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成長,孩子才能成長

LM245_06

 

在戒毒所經歷的許多極端事例,讓我反思如何成為好父母,才能祝福孩子。

兒女是耶和華賜給我們的產業。那發自心底的愛,讓我們對待孩子,都經歷過“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下來”的小心翼翼。

帶著傷害的愛

我們總想毫無保留地把最好的給自己的孩子,但由於自身的限制,我們想給出最好的支持時,卻常常包含著對孩子的傷害。最可怕的是,我們無法意識到這點,反而堅持不懈地用自己含有傷害的愛,努力地“愛”他們,也持續地傷害他們。

我們的愛可能成為孩子的枷鎖,我們的視野可能成為孩子的禁錮,我們不健康的思維模式、情感表達和處理方式,甚至我們心中的偶像,都會通過我們的日常生活,耳濡目染地影響孩子。我們的擔心焦慮、不安全感都會像病毒一樣,毒害我們的孩子。

2015年,人生的困惑把我帶進神學院,攻讀心理諮詢碩士。在4年的學習中,激發了我許多的思考,尤其在實習階段服務戒毒所的單親母親和孩子一年。那些媽媽們,因為精神藥物和戒毒藥物的影響,情緒麻木。在思想遲鈍的境況中,她們看不到孩子們的需要,讓我好心痛。

在為她們提供諮詢幫助中,我看到在缺愛和不安全的環境中成長的孩子,有許多行為與情緒上的問題。我永遠忘不了一個黑人小女孩,每次見到我的時候都會張開雙臂,用渴求的眼光看著我,希望我抱抱她;我也忘不了她依偎在我懷中,感到被愛被呵護時的表情。我會隱隱擔心,缺愛的她長大後可能會因為沒有愛在心里而缺失自信,以至迷失在不當的親密關係中。

在戒毒所經歷的許多極端事例,讓我反思如何成為好父母,才能祝福孩子;在做諮詢的過程中,我也在禱告中思考父母如何影響我的諮商對象。

基於保密原則,我無法分享遇到的案例,但我祈求上帝給我勇氣,把自己放在手術台上,以一個女兒與母親的身份剖析自己,既不怕暴露自己的軟弱和罪,也祈求上帝,讓我可以藉著“依戀理論”(attachment theory),合適地梳理父母是如何影響孩子的,以祝福讀此文的為人父母者。

找到傷害的根源

依戀理論是約翰‧鮑爾比(John Bowlby)提出的,他認為兒童,特別是在3歲之前的兒童,需要和父母或照顧他的人,建立安全親密的關係。如果沒有給孩子這樣的安全關係、安全空間,孩子很難長成具有健全個人特質的成年人。鮑爾比認為,依戀關係是構成兒童“內在工作模式”的核心因素,對人際關係、行為動機,影響很大。進一步的研究,從依戀關係可解釋為何人具有安全型、焦慮型、迴避型和混合型等特質的行為模式。

依照依戀理論,我認為自己是偏向安全型,但也同時具有焦慮型:我會肯定自己,也會認可身邊的人;我能給我依戀的人空間,不會讓我親密的人因我過度的依戀而抓狂,但是我也有比較敏感、難於應對的地方。這與我兒時的經歷、和父母的依戀關係密不可分。

我有一個大我6歲的姐姐和一個小我5歲的弟弟,是三明治中的夾層,並感覺媽媽喜歡姐姐和弟弟多一些。

大概是我七八歲的時候,一次,媽媽分零食給我們三人。姐姐、弟弟分得多,令我感到很傷心,因此對媽媽說:“你就是偏心,我不稀罕你給的零食,你拿走吧。”說完,我躲到一邊。媽媽試圖說服我,讓我接受她分給我的那份,同時嘴裡反駁,說她沒有偏心,不停地為自己辯護。

我沒有接受媽媽給我的零食,她就把零食給了姐姐和弟弟。這使得躲在一邊的我更加傷心。當媽媽想接近、安慰我時,我拒絕和迴避她,並告訴她:“我不想和你說話。”只因為最深處想被愛、被公平對待的需求沒有被滿足,又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需求的我,變成了刺猬——用話語傷害媽媽:“你就是偏心”“我不想和你說話”以及拒人千里的態度。

雖然只記得這一件事,但是長期以來,媽媽的偏心造成了我在親密關係中的過度敏感,不健康的內在模式使我無法適當地表達在衝突中的情緒和需求。比方說,在我和先生的關係中,當我感覺自己不被愛、不被在乎的時候,我會變成一隻刺猬;當我先生試圖接近我,修復關係時,我會告訴他:“離我遠點,我不想和你講話!”我也會在憤怒和傷心中說傷害他的話。這種行為模式也會發生在我和好朋友之間,影響我的人際關係。

我被這種不健康的內在工作模式禁錮、捆綁,也對自己的孩子有非常大的負面影響。我常常到上帝面前認罪,渴慕改變,但突發的情緒,仍從潛意識裡不知不覺地操控我,讓我無法自拔。

努力突破禁錮

人的心裡多半有痛點。當痛點被觸碰的時候,我們會失去控制,就像身體上的傷口被碰觸時,會失控喊叫一樣。即使事後感覺羞愧,到上帝面前認罪,但是,當事情再次發生的時候,我們仍會失控,陷入被禁錮的循環中。找到自己的痛點,在上帝的愛中被醫治,會使我們和上帝之間的認罪、禱告更具體,拉近我們和上帝的關係,也會幫助我們跳出禁錮的死循環。

我依然記得,經過多年的掙扎和學習,認清自己心裡的深層需求後,在禱告中,我感受到上帝無條件的愛和接納。那一刻,心結被打開,我體驗到與上帝親密交往的甘美。缺失的愛終於找回來了,當衝突再次發生時,原來的痛點沒有了,我的情緒表達開始順暢。當我借依戀理論進行禱告反省時,我也意識到自己做事的行為動機,來自於渴慕被母親所認可。

我是一個特別要強的人,從本科到研究生,始終學習刻苦,成績優秀;工作後,更加努力,30歲剛出頭,就已經在大專院校擔任系副主任。後來,為了夫妻團聚,我調到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任教,當時,科大被稱為通向美國的跳板。我就不甘示弱,順應潮流,憑藉自己的努力來到美國讀博。

讀博第2年,我在一間保險公司找到了在美國第一份也是唯一的工作。那時,我不但是全時間讀書,在學校教計算機編程課程,同時還要兼顧一份全職工作。工作職位則從最初的電腦程序員,到團隊核心技術骨幹,一直做到項目經理。2015年,我進入神學院學習心理諮詢,再次啟動全職工作加全時間上學的生活模式,成為今天的我。

潛意識裡,我努力向上,最開始是想得到媽媽的認可和愛;慢慢地,這想得到周邊人的認可,成為了我做事的動機。心理需求加上內在動機,把我固化成一個不會休息的人。我的生活永遠是緊張和繁忙的,也缺少生活情趣。比如,我不喜歡養花,覺得養花浪費時間;我不會裝飾房間,喜歡一切從簡。用我先生的話說:“你似乎只是活著,而不是生活。”

認識到這一點以後,上帝的愛使我可以停下來欣賞他創造的美好,使我可以靜下來聆聽他的聲音,回應他的呼召,順應他給我的感動。心靈深處的反思,幫助我把生命與上帝相聯,為上帝而活,讓我最終放下自己,開始全職服侍,過一種不再為榮耀自己而單單榮耀上帝的生活。

認罪必得醫治

聖經說:“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詩篇》139:14)

我們是上帝奇妙的創造,我們的心有太多的維度,因此我們常常體察不到在千絲萬縷的思緒中,有哪些是需要對付的罪。深層的認知自我,可讓我們能更深地了解自己的罪,幫助我們來到上帝面前,具體地而不是抽像地認罪悔改,從而得到真正的醫治。

經歷多年的掙扎,我多次為自己缺少愛心、忍耐,發脾氣感到羞愧,也為自己的工作狂狀態感覺無助;在教會服侍,隱隱的也想得人的稱讚,為此我也很羞愧。但藉著禱告,對自我心理需求的認識,對自己行為動機的了解,能更經歷上帝深層的醫治,讓我的生命得到突破。

盼望我對自己生命的剖析,也能幫助你去思考自己心靈上的痛點,找到心靈的深度需求,從而到耶穌基督那裡,在他的愛和包容中醫治自己。靠上帝的智慧,讓靈命更加成熟,自己更健康,成為孩子的祝福。

17 Hope Holistic ca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