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天翻地覆到無時間賭

──鍾振輝弟兄憶述戒賭經過

LM245_18

前問題賭徒鍾振輝(Tommy Chung)於八十年代末由香港移民澳洲。目前已有兩名孫輩的他,回想自己過往沉醉於賭博的日子深感後悔而且內疚,但慶幸家人及教會朋友對自己不離不棄,令他終於成功戒掉賭癮、得到一種“自由”。

還沒有移民到澳洲以前,鍾振輝就已是一個“非常爛賭”的人。他說:“我是一個很喜歡賭錢的人,可以三日兩夜不睡覺,賭個天翻地覆。”

在餐館工作的他,當時賺得不少錢,但最可惜的就是染上賭癮。

他說:“特別是從事餐飲業,經常一下班就圍在一起辦‘大食會’。大食會結束後就是賭檔,一整個月的工資一晚就可以輸清,我也曾試過在農曆新年的時候,很多人一起玩推牌九,兩、三晚就輸掉全年的工資。“

說起賭錢,鍾振輝憶述,什麼賭博的方式他都喜歡。他說:“十三張、牌九、鋤大弟……就連一盒火柴有多少支也能開盤賭搏,鈔票上的號碼亦可以賭單數雙數。什麼都可以賭!飛行棋亦可以賭,賭馬就更加不在話下。“

“任何可以想像的都可以賭,整個腦海就是‘賭’這個字。”

他說,當年還曾“過大海”前往澳門賭場賭錢,但當年的船隻不像現在的那麼快捷、一小時就由香港到達澳門。“當時我們稱澳門為‘梳打埠’,乘搭松山輪,還沒抵達就已經輸光。”

移民澳洲:幼子愚人節出生「掃把星」

他在1987年帶著妻子及一名兒子從香港移民到澳洲,但賭癮亦也跟著他一起移民過來。

兩年後,1989年的一個晚上,他又與一同在餐館工作的朋友賭博。“我帶著大兒子,下班後搭兩張凳子讓兒子睡覺,我在旁邊與餐館的朋友打麻雀直至天亮。”

但當晚,正是幼子出生的那一天。他坦言:“我‘爛賭’到我太太生第二個兒子的時候,我都沒有帶著大兒子到醫院陪伴她。當天恰好是4月1日。我當時卻擔心這個兒子是‘掃把星’,回想起這些覺得自己毫無責任感,很內疚。”

他回憶,自己小時候只讀了五年書,英語水平不高,但竟然會買英文報紙看,只拿報紙中間的馬經出來,其餘就扔掉。他說:“我不懂英文,但有關賭馬的內容卻滾瓜爛熟、完全明白。你說是否很諷刺!”

他形容自己是“節儉的賭徒”,他說:“兒子與我上街的時候,他們想在汽水機買罐汽水喝,我也不捨得。我自己花多少錢在賭博上都願意,但竟然不捨得買瓶汽水給兒子。”至今想起來仍覺得實在慚愧。

不但輸掉金錢更險賠上性命

1990年,小兒子一歲、大兒子三歲,鍾振輝被診斷患上腎病,需要接受洗腎。他透過視頻通話向記者展示自己出現多處腫脹的手臂。

他說:“我就是不停地賭博,日夜不間斷,沒有休息時間,輸完錢還要工作,下班又去賭。你看看我的手臂,就是因為腎出現了問題。”

“賭博不但讓我輸掉金錢,最可怕的是賭博還使我幾乎輸掉性命。記得我洗腎的時候,大兒子才三歲、小兒子一歲。感恩我仍然還有機會回頭,今天能看到他們長大成人,大兒子已結婚還有兩名孩子。如果我沒有成功戒賭,我就無法見證任何事,也不能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患上腎病後,他不能繼續工作,感到很無奈,也變得更“懶散”,喝酒、抽煙、嫖,樣樣都會。

感激教會朋友不離不棄

明知賭癮的禍害,但他深陷賭癮無法自拔,他也曾經多次嘗試戒賭都無功而返。幸好,每個人的生命中,總有護守天使在身邊。

他說:“住在我們附近的一名基督徒姊妹,看見我這樣的情況就很關心我……帶我去教會,其實我當時是敷衍的心態,去教會的時候仍是有點抗拒。她經常勸我信耶穌,我心想信耶穌有什麼好?如果信耶穌真有這麼好,你讓耶穌給我換腎,我立刻相信!”

關注賭癮問題:華人文化背景讓人更難開口

有一次,教會邀請一名曾經染上毒癮的前囚犯分享經歷。“他當時唱出一首歌,我忘記歌名卻記得其中的歌詞。”

“銀也空、金也空,一生仿似夢,追憶思苦痛。”

鍾振輝說:“這首歌打動了我。一聽就感覺歌詞完全是講我的過去,唱出了我的心聲,我就在這困境的當中。我自己十多歲開始工作,這麼多年賺來的錢,卻輸得一乾二淨!”

就是這一次的經歷,令他決心嘗試戒掉賭癮。

“在戒賭的過程中,當然是有心魔,我曾經嘗試但最終都失敗。但感恩的是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沒有離棄我,一直鼓勵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鍾振輝坦言,戒賭的過程,最重要是取決於身邊的朋友。他說:“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身邊的這些教會的朋友,他們沒有這些不良的壞習慣,與以前的朋友是有分別的。”

“他們都好開心,有正常的生活規律。相反我以前身邊的人都是,不是吃喝享樂就是賭錢抽煙。”

他又說,另一個重點,就是好好安排自己的時間。“根本是‘罪性’的問題。真不明白我以前,為何有這麼多時間賭博,每天花這麼多時間打麻將。反而現在去教會後,經常都感覺時間不夠,相當忙碌。”

他說,最近墨爾本封城的時候,很多人沉迷網上賭博。“我在家裡的後園種瓜、種菜,早上起來可以騎自行車、遊泳,時間根本不夠!”

他慨嘆,對比自己過往的日子,現在的心情已完全不同,“因為不會經常看著時鐘,想著賭馬什麼時候開始。”有一次,墨爾本盃舉行期間,“這麼多年沒賭了,我也走進去看看。卻發現現在想買也不知道怎麼買了!”

“但這是一件好事,至少不會被它(賭博)捆綁,我得到的是一種自由。”

自己受苦連累他人

最近,維州正舉行皇家調查委員會,調查皇冠賭場的運作模式及經營操守。但鍾振輝認為,問題的癥結並不完全在於皇冠集團,而賭徒自己本身亦有責任。

他說:“我想這個問題並非單單是雙方面的,是三方面(的責任)。當然如果政府不批准(賭博),你想賭也沒法賭。但現今的世代即使政府不批准,人們都有方法賭博,因為有網上賭博。”

他向所有賭博成癮的人士作出忠告:“賭博並非單純的是一個人的問題,賭博是會連累到其他人的。”

7 pacifi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