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在 享 受 孤 独

<安妮婆婆手记>

LM242_03

──退休村中的故事(六)

2021年五月清晨,在颐康园退休村中,我拉开睡房的落地大玻璃窗门,遥望窗前湖后的大草地,小径上已有人在晨曦中散步,阳光闪曜着大地的萌动,候鸟翔集风云中,成群结队,在树稍上、花丛中,啄食嬉戏,乘兴游戈,湖畔翻起水浪花,处处显出生命自由的呼唤。赞美神创造的一切。

人一生,能有多少如此美好的遇见?能有多少时光可以停歇在宁静安逸的环境中,享受孤单的自由?享受灵修的美妙?

是的,我曾经在泰山、黄山、卢山、五台山……还有北平的香山,都留下足迹和美好的回忆,享受晨钟暮鼓片刻的宁静。那是我的母国,在那享受了15年孕育的安宁。我出生时就逢“九一八”兵荒马乱、饥饿、流离……,因为有父母的爱,护卫着我免受各种伤害。人生第一次感到孤单无助是在15岁那年,母亲和妹妹因战乱缺医无药,在三个月中相继去世。突然间我失去依靠,要担起所有的家务和照顾弟弟的责任。我好想念妈妈,常常偷偷地哭。幸而三个月后传来二战结束,和平胜利的喜悦又带来盼望。不久家中迎来继母,我也重获自由,可以寄宿在北平崇文门下一所著名基督教女子中学。开始卷入大时代潮流的风暴中,跟着北大、清华、燕京的哥哥姐姐们参予“反饥饿、反内战” 的队伍。那时没有孤单只有兴奋,初尝“团结就是力量” 。虽然在基督教学校就读,但错过了认识耶稣的机会。人生的每一步多少都带有时代的烙印,尤其年青不知轻重,错过机会往往影响以后的路向。

最难忘怀的是香港,在那里我奉献了青春和活力。太平山下40年,从没有享受过“太平”,人生的三分之二是在奋斗中,在世俗的窄缝中滚打。初入职场,竞竞业业,虚心求教,有时听到的是尖酸诃责的风凉话;指桑骂槐的取笑。有时忍住泪水去洗手间擦干。多希望有个安静的工作环境。当我有了自已独立的办公室,可以调兵遣将时,来自上级的压力和责任,来自社会同业的竞争,在世俗诡诈狡猾的人际关系中,日夜奋战。不得不牺牲家庭孩子们相聚的时光。那时多希望将来有段平静的生活,来弥补我人生的一些憾事。后来才知道,人生有些事错过了时机是难以弥补的。

此生最感恩是退休移民来澳洲,俩老自由自在遨游蓝山脚下,在澳洲任何平原,乡村小镇都能享受宁静。虽然孤单,孩子们都不在身边,总体还是处于安全平静,无生活忧虑的环境中。当你年岁渐老;体力日衰;疾病苦痛日夜缠身时;当唯一的伴侣也离你而去时,那份孤独、无奈、无助、绝望、恐惧是难以言尽的。在退休村中有不少这样的公公婆婆。

今天我在退休村中生活,能够愉快享受这份孤独,是因为我在晚年认识了耶稣基督的救赎;明白世界的来龙去脉;知道人灵魂终极的归宿,重建人生新目标。走与神同行的路,做神的儿女,就有依靠、有盼望,有神的应许和同在,自然有平安有喜栾。

这里的退休村,有教会弟兄姊妹的相互关怀,有基督的爱就不孤单,充满温馨。享受宁静的晨祷晚祈,将心灵与神交通,让神的智慧充满生活,将来自神的爱相互分享,灵里得饱足,在圣经中找安慰和鼓励。记得约伯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伯42:5) ,是的,我肯定,我将日子满足而去。

20 UAC a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