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灵盖狩猎国家公园游记

LM244_12a

◎ 库灵盖狩猎国家公园旅游中心入口处

库灵盖狩猎国家公园(Ku-ring-gai Chase National Park),位于悉尼北部的热带雨林中,是澳洲第二古老的国家公园,2006年被列入国家遗产名录。其占地约一万五千公顷,北边是霍克斯伯里河(Hawkesbury River),右边是皮特沃特湾(Pittwater Bay),园区包括热带雨林、湿地、沼泽地、砂岩、冲沟盆地,丛林广阔,层峦叠嶂。公园建于一八九四年,以原住民库灵盖人命名,创建人是埃克尔·斯顿(Eccie Ston)。

LM244_12b

◎ 西头观景台

我的库灵盖狩猎国家公园之旅,可以说是一次惊险之旅。我从市中心乘火车,到库灵盖火车站(Mount Kuring-gai )后,选择了园中四条步行道中一条路,然而没想到我是选择了一条险峻之道,开始了惊险之旅。

开始是宽阔的柏油路,不久变成了沙土道,继而是林间小路,愈走愈艰难,有时则是一线天似的岩石道,道旁树木繁茂,奇形怪状的岩石屹立。走出一个多小时后,路更为艰险,有时是大树横在道上挡住去路,有时则是灌木和蕨类植物挡道,有时又是林中湿地,只好捡来一根干树枝作拐杖。行走间,我看到了原住民库灵盖人的洞穴,还有从巨大岩石上开凿出的石道。走了二个多小时,一巨岩挡道,前行不见路,走上巨岩,用拐棍拨开岩石前灌木草丛,让我大吃一惊,此处是悬崖,崖下是浪花冲岸的一条大河。再看岩石两边,均无路可行。可谓山穷水尽!若再走回头路,力不从心。我四处寻觅,不见有路,站在悬崖上眼望河面,盼望河上有船驶过,等了许久,不见人影。

LM244_12c

◎ 原住民遗址

焦急无奈之时,眼睛一亮,蓦然发现顺河灌木草丛中有一条环河小路,有路便有希望,于是,我疾步奔向环河小道。走出不远,见到一位垂钓者,他站在大岩石上甩竿钓鱼。向前询问,他手指前方的园中的游客中心。经他指点,我沿环河小路走了二十多分钟,在林中河畔码头,遇到一位老者,开车把我送到了游客中心。由此,我终于度过了园中艰险地段。

LM244_12d

◎ 一桥飞架

游库灵盖狩猎国家公园虽是惊险之旅,但从中感受到了“三趣”:

林趣,公园是热带雨林的大看台,树木品种繁多,有的华盖如伞,有的卷曲拐扭,有的亭亭玉立,有的盘根错节,而且有时会看到古树与新生代树并存的林景。其中有枝繁叶茂的蓝色桉树林,其次是石楠林、水胶,棕榈、橡树和灰色石榴林。在沟坡和砂岩区,生长着红胶、砂岩树和蕨类植物。铺青叠翠的灌林区,生长着茶叶树。在盐水湿地,是一片一片的红树林。林中有各种澳洲特有动物,沼泽袋鼠、袋狸、针鼹、飞狐、蓝舌蜥蜴和鸭嘴兽等。这里还是禽鸟的天堂,生活着橙色或蔚蓝色的翠鸟,以及楔尾鹰、红鹦鹉、鹈鹕、鹭鸶等。

LM244_13a

◎ 山道

石趣,这里集奇石大成,怪石嶙峋,巨石狰狞,乱石矗矗,细石鳞鳞。公园是热带雨林的砂石地质结构,其特征是由坚硬的砂岩组成,蜂窝状的、洞穴似的、圆形的、长方形的,砂岩山脊,无奇不有;也有火山形成的熔岩,还有凝固的熔岩砂岩流动形成的管形道和坑洞。园中看石,最具特色的是结合了原住民传统和强烈的历史感,涵盖了库灵盖人文化,这里散落着八百多处的原住民文化遗址,包括石窟壁画、岩石雕刻、绘画、斧头磨糟、墓葬遗址,以及长矛、盾牌和生活用品,反映了原住民的古老文明。沿着山脊砂岩、海岸线冲沟、涧穴,可以看到原住民的鱼类、鸟类、爬行动物、长矛、盾牌和人形的岩刻,以及洞穴中的飞镖、石斧等壁画。小溪瀑布处散落着原住民墓葬遗址。园中还有—块奇特的乌龟石,巨大的石头,好似乌龟状,坐在上面拍照,颇有兴味。

LM244_13c

◎ 吊桥

LM244_13b

◎ 巴伦乔伊灯塔(Barrenjoy Lighthouse)

水趣,公园融合了大河和大海之趣。悉尼北边的霍克斯伯里河从园中穿流而过,雨林中观赏林中河的景致,别有洞天。皮特沃特湾上,耸立着建于一八八一年的巴伦乔伊灯塔(Barrenjoy Lighthouse),壮观秀丽。河湾上,张一片风帆,荡千层碧浪,满目遥山叠翠,远水澄清。

库灵盖狩猎国家公园之旅,是一个趣味之旅,上了一堂热带雨林的知识课。
 

 

 

12 Central Bapti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