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矮牆

LM243_17

 

那是一段長長的矮牆。那段矮牆就修築在薄刀嶺上。

薄刀嶺像一把關老爺的刀,把村子分成了出村和進村兩個世界。薄刀嶺可不是一道簡單的山嶺。薄刀嶺大喲,嶺接嶺,山連山,幾十公里的地界。薄刀嶺上有老鷹嘴。老鷹嘴是一個埡口。村里人要出村進村,老鷹嘴是唯一的出口。出門趕鄉場,出山走親戚,去遠方闖生活,就得爬薄刀嶺上老鷹嘴。上了老鷹嘴,外面的世界就天寬地大了。站在老鷹嘴上,能一眼就看見離村子最近的場鎮洞子場。洞子場是一條國道邊的場鎮,那裡還有一條大河,是遠近出了名的水陸碼頭。洞子場連接著縣城省城以及想都想像不到的城市,那就更讓人夢之所及了。

其實,早年,矮牆要更長更高更雄偉一些。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歲月的浸蝕,石頭也會變弱小的。矮牆圍繞著薄刀嶺的山頭嶺子和懸崖峭壁,少說也延伸了五六公里。那是村子的防衛設施。最大的作用就是防兵禍防土匪以及防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牆不高不寬。最高處最多有2米,最寬處能同時並排走得過兩個人,所以才叫矮牆嘛。矮牆全部是由紅石頭堆砌而成。矮雖矮,可是在薄刀嶺的險要位置,遠遠望去,那就高大威猛了,像一條天邊的紅色彩帶,隨風舞弄。

老鷹嘴是矮牆的最大關隘,兩邊峭壁,一路直上。你還在山腳,山頂上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早些時候,老鷹上還有城門樓子,兩層建築,後來失於大火,沒了。現在站在城門樓子的地基石上往下望,仍然是遠近十里能見。老鷹嘴那城樓洞子,全是用大石頭一塊一塊砌成的。那石頭可不小。最大的條子石,寬有半米,厚有半米,長有三米多,足足要四個大漢子才能抬得動。老鷹嘴那地方,真有一夫把關萬夫莫開的險要。那牆基石,靠冷兵器或是一般的土炮火沖子是很難攻擊的。聽說有一年,一幫土匪想進村禍害,幾十號人馬的隊伍。老鷹嘴上就三四桿火藥槍就把守得穩穩噹噹的。土匪一個月都沒攻下來。

通過薄刀嶺,連著老鷹嘴,上山是一條獨路,下山還是一條獨路。那路呀,雖說全是用大石板一台一梯地修建而成,可那九彎十八拐的,一般的人,上上下下走起都累,就不要說打打殺殺的事兒了。當然老鷹嘴也有不設防的時候。村子裡上了歲數的人說起。那年,村子西頭的大地主劉大才家,就沒明沒白地被土匪搶了。全村人都在納悶呢,這土匪是怎麼進村的呢,那土匪又怎麼只搶了劉大才的家呢,那土匪又怎麼只搶東西不傷人呢,這些都是問題。老鷹嘴每天二十四小時四五個大漢輪流值守。原來,是劉大才的二兒子出了“問題”。劉大才的二兒子在城裡讀書,參加了革命隊伍,做通了劉大才的思想工作。半夜從後山那條山羊子都很難行走的懸崖陡路上進村,把糧食偷偷運出去的。看來,是一個大家雙方都願意的事兒,再說,“家賊”最難防。看來,你那矮牆就只是一堵牆矣。

村里人有句俗語,出了老鷹嘴,親人兩汪淚。那是說出山闖生活的事情。背著行囊站上老鷹嘴,一眼望去,一邊是家鄉與家人,一邊是遙遠的未來的世界,那一邊都難呀。家裡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生活都寄託於一人。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呢,過江過河,行車走道,也許是美麗的霓虹,也許就是深淵了。誰又想離鄉背井呢?說是村子東頭的肖老六肖六爺,家裡落敗得不成模樣了。兩間草房裡,除了一雙爹娘,就再沒有什麼更多的家當。為了家裡的生活,肖六爺不得不出去闖一闖。爬上老鷹岩,從洞子場趕竹排子去了遠方,五年沒有一點音訊。老娘成天在村子口的黃桷樹下盼兒回來。樹下的大石頭都站起窩子了,肖六爺還是沒有回來。就在老爹滿六十大壽那天,肖六爺回來了。肖六爺剛站上老鷹岩喊了一聲,娘就听見了。大家問肖六爺,你怎麼知道回來呀。肖六爺打開背包,一塊小石頭掉出來,不說話大家心裡全明白。那塊小石頭是紅石頭,是當年肖六爺離開村子走下老鷹嘴時,在那段矮牆上取下的。這樣說來,那段矮牆,還是村子裡多少外出闖生活的人的心結。一段矮牆,多厚重呢。

我第一次看見有人在老鷹嘴的矮牆邊撿石頭,那人是我哥。哥要離開村子了。哥不得不離開村子。高中畢業那年,同哥一起在縣城讀了四年高中的肖二妹嫁人了,嫁給別人了。肖二妹和我哥,那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一起上學放學,一起去縣城同桌讀書。可惜,那又能怎麼樣呢?在時間與物質的衝擊下,也許一切都是白搭,有牆都攔不住。哥收拾行囊,大步從薄刀嶺爬上老鷹岩。當哥在老鷹岩上的樓門洞子裡歇了歇走下坡的那一刻,我看見了哥行囊裡的那堆書以及撿起的那塊石頭。對於哥來說,那塊石頭能意味著什麼呢?鄉關,親人,過去的歲月,未來的生活,都是或都不是,也許就只是一段時光的留存。

那段矮牆,是多少人新舊時間與歲月的分水嶺。

當我第一次走出村子,去三峽腹地的那個小城裡闖蕩生活。走上老鷹岩的那一剎,回頭看見娘站在村子口那棵黃桷樹下的身影,從淚光中我突然明白,自己的家和根將永遠無法離去。以至於後來好多時候,進村出村的路早已改道和平坦,回到村子時,我都愛去老鷹嘴那地方走走。站上那段矮牆,看看村子里人家的變化,望望洞子場那裡的車來車往,心里許多壓抑的事情都心曠神怡了。

我還記得村子裡還有一句俗語,只要肯走肯爬,就沒有過不去的牆。村里人說的牆,就是橫亙在薄刀嶺老鷹岩上的那段矮牆。也許,村里人所指的,還有很多很多的牆。過得去的,都不是事兒。

一段矮牆,一段時間的剪影,就讓它留存在心底的某一個角落,伴隨著最美好的時光。

6 Zhang lao hu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