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走過的路(三)

LM244_14

彩虹之國中國

2001年,我們三人有機會到南非探望一些在那裡居住的華人傳教士朋友(本來是三對夫婦,卻意外地探訪了七對中西傳教士夫婦);走訪了兩個國家(南非共和國和Lesotho,粵譯利蘇圖,國語是萊索托,我慣用利蘇圖),有繁榮都市和窮鄉僻壤;認識不同族類人士(中港台華人、非洲黑人包括城市人和土著、歐美白人和印裔朋友等) 。

利蘇圖王國(The Kingdom of Lesotho),是非洲最小的國家之一,1966年獨立。四周為南非所環抱,是世界最大的“國中之國”。因地處高原,利蘇圖也被稱為「天空王國」,約90%的居民信奉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其餘信奉原始宗教和伊斯蘭教。利蘇圖王國自然資源貧乏,經濟基礎薄弱,被聯合國列為最不發達國家之一,屬亞熱帶草原氣候,全年最高氣溫33℃,最低氣溫-3℃,但晝夜溫差大,因位於高地,山峰和山路時常被雪覆蓋,利蘇圖很可能是非洲最冷的國家。當地人平均壽命50歲,新生嬰兒死亡率為92%,愛滋病情況嚴重失控。

若從南非駕車前往利國,最先看見的會是一行列的峭壁巉岩,像一把巨大的鋸矗立在天際。除了西部邊界的一小片低地之外,利蘇圖全國都是山地。

南非共和國 (The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簡稱南非,地處南半球,有“彩虹之國”之美譽,位於非洲大陸的最南端。南非是世界上唯一同時存在3個首都的國家: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Pretoria);立法首都開普敦(Cape Town)是南非國會所在地,司法首都布隆方丹(Bloemfontein)為全國司法機構的所在地。

我們認識的一對年輕夫婦R&R服務大學生。他們住在南非的Bloemfontein,工作卻在Lesotho首都,每天穿梭兩國多次,過海關十分方便,就好像美加的Windsor & Detroit, Fort Erie & Buffalo一樣,我們跟著他們也多次出入南非和利國。LM244_15a

有一個週末,我們一行四人駕四驅車往利蘇圖山上去,探望一對年輕的美國傳教士。沿途山路坎坷不平,羊腸小徑,顛簸難行,經過幾小時的的艱辛旅程,我們終於抵達了一個小村莊,並會見了已居住那裡有8年之久的白人傳教士夫婦,T&R。他們已經入鄉隨俗,可以用流利土語和村民溝通,我們一點都聽不明白。

在這個簡陋的小村落裡,沒水又沒電,洗手間在戶外,每一滴水都是非常寶貴的,女主人向我們展示了她發明的淋浴水箱,是將一個水袋綁在一竹桿子上,讓水點慢慢滴下來,在這兒沐浴需要很大的耐心和很多的時間。

他們與我們分享在山上的工作,他們很清楚知道自己的使命,也非常喜歡為當地人工作。T要騎馬翻山越嶺探訪不同的村莊,每次路程需時一整天。

那天晚上我們住在村裡,四人共住一間小茅房,只有兩張泥床,兩女各睡一床,另兩男在泥地上睡睡袋,其中一人在午夜便離開小屋,走到車廂上睡,因為屋裡鼾聲如雷的聲音,令他無法入睡。雖然探訪只是36小時,但印象深刻。

另一對要探訪的華人傳教士G&P住在南非約翰尼斯堡,是服事印裔群體和黑人婦孺,她邀請我在一個南非印裔婦女聯合大會中,主持一個音樂培訓工作坊。知道現今婦女的生活要面對許多在工作、家庭和社會間的張力和壓力。我靈機一觸,決定學以致用,用音樂治療和他們探討如何面對壓力和舒緩張力。為了和她們打成一片和無分彼此,我穿上印度民族服裝主領這個工作坊,她們看到我的打扮跟她們一樣,覺得很有親切感。

來參加培訓工作坊的二百名婦女,有年輕新婚太太、有幾個孩子的中年母親,也有兒孫滿堂的袓母,大家濟濟一堂。我和她們先玩一些遊戲「吐苦水」(speak out the stress)舒發感情,作為婦女,在社會、家庭和工作上都要扮演不同角色:是女兒、妻子、母親、媳婦、上司、下屬和朋友等,會面對很多壓力,各人訴說苦況後,我便帶大家一起做音樂運動,用跳舞來「跳走壓力」(work out the stress)。不過,討論完難題後,便要找出解決方法。我也是用遊戲方式分享解決辦法;再用音樂舒緩法和安慰詩句做結束。

LM244_15b

這些婦女非常喜歡這個音樂減壓活動,她們十分投入,踴躍參與,真的做到「口到、眼到、手到和腳到」的訓練。跳舞時,連袓母級的婦女都手舞足蹈,絕不遜色於年輕一代,每個人都面露笑容,顯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工作坊後,又吃了一頓很豐富的印度午餐,感覺非常良好,回味無窮。

來南非有一個非常特殊的使命是為一位加拿大好朋友千里尋親。她舅舅六十年代離開香港前往南非,他們多年失去了聯繫,當她知道我要去南非,問我能否幫助她找尋在南非的舅父。南非人煙稠密,尋人如大海尋針,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但我喜歡挑戰,向當地人打探他的消息,因他是老華僑,感謝上帝!終於找到了他的電話號碼。我們通電話後,馬上安排見面,他告訴我們,本來他住在利蘇圖首都馬塞盧,因為1990年和1998年的騷亂,他的房子被燒毀,他失去了所有朋友的聯絡地址,十多年前便退休移居南非。他的四個孩子已經成家立業,移居各地。他們終於在電話中相認,為我在南非旅程中寫上一個很感人的千里尋親的故事!

南非國家很大,由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距離很遠,都是崎嶇的山路,氣候變化也很大,我們也曾經歷冰雹和風沙暴;也有機會參觀出名的非洲野生動物園和礦場。

南非治安差,貧富懸殊,特別是華人,雖然賺錢較容易,但常常生活在恐懼中;曾遇見幾位不同族類的寡婦,他們的丈夫都被劫殺,留下幼童給她們照顧。

在南非市中心駕車要格外謹慎,那裡的人上車習慣性馬上鎖車門,夜間行車時有一個不成文的交通規則,就是在十字路口的紅燈前,若看到左右兩邊沒有車子經過,就可以不用停車,只管繼續勇往直前,因為若停車隨時會有人破窗搶劫或劫車。

所以人的生命是很卑賤,每天都活在人心惶恐和慌張當中,沒有安全感和盼望。

「上帝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利米書29:11-13)

 

8 MM Park Pin q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