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走過的路(四)   

LM245_14a

西伯利亞的六月天

 

提到“西伯利亞”,便會想到“冰天雪地”、電影《齊瓦哥醫生》、和世上唯一橫跨歐亞的最長、最壯觀路線鐵路──西伯利亞鐵路(Trans-Siberian Railway) 。

“西伯利亞”就是“寧靜的土地”的意思。由於這片北方遙遠之地極其荒涼,不適合農業生產,歷史上一直是沙俄和蘇聯政府流放罪犯的地方。在1991年12月25日,立國69年的蘇聯正式解體,原本15個組成國也恢復了主權地位。

那一年(1993)30位來自美國、加拿大、澳洲和婆羅乃的弟兄姊妹,在美國一個基督教機構安排下,要到西伯利亞三個城市去作跨文化、跨種族、跨語言的宗教交流。三個城市是馬加丹(Magadan),哈巴市(Khaborovsk)和海參崴(Vladivostok)。我們都是乘內陸機穿梭這三個城市,在市內是坐公共汽車、計程車或旅遊車。

馬加丹,坐落在北極圈,是西伯利亞人口最少的的市鎮,在斯大林時代是送囚犯到勞改營的一個主要轉運中心,鎮的唯一道路被稱為“骨頭道路”是因為很多囚犯死於建設此路。因北極光的關係,在六月午夜時分還是很亮,陽光普照,好像下午兩三點。馬加丹的冬季漫長且非常寒冷,有6個月以上氣溫徘徊在零度以下,使土壤永久保持凍結,因為地點荒蕪,居住環境落後又簡陋,居民比較粗曠,教育水平落後,在馬加丹沒有遇到中國人。LM245_14b

我們在馬加丹市中心會場聚會,那裡設備簡陋,場中的大鋼琴曾遭人破壞,燒掉39根琴絃,感謝上帝給演奏家盧博士智慧和技術,克服了演奏上的困難。

哈巴市是俄羅斯遠東地區交通中心,隔河與我國黑龍江省相望。冬季漫長、寒冷和乾燥,夏季只有三個月,炎熱且多雨。哈巴市有幾間大學,不少的中國留學生,從中國東北部來,如哈爾濱、遼寧、黑龍江等地;這些人是自費留學生,也有是中國政府派來學俄文的;其他小商人及流動小販,帶著貨物在露天市場或街上擺賣。

在哈巴市文化中心有俄語、國語和孩童的福音聚會,在大學校園有俄語和國語聚會,五個聚會同時舉行,所以人手非常短缺,各人都要身兼數職。我們還要到文化中心附近和跳蚤開放市場邀請華人參加晚會,他們都很熱情並一口答應來參加。

LM245_15a六月是西伯利亞的夏季,但氣溫還是很清涼,如深秋般涼快,所以他們很珍惜“熱”的日子,關閉熱水管,又或許根本無暖氣及熱水設備。在哈巴市我們住在工業大學招待宿舍,只有一間房間有浴室,洗漱要用公共廁所。如廁洗澡是一大挑戰!厠所破爛,氣味嗆人,難以入廁;宿舍沒有熱水,我們嘗試冷水浴,但實在不可能,水龍頭出的是“冰水”,簡直不能忍受,但不能幾天不洗澡不洗頭,只能用水壺煮水,大學宿舍電力又很弱,器具又缺乏,煮水時間長,好不容易儲夠一盆水,要一水二用(洗澡和洗頭),真的是“滴水難求”。那幾天大家都住得勉強,如厠不正常,洗漱不舒暢,回想起來,幸好只是幾天的不方便,又是一番回味。

海參崴是天然的不凍港,也是俄羅斯太平洋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扮演著軍港、漁港、商港三種不同的角色。工業以船舶維修、造船、探礦機器製造、魚類加工及木材業為主;土產以鹿茸及人參最著名。俄羅斯海參崴也是個多民族、多文化的城市,以俄羅斯人、中國人、朝鮮人為主,居民以軍人居多、部份為漁民,海參崴是俄國遠東海軍基地。

在海參崴,我們在陳舊的馬戲劇場聚會,空氣充滿了廁所的味道,環境雖然不理想,但參與的氣氛熱烈。

衣食住行在西伯利亞是很不一樣的,食物一般不好看和引不起食慾,他們吃很多肉食但沒有水果,特別進口食物,價錢非常昂貴。在西伯利亞的兩星期,我們有機會嚐試蘇聯餐、韓國菜(南、北韓菜各有特色)和中國菜,嚐過很大的皇帝蟹(King crabs)。在馬加丹酒店的食物還不錯,但在哈巴市大學宿舍飯堂的食物實在可怕,麵包又黑又硬,肉又黑又難咀嚼,自此之後,我們便拿出自己的私貨,凡物公用,天天吃快食麵和罐頭食品。

在西伯利亞兩星期,我們要學習適應他們的“冷水浴”,也要習慣他們的洗手間,沒有厠紙和充滿奇怪的異味。LM245_15b

因為政治解體,心靈空虛,人生破碎,社會很不穩定,通貨膨漲,物價飛升,前途迷茫,人心惶惶,即使應該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日子,但在這些蘇俄小孩的臉上,卻充滿淡淡的哀愁。俄羅斯男人多數靠酗酒和抽煙來解他們的千愁和壓力,隨時隨地可以看到酗酒者,顛簸而行或醉跌在地上,也沒有人理會,眾人都習以為常。

因為社會不安定,當地人為生存,欺負旅客,常常就地起價,甚至是十倍之高,包括坐計程車和購物等。我很高興在海參崴買了一個很漂亮的手繪的樂器balalaika(巴拉萊卡琴),是蘇聯樂器,是珍貴的收藏品,價錢便宜。

我們這個團隊的成員,來自五湖四海,卻有很多臥虎藏龍的專家,如聲樂家、鋼琴演奏家和醫生等。但是大家都很謙卑,分工合作、敬拜讚美、靈修分享、彈奏樂器、領兒童唱歌、講道或攝影等,沒有炫燿自己的才能,彼此相處融洽。我在其中負責帶領俄國兒童唱歌和攝影師之一。在兩星期裡,團員有患病的,遺失行李的,遺失機票的,失竊相機的,不慎跌傷的,斷牙的,講道時不慎噴出假牙的,沒有熱水無法入浴、難以入廁的種種困難,但沒有人發怨言,有需要時凡物公用,彼此供應,雖然每天聚會後團員個個疲乏不堪,但在心裡卻是喜樂滿溢。

受北極光的影響,西伯利亞的六月天在晚上還是太陽高照,大家心情興奮,一點睡意都沒有,只可惜沒有看到北極光。在西伯利亞的兩星期,心情是憂喜參半,憂是“食、住”的不習慣;喜是團員的彼此相愛和分工合作,和看到俄人對屬靈的渴慕。

「當倚靠上帝而行善,住在地上,以衪的信實為糧;又要以上帝為樂,祂就將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當將你的事交託上帝,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詩篇37:3-5)

9 can fu a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