试我们的澳洲女士却没有问我任何问题,只对着我太太问了两个问题。」 「什么问题啊?」「第一个问题:’黄太太,看你的样子似乎不太想移民?’我太太没好气的说:’是的,我不想去澳洲。’第二个问题:’如果你们的申请澳洲政府批准了,你丈夫去澳洲,你去不去呢?’我太太说:’如果他去,我当然要一起去’。面试官说:’只要你们体检通过,你们的申请就算是已经批准了。’」

记不清过了多长时间,大使馆的信来了!而且限定必须在半年内抵达澳洲。大卫彻夜难眠,内心许多的挣扎、许多的疑问、许多的挂虑……最揪心的是要放弃生意正蒸蒸日上的苗圃事业,还有自从他被派到政府试验农场工作后,父母弟弟妹妹都搬来一块住,父亲是退休牧师,就利用住处的饭厅作为聚会场地,由家庭礼拜,逐渐发展为主日崇拜,邀请邻里参加。这小小的聚会点经过一段日子,成为一间教会,并且兴建教堂。教会的活动当然增多了,如果我们搬走,他们怎么办?

那时候虽然大卫的父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都已相继移民澳洲,可是我们并不羡慕,就觉得我们的生活挺好的,有神的祝福,有教会这个属灵大家庭,我们很满足。

教会里有些弟兄姐妹说:「我们祷告求神让你们不要离开。」我们也希望如此。但显然神的心意是要我们去澳洲,我们只能顺服,却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登上飞往布斯里斯本的航班。

初来乍到,没有兴奋的感觉,却也没有在陌生新环境中的惶恐,因为被父母哥姐弟妹们各家热情的帮着,照顾着。一大家人二十几个终于团聚在一起,确实难得,好感恩!没多久,父亲又召集全家人举行家庭礼拜。

孩子们上学可是一大挑战。从原来的中文小学换到这儿的学校,一句普通话也听不到,全是英语,哪儿听得懂!几乎得了上学恐惧症,要上学了,就闹肚子疼、恶心。我们心疼,但也没办法。幸好那学校的老师特别好,既温和又耐心地教导他们,善待他们,消除他们的恐惧心理。孩子们本来天资不差,克服了心理障碍,英语学习就渐渐上轨道。最难能可贵的是那几位老师对我们这些身为家长的也很关心,常常与我们沟通儿女们的状况,让我们放心。 LM242_11

第一学期结束,复活节假期开始,我们搬到学校附近的房子居住。车里一箱箱的东西都还没搬完,对面的邻居就过来打招呼了。左邻右舍都是澳洲人,非常友善热情,他们的小孩也不介意我们家的孩子英语不太灵光,总喜欢来我们家跟他们玩。无形当中孩子们的英语会话能力逐日提高。远亲不如近邻,在新地区居住,有这样的邻居,让我们全家人都倍感温馨。

我们积极投入澳洲的生活。前院种花后院种菜,定期割草,家家户户都有整齐又绿油油的草坪,看了真舒服。入秋的气候很凉爽,不必像以前成天汗流浃背,身上黏呼呼的。这也是我们喜欢澳洲的原因之一。我们尽可能出席学校的家长会,一年一度的学校园游会,周间去学校的小吃店帮忙。星期日全家人穿戴整齐参加当地的教会。老大老二分别加入了女少年军团及男少年军团,我们也因此结识了一些可贵的西人朋友。这些都是神给我们家莫大的祝福。

走进商场,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有的打扮得光鲜亮丽,有的T恤短裤拖鞋。怎么穿戴没人太在意,更没有赶时髦的压力。在商店里头逛,找东西一点也不着急。没人盯着你,生怕你偷东西似的。若是不知道想买的东西摆在那儿,只要问服务员,就会得到亲切满意的答复。

不管是付账、或买戏票、或上公交车、或进电梯,或其他的场合、甚至上厕所,只要有两三个人一起等着,大家会自动排队。

在这儿开车,或过马路,感觉经松自在多了,大家按规矩走,遵守交通规则,该停就停,该走就走。我们旅游时曾去过一些其它国家的城市,交通乱得我们简直不敢自己过街,只能尾随着当地人加快脚步跑过去;坐在旅游小巴里看司机随时伺机抢道,超车,马路中间随便转弯,吓得我们干脆把眼睛蒙起来,不看为妙。

若要看医生,都得先电话预约。不论是在私人诊所或政府医院门诊都不需要付费。药店与诊所是分开的,拿着医生的处方去买药。若有Health Care Card或老人卡,价格便宜很多。在政府医院做手术、住院,哪怕是昂贵的手术后的各种疗法,一分钱也不必花。而且医生,护士及他医护人员把病人当「人」看待,亲切、礼貌、尊重,轻声细语的。

澳洲的社会福利非常好。对尚未找到工作的,或是无法赚取生活费的,尤其是残障人士,通过社会福利部就能申请到基本的生活费。每一个小孩从出生到十六岁,每个月都能收到政府的补助费。年长者到了一定年龄,若不是本身资产特多,通常都可以按时领取养老金。

随着移民潮流的改变,我们的生活圈子逐渐从西人抽离,转向华人,大部份时间在华人教会的各种聚会中参与。后来有机会在民族广播电台主持一个福音性的普通话节目,持续了八年。这对完全没这方面经验的我们着实是一大考验。靠着神赐的智慧与毅力,衪给我们许多珍贵的机会,可以与各行各业的专才接触,制作访谈录音在节目中播放。此外,在构思节目内容时,该讲什么?孰轻孰重?讲话的快慢,时间的控制,一点不能马虎。这八年的训练,对我们后来参与恩爱夫妇营中带领课程无疑是提前的培训了。我们深深感叹神奇妙的引导,更体会到顺从神的感召,不推辞的人有福了。三十五年经历神容许顺境逆境临到我们家,通过遇见不同类型的人,不同的事件,塑造我们的性格,磨炼我们的信心,调整我们的视角……

移民三十五年了!仿佛刚刚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下飞机。如今孙辈都进入少年期了。我们帮忙带孙的阶段也快过了,似乎有大把时间。我们俩都是闲不住的人,总想到周遭人的需要,尤其是灵里的干渴,心中的孤寂。七年前,我们加入退休村义工的行列,定期去探望在那儿居住的各国长者们。

孔子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我们俩的父母早已回天家了,这些长者就如同我们的叔伯姨婶,能听听他们的故事,跟他们聊聊,或为他们祈祷,不但他们开心,神更借此祝福了我们。凡此种种,如果当年没有来澳洲,那是多大的损失呀!

「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8-9)

我们算什么,衪竟如此厚爱我们!

15 Tai Fu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