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暑假

LM243_09a

我的奶奶去世已經十多年了。每當我想起奶奶的時候,我就想起了那一年的暑假。

那一年我初三中考結束以後,獨自回到家鄉,浙江的一個小山村。爸爸把我送上綠皮火車車廂,我晃悠晃悠地坐了20幾個小時到了家鄉,奶奶早已在門口等著我。

第二天早上,奶奶就帶我到鎮上吃飯。其實鎮的主街就是一條長長的石板路,兩邊有木板蓋好的上居下舖,是有一定年份的黑黑的木板搭起來的商舖。

周邊左鄰右舍都很熟悉我奶奶,一見到我奶奶帶著我,就跟我奶奶打招呼,“這是你孫子啊,好漂亮啊,好高啊,好白啊。”

我奶奶就特別高興地跟左鄰右舍打招呼,然後帶我到一家賣豆腐花的攤子坐下,給我點了一碗豆腐花,江浙一帶的豆腐花上面經常撒醬油,也有放糖的,我記得很清楚這豆腐花有鹹鹹的感覺,但心裡是暖洋洋的。

之後,奶奶又帶我到縉雲燒餅的舖位前,找了一張桌子,讓我坐下。這個縉雲燒餅製作方式很特別,師傅是在爐的內壁裡烤燒餅,把一些梅菜乾加上一些碎五花肉夾在餅裡面,放在爐內壁去烤,烤出來的香味是肉香加上梅菜香,口水都流出來的味道。

奶奶一邊跟老伙計打招呼,拉家常,問長問短,一邊招呼著伙計說:“烤好一點,這是給我孫子吃的啊。”

那老伙計說:“曉得啦,肯定是最好最好的。”

奶奶的牙齒都是假牙,她​​說她吃不了燒餅,只看著我吃。

我也沒顧看奶奶的臉,但是我想像得到我奶奶一定是用那特別欣慰的笑容來看著我。

然後,她從兜裡掏出了一些疊得很整齊的鈔票,遞給伙計們。

浙江南部的暑假肯定是很炎熱的,一到下午的時候,大概是五六點鐘的時候,我就想去縉雲壺鎮的好溪水邊去游泳。

好溪水是很清澈的,鵝卵石都是花花的,滑滑的。

奶奶不放心我一個人去,特別叫了表兄帶著我去。LM243_09b

我可管不了那麼多,一到五六點鐘的時候,就騎著自行車,興沖沖地衝到好溪水邊,歡快地游水嬉戲。尤其那冰涼冰涼的水,我至今還印象深刻。

等我回家以後,奶奶肯定又會給我炒一盤青椒炒肉,這是奶奶的一盤拿手好菜,我也特別愛吃,尤其是愛吃五花肉,到現在還是回味無窮,這也有愛的味道。

如今我已經年過半百了,知天命之年,知道生命不過就是一朵雲彩,出現少時就不見了,即使像我奶奶活到了86歲,已經作古10來年了,可是每當我想起奶奶的時候,知道我的人生其實也就是一串一串,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串起來的。奶奶把這些事情用她的慈愛串聯起來了。

它就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回憶,我希望在有生之年,還可以享受到這麼多微不足道的事情。

20 UAC a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