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靈蓋狩獵國家公園遊記

LM244_12a

◎ 庫靈蓋狩獵國家公園旅遊中心入口處

庫靈蓋狩獵國家公園(Ku-ring-gai Chase National Park),位於悉尼北部的熱帶雨林中,是澳洲第二古老的國家公園,2006年被列入國家遺產名錄。其占地約一萬五千公頃,北邊是霍克斯伯里河(Hawkesbury River),右邊是皮特沃特灣(Pittwater Bay),園區包括熱帶雨林、濕地、沼澤地、砂岩、沖溝盆地,叢林廣闊,層巒疊嶂。公園建於一八九四年,以原住民庫靈蓋人命名,創建人是埃克爾·斯頓(Eccie Ston)。

LM244_12b

◎ 西頭觀景台

我的庫靈蓋狩獵國家公園之旅,可以說是一次驚險之旅。我從市中心乘火車,到庫靈蓋火車站(Mount Kuring-gai )後,選擇了園中四條步行道中一條路,然而沒想到我是選擇了一條險峻之道,開始了驚險之旅。

開始是寬闊的柏油路,不久變成了沙土道,繼而是林間小路,愈走愈艱難,有時則是一線天似的岩石道,道旁樹木繁茂,奇形怪狀的岩石屹立。走出一個多小時後,路更為艱險,有時是大樹橫在道上擋住去路,有時則是灌木和蕨類植物擋道,有時又是林中濕地,只好撿來一根幹樹枝作拐杖。行走間,我看到了原住民庫靈蓋人的洞穴,還有從巨大岩石上開鑿出的石道。走了二個多小時,一巨岩擋道,前行不見路,走上巨岩,用拐棍撥開岩石前灌木草叢,讓我大吃一驚,此處是懸崖,崖下是浪花沖岸的一條大河。再看岩石兩邊,均無路可行。可謂山窮水盡!若再走回頭路,力不從心。我四處尋覓,不見有路,站在懸崖上眼望河面,盼望河上有船駛過,等了許久,不見人影。

LM244_12c

◎ 原住民遺址

焦急無奈之時,眼睛一亮,驀然發現順河灌木草叢中有一條環河小路,有路便有希望,於是,我疾步奔向環河小道。走出不遠,見到一位垂釣者,他站在大岩石上甩竿釣魚。向前詢問,他手指前方的園中的遊客中心。經他指點,我沿環河小路走了二十多分鐘,在林中河畔碼頭,遇到一位老者,開車把我送到了遊客中心。由此,我終於度過了園中艱險地段。

LM244_12d

◎ 一橋飛架

遊庫靈蓋狩獵國家公園雖是驚險之旅,但從中感受到了“三趣”:

林趣,公園是熱帶雨林的大看台,樹木品種繁多,有的華蓋如傘,有的捲曲拐扭,有的亭亭玉立,有的盤根錯節,而且有時會看到古樹與新生代樹並存的林景。其中有枝繁葉茂的藍色桉樹林,其次是石楠林、水膠,棕櫚、橡樹和灰色石榴林。在溝坡和砂岩區,生長著紅膠、砂岩樹和蕨類植物。鋪青疊翠的灌林區,生長著茶葉樹。在鹽水濕地,是一片一片的紅樹林。林中有各種澳洲特有動物,沼澤袋鼠、袋狸、針鼴、飛狐、藍舌蜥蜴和鴨嘴獸等。這裡還是禽鳥的天堂,生活著橙色或蔚藍色的翠鳥,以及楔尾鷹、紅鸚鵡、鵜鶘、鷺鷥等。

LM244_13a

◎ 山道

石趣,這裡集奇石大成,怪石嶙峋,巨石猙獰,亂石矗矗,細石鱗鱗。公園是熱帶雨林的砂石地質結構,其特徵是由堅硬的砂岩組成,蜂窩狀的、洞穴似的、圓形的、長方形的,砂岩山脊,無奇不有;也有火山形成的熔岩,還有凝固的熔岩砂岩流動形成的管形道和坑洞。園中看石,最具特色的是結合了原住民傳統和強烈的歷史感,涵蓋了庫靈蓋人文化,這裡散落著八百多處的原住民文化遺址,包括石窟壁畫、岩石雕刻、繪畫、斧頭磨糟、墓葬遺址,以及長矛、盾牌和生活用品,反映了原住民的古老文明。沿著山脊砂岩、海岸線沖溝、澗穴,可以看到原住民的魚類、鳥類、爬行動物、長矛、盾牌和人形的岩刻,以及洞穴中的飛鏢、石斧等壁畫。小溪瀑布處散落著原住民墓葬遺址。園中還有—塊奇特的烏龜石,巨大的石頭,好似烏龜狀,坐在上面拍照,頗有興味。

LM244_13c

◎ 吊橋

LM244_13b

◎ 巴倫喬伊燈塔(Barrenjoy Lighthouse)

水趣,公園融合了大河和大海之趣。悉尼北邊的霍克斯伯里河從園中穿流而過,雨林中觀賞林中河的景緻,別有洞天。皮特沃特灣上,聳立著建於一八八一年的巴倫喬伊燈塔(Barrenjoy Lighthouse),壯觀秀麗。河灣上,張一片風帆,盪千層碧浪,滿目遙山疊翠,遠水澄清。

庫靈蓋狩獵國家公園之旅,是一個趣味之旅,上了一堂熱帶雨林的知識課。

 

 

 

12 Central Bapti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