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出埃及记”

LM244_16a

截至7月9日,悉尼已经封城两个星期了,本来会在下个星期五结束。

然而今天的感染病例是77例,明天会达到100例以上,据说下一个星期五不太可能解封,甚至有人说可能会封到8月份。

这对作小生意的,特别是从事服务行业的人来讲,简直是灾难性的消息,各种失望和烦恼的情绪都涌上心头。在悉尼做小生意的人都是小本经营,所以其实非常依赖市场能开,经济能活动,人员能自由流动来做生意。

忧虑,愁烦,恐惧,担心,各种情绪如影随形跟着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明天在哪里。如果明天再没有生意,那后天的生计在哪里?一家老小的生活费在哪里?每个人的内心,跟动物世界的小羊羔没有根本区别,我们也像小羊羔那样很软弱,也常常没有方向。一有风吹草动的,我们就开始担心这,担心那,甚至为明天忧愁。

杞人忧天,其实我觉得自己真的是杞人。

今天,我突然再次听了一段马克西姆演奏的钢琴协奏曲《出埃及记》,忽然有了新的想法。

遇到这种不确定的环境,不确定的因素来的时候,人无非有两种态度去面对。

一种就是负面地应对,消极地等待,甚至跌入到绝望、失望、忧虑和烦恼的种种负面的情绪中。然后转身逃之夭夭;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正面去面对,一面试图找方法,千万不可转身逃跑。

人是跑不过、逃不过环境的。

在乐曲开始的时候,我仿佛听到、看到那埃及军兵的马蹄声和呐喊声已经呼啸而来,已经快追上了一百多万已经疲惫不堪的以色列百姓。

同时,这群老百姓前面是长达17公里宽度的红海。这红海真实的地理位置是在埃及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一段海峡。这一段红海海底是比较平坦,坡度平坦的海床,不是悬岸峭壁。

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不是神话故事,因为考古专家潜入到这片红海的海底,找到过那些当年战车上的车古辘,还有一些遗迹都还保留在海床上面。

前有红海拦阻,后有追兵。

这个时候钢琴的音响响彻云霄,也让我们想起了以色列百姓那种惊魂无助,甚至绝望的呼喊声,他们知道这回是完了,完了,山穷水尽了,已经到了灭亡的地步了,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回头路了。

在马克西姆钢琴曲的后半段,却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变化,红海立地成垒,红海分成了两堵水墙,海底的河床就显露出来了,成了旱地。 LM244_16b

老百姓走过了旱地。一百多万的以色列百姓走过了旱地之后,埃及军兵立马赶到,他们也想通过这个旱地来继续追杀以色列百姓。

突然,海又合拢起来了,把旱地又变成了一个海底世界。

所有的埃及军兵及他们的战车、战马都被埋没在汪洋大海里面。

这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用马克西姆的钢琴协奏曲描绘得绘声绘色,如临其境。

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出埃及记。人的一生中,我们都有面对困难挑战,无路可走的时候。这真的考验我们的信念和态度,甚至我们信仰的坚强程度。

两军相遇,勇者胜。

我们自己头脑里面的正面和负面情绪,其实就是两军相遇。

我们要么让这个负面情绪压倒我们,要么让正面情绪战胜负面情绪。

其实就是看谁更勇敢,谁更坚定,谁更有把握!

环境对我们每一个悉尼人,无论是做生意的,还是拿一份薪水打工的人来讲都差不多,区别只在于我们在这个时候,如何去面对前有红海,后有追兵得环境,是坐以待毙还是靠着上帝背水一战!

6 Zhang lao hui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