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出更豐盛的生命之果

——漫談老年

LM243_06

我沒有一條理由說,就我該活過60歲。

詩人祈禱說:“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詩篇》92:14)如今,我就屬於“他們”。

承認“我老了”

對我來說,承認自己老了,真是一個挺長的過程。第一次被人當成老人是在2001年。我在北京火車站候車,旁邊一個兩三歲的小女孩正跟媽媽鬧,我就把朋友給我的一把小扇子送給了她。母親對孩子說:“快,去謝謝爺爺!”被人稱呼爺爺,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對面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盯著我看,我便把另一把小扇子也送給了他,那位媽媽對孩子說的也是這句話:“快,謝謝爺爺!”

“謝謝爺爺”這句話在我腦子裡盤旋了很久。難道我真的老了?活了46年,頭腦中第一次冒出這個念頭。

但我認為這不可能。不久前,我爬長城比同行的小伙子還有勁,怎麼可能老?也許,這是因為我這段時間風塵僕僕,又沒有好好打理一下吧。

6年後,我到北京光合書店買書,書很便宜,我一下子買了二十來本。走到收款處,我把一摞子書放到櫃檯上,準備結賬。收銀員笑著對我說:“老先生,您能不能先等一會兒?後面這位同學只有一本書,我把他的先結了好嗎?”當然好了,我都是老先生了,尊稱啊!

買完書,我想,52歲了,五十而知天命,對我來說,開始老了,這是我接受的天命的客觀前提,我必須接受它。

2015年,過生日的那天,妻子為我開了一場盛大的慶生宴會,邀請了十來位好朋友參加。這是我第一次同意開這麼大的生日Party,我就是要確立一個事實——我60歲了,已經進入老年了。

2016年1月7日,我和兒子一起到肯德基吃午飯。我問兒子,一位多少錢?兒子說,大人7.99元,你7.19元。我問為什麼?兒子說:“老人優惠。在肯德基,60歲以上的老人,都享受這個優惠。範弟兄,你都60過1歲了,對吧?”

我看著小範弟兄笑了。主啊,感謝你,我已過60歲,是老人了。在公共場所,我終於享受到老人的待遇了。

從2001年到2016年,花了15年時間,我終於接受我老了的事實。社會也正式承認我是老人了。

最感恩的事

這個時代的文化,尤其在美國,年輕,幾乎成了崇拜的對象。即使在崇尚“尊老”的中國,小鮮肉也成為大媽們追捧的重心。當然,在人生的過程中,青春是美的,但這美主要是在外表上,而且,身體總是會衰敗,青春不再,誰也抗拒不了,就算是整容業再發達,也無濟於事。

據某些專家統計,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只有10%的人能活到65歲。看到自己屬於接近10%的這個行列,我除了感恩,還是感恩。想想看,60多年來,有多少次自己幾乎就要喪命了,但主一次次地救了我。看看別人,不必說遠的,就說自己的中學和大學同學,有的比自己年紀還小,也去世了。我沒有一條理由說,就我該活過60歲。事實是,我活的每一天都是上帝的恩典,都是主耶穌基督賜下的福氣。

最值得感恩的是,在我40歲的時候,主耶穌基督救了我,使我成為天父疼愛的孩子,三位一體的真神把永生賜給了我。

我在基督裡獲得了永恆的生命,這不以年輕或年老為轉移,即使死亡也無法使我與基督的愛隔絕。主與我同在,這就是我生命的歷程,它已經超越了死亡。正如經上所說:“白髮是榮耀的冠冕,在公義的道上,必能得著。”(《箴言》16:31)“強壯乃少年人的榮耀;白髮為老年人的尊榮。”(《箴言》20:29)

主啊,感謝你賜下這榮耀的冠冕,願這冠冕只折射你的榮光,因你的光就是永恆。

與年老作戰

古羅馬作家西塞羅在《論老年》一文中說:“我們應該注意健康,進行適當的鍛煉,以飲食滋補體魄,而不宜暴飲暴食。我們不但應當保重身體,而且更應當注意理智和心靈方面的健康,因為它們就像一盞燈:若不繼續添油,便會因衰老而熄滅。”

鍛煉和控制飲食是健康的必要條件,首先需要應對內心的敵人——貪吃和懶惰,這是七宗罪的兩條。人年紀大了,自然就不願意動,不動,就是向懶惰這個惡魔投降。

感謝主,這些年來,我一直堅持鍛煉,雖然從五六年前開始,不敢跑步了,害怕損害膝關節,但還是堅持一天走將近5公里的路。芝加哥冬天冷,經常下大雪,有時一出門,刺骨的冷空氣撲面而來,但我還是堅持走出去。

感謝主,賜給我一個好胃口,幾乎什麼食物都能吃,吃什麼都香。不要貪吃,這是我面臨的挑戰。前些年,在世界各地佈道時,兄弟姐妹大都請自己吃美食。這時候能不能節制,考驗就來了,儘管兄弟姐妹很熱情,我還是盡力把饞虫控制在肚子裡,少吃,尤其是少吃油膩和蝦蟹類的食物。

我自嘲說,我是一個傳道人,要是吃出一個大肚子,人家一看你身上中部地區凸起就知道了,你肯定少了一樣聖靈的果子:節制。

老年生活面臨兩大敵人,就是抱怨和嘮叨,總覺得自己命苦、倒霉,子女不孝順,社會風氣不如以前,和鄰居相比不順……也許是因為小時候家裡窮,經常吃不飽,我容易感到滿足。信主之後,“凡事謝恩”成了我的座右銘。名裝、名表、名車、豪宅這些東西,引不起我的興趣;但上帝創造的一朵野花、一隻飛鳥,就足以讓我歡欣不已。在餐館吃大餐,我感恩;在家裡吃一盤沙拉,我也開心。

這些年,幾乎每一天都能因主的新恩而讚美主。就拿散步來說,我不去健身房,就在我們的小區裡走,或者小區連著的自然保護區——一個大草甸子。這一路上,每一次幾乎都能看到新東西:草綠了,花開了,鳥兒叫了,西風吹了,等等。看到這一切,我感覺大衛說的真好,天地都在讚美耶和華。我還等什麼?趕緊加入到這讚美之中。

捨棄的功課

孔子說:“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論語·季氏》)所謂的“得”,一是在錢,二是在權。

對金錢貪得無厭,為權力鬥得你死我活,這些都容易識別。最難認清的,是以為自己在為主盡忠,而不願放棄任何權力。

家庭中,子女大了,父母要讓他們走自己的路,不要控制,尤其不要打著“我為你好”的旗號來控制。就教會生活而言,老人不放權,什麼事情都要“我說了算”,這是華人教會的一大發展障礙。

這些年來,我漸漸意識到,自從二十多年前主呼召我傳道以來,用口、用筆傳道就是我的兩大戰場。文章和書寫多了,也有了一點點影響力,但我非常清楚,要想寫得更好,必須多看書,多思考,多寫作。

不過,環望整個華人教會,能以寫作來服侍主的兄弟姐妹真是太少了,要不要幫助幾位已經走在這條路上的兄弟姐妹一起走?要走,就要花時間、精力,而這必定影響自己的寫作。這就是我要學習的捨棄。

感謝主,他把幾位兄弟姐妹賜給了我,我們一同寫,彼此鼓勵,相互扶持,共同用筆宣揚耶穌基督。看到他們寫得越來越好,除了感謝主,我還能說什麼呢!

經上說得好:“上帝啊,我到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將你的大能指示後世的人。”(《詩篇》 71:18)

西塞羅說:“最適宜於老年的武器就是美德的培養和修煉。”老年人忌固執,忍耐乃破固執之利器。最近這十多年,我學習的重要功課之一就是讓心胸更開闊,接納弟兄對自己的批評和指責,忍受敵人對自己的污衊和攻擊。

3年前,在微信公眾號上寫作以來,批評、指責、污衊成了家常便飯。一開始聽到很難受,但主叫我忍耐,恆久地忍耐。雖然偶爾也有忍耐不住的時候,但禱告後,心裡就平靜了。

結生命之果

無論是否願意,我都必須承認,我離死亡越來越近了。基督徒要是過了60歲,還不明白死亡並不可怕,那才是真正可怕的,因為他沒有嚐到主恩的滋味,沒有確實地信靠主。聖經早就清楚地告訴我們:“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9:27)

因此,這幾年過生日時,我都會在這一天,靜靜地思考死的問題。對於這一問題,我的基本答案就是,我不是在等死,而是在等待回家。

如果是等待回家,那麼,我怎麼去等待?

要知道我的路,要有我的生活,而不是把自己的幸福放在子女對自己的孝順上,把依賴孩子作為自己生活的中心。

所謂有自己的生活,就是努力完成主賜給我的使命——每天堅持不斷地寫作,讓生命之樹結出更多的果實。在完成這一使命的過程中,主一再激勵我要出新,不要停留在自己熟悉的領域中。

我從來沒寫過繪畫欣賞,對於流行歌曲、影視、綜藝節目,我也很少寫評論。我也曾抱怨,在當代社會中,影視和綜藝節目對人的影響如此之大,卻很少能看到華人基督徒的評論。但有段時間,主一再問我,你不是看到了嗎?那你就寫啊。我說,我不行啊。我缺乏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和能力。主又告訴我,那你就學唄。“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參《哥林多後書》12:9)

就這樣,我開始學了,寫了,發表了,也親眼看到主的恩典夠我用的。

16 Du ze hui y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