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歸屬

LM245_21b

在澳洲這片土地,地廣人稀,公園處處,很容易找到適合放風箏的地方。

記得孩子還小的時候常常帶他們到草坪,順著風勢,輕薄的風箏飛的好高、好遠,孩子們興奮的看著、叫著、笑著……興奮過後總留下我傻傻的拉著線,拉著……拉著……不禁想起年輕時的自己就像這隻風箏,不甘寂寞,嚮往自由地盡情飛翔,那時家人對我就是那樣守著、望著……

如今為人妻為人母,每天守著家人看著他們出出入入,凝望與牽掛交織成了絲線,繫在我們彼此之間。

來到澳洲遇見了上帝,我才知道在祂的眼中,也就是那隻單打獨鬥驕傲不凡的風箏,只是 以前不知道,現在卻慢慢明瞭。

那牽著我生命的絲線緊緊握在上帝的手中,當我意氣風發,祂放長了線守著、望著;當我逆風向下,祂抖動著、提醒著;當我累了、傷了,祂捲起線來把我收著、藏著……這一切的珍惜,只因為我是祂親手所造的!

當年帶著家人踏上移民的路程,每當在外一段時間總會想家,想些甚麼呢?說不出來,就是想。

是那久未品嚐的家鄉小吃吧!或是那無須轉換的母語吧!

思念,就像條無法割捨的臍帶,連繫著每位身處異鄉的孩子!

思念,更是離鄉遊子永遠的宿命,走的越遠……越想回去……

人就是這麼奇怪,住的近,心隔著遠,住的遠了,心反而近了。

人若不禁這番折騰,體會不出這份珍惜!

就像從來未曾想過,自己竟然學會了做饅頭、包子和蔥油餅,這些在台灣隨處可得的東西,在國外可就稀奇了!

所以,總是在僅有的食材裡,試著捉住記憶中的家鄉味。就像從未想過,為了讓身為中國人的孩子學習中文,大費周章,不辭辛勞開車一、兩個小時的接送、奔波著。

這一切,只為了在有限的學習裡,認清自己文化與歷史的根……⋯

兩千多年前耶穌來到我們當中,成為我們的家人,如今更在天家為我們預備住所。

知道了自己究竟從何而來,要歸向何處……

握住了那份歸屬,無論到哪裡,都走的心安,走的踏實。

3 Padstow4 Northern Distric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