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走过的路(三)

LM244_14

彩虹之国中国

2001年,我们三人有机会到南非探望一些在那里居住的华人传教士朋友(本来是三对夫妇,却意外地探访了七对中西传教士夫妇);走访了两个国家(南非共和国和Lesotho,粤译利苏图,国语是莱索托,我惯用利苏图),有繁荣都市和穷乡僻壤;认识不同族类人士(中港台华人、非洲黑人包括城市人和土著、欧美白人和印裔朋友等) 。

利苏图王国(The Kingdom of Lesotho),是非洲最小的国家之一,1966年独立。四周为南非所环抱,是世界最大的“国中之国”。因地处高原,利苏图也被称为「天空王国」,约90%的居民信奉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其余信奉原始宗教和伊斯兰教。利苏图王国自然资源贫乏,经济基础薄弱,被联合国列为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属亚热带草原气候,全年最高气温33℃,最低气温-3℃,但昼夜温差大,因位于高地,山峰和山路时常被雪覆盖,利苏图很可能是非洲最冷的国家。当地人平均寿命50岁,新生婴儿死亡率为92%,爱滋病情况严重失控。

若从南非驾车前往利国,最先看见的会是一行列的峭壁巉岩,像一把巨大的锯矗立在天际。除了西部边界的一小片低地之外,利苏图全国都是山地。

南非共和国 (The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简称南非,地处南半球,有“彩虹之国”之美誉,位于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南非是世界上唯一同时存在3个首都的国家: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Pretoria);立法首都开普敦(Cape Town)是南非国会所在地,司法首都布隆方丹(Bloemfontein)为全国司法机构的所在地。

我们认识的一对年轻夫妇R&R服务大学生。他们住在南非的Bloemfontein,工作却在Lesotho首都,每天穿梭两国多次,过海关十分方便,就好像美加的Windsor & Detroit, Fort Erie & Buffalo一样,我们跟着他们也多次出入南非和利国。 LM244_15a

有一个周末,我们一行四人驾四驱车往利苏图山上去,探望一对年轻的美国传教士。沿途山路坎坷不平,羊肠小径,颠簸难行,经过几小时的的艰辛旅程,我们终于抵达了一个小村庄,并会见了已居住那里有8年之久的白人传教士夫妇,T&R。他们已经入乡随俗,可以用流利土语和村民沟通,我们一点都听不明白。

在这个简陋的小村落里,没水又没电,洗手间在户外,每一滴水都是非常宝贵的,女主人向我们展示了她发明的淋浴水箱,是将一个水袋绑在一竹杆子上,让水点慢慢滴下来,在这儿沐浴需要很大的耐心和很多的时间。

他们与我们分享在山上的工作,他们很清楚知道自己的使命,也非常喜欢为当地人工作。 T要骑马翻山越岭探访不同的村庄,每次路程需时一整天。

那天晚上我们住在村里,四人共住一间小茅房,只有两张泥床,两女各睡一床,另两男在泥地上睡睡袋,其中一人在午夜便离开小屋,走到车厢上睡,因为屋里鼾声如雷的声音,令他无法入睡。虽然探访只是36小时,但印象深刻。

另一对要探访的华人传教士G&P住在南非约翰尼斯堡,是服事印裔群体和黑人妇孺,她邀请我在一个南非印裔妇女联合大会中,主持一个音乐培训工作坊。知道现今妇女的生活要面对许多在工作、家庭和社会间的张力和压力。我灵机一触,决定学以致用,用音乐治疗和他们探讨如何面对压力和舒缓张力。为了和她们打成一片和无分彼此,我穿上印度民族服装主领这个工作坊,她们看到我的打扮跟她们一样,觉得很有亲切感。

来参加培训工作坊的二百名妇女,有年轻新婚太太、有几个孩子的中年母亲,也有儿孙满堂的袓母,大家济济一堂。我和她们先玩一些游戏「吐苦水」(speak out the stress)舒发感情,作为妇女,在社会、家庭和工作上都要扮演不同角色:是女儿、妻子、母亲、媳妇、上司、下属和朋友等,会面对很多压力,各人诉说苦况后,我便带大家一起做音乐运动,用跳舞来「跳走压力」(work out the stress)。不过,讨论完难题后,便要找出解决方法。我也是用游戏方式分享解决办法;再用音乐舒缓法和安慰诗句做结束。

LM244_15b

这些妇女非常喜欢这个音乐减压活动,她们十分投入,踊跃参与,真的做到「口到、眼到、手到和脚到」的训练。跳舞时,连袓母级的妇女都手舞足蹈,绝不逊色于年轻一代,每个人都面露笑容,显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工作坊后,又吃了一顿很丰富的印度午餐,感觉非常良好,回味无穷。

来南非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使命是为一位加拿大好朋友千里寻亲。她舅舅六十年代离开香港前往南非,他们多年失去了联系,当她知道我要去南非,问我能否帮助她找寻在南非的舅父。南非人烟稠密,寻人如大海寻针,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我喜欢挑战,向当地人打探他的消息,因他是老华侨,感谢上帝!终于找到了他的电话号码。我们通电话后,马上安排见面,他告诉我们,本来他住在利苏图首都马塞卢,因为1990年和1998年的骚乱,他的房子被烧毁,他失去了所有朋友的联络地址,十多年前便退休移居南非。他的四个孩子已经成家立业,移居各地。他们终于在电话中相认,为我在南非旅程中写上一个很感人的千里寻亲的故事!

南非国家很大,由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距离很远,都是崎岖的山路,气候变化也很大,我们也曾经历冰雹和风沙暴;也有机会参观出名的非洲野生动物园和矿场。

南非治安差,贫富悬殊,特别是华人,虽然赚钱较容易,但常常生活在恐惧中;曾遇见几位不同族类的寡妇,他们的丈夫都被劫杀,留下幼童给她们照顾。

在南非市中心驾车要格外谨慎,那里的人上车习惯性马上锁车门,夜间行车时有一个不成文的交通规则,就是在十字路口的红灯前,若看到左右两边没有车子经过,就可以不用停车,只管继续勇往直前,因为若停车随时会有人破窗抢劫或劫车。

所以人的生命是很卑贱,每天都活在人心惶恐和慌张当中,没有安全感和盼望。

「上帝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利米书29:11-13)
 

8 MM Park Pin qing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