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归属

LM245_21b

在澳洲这片土地,地广人稀,公园处处,很容易找到适合放风筝的地方。

记得孩子还小的时候常常带他们到草坪,顺着风势,轻薄的风筝飞的好高、好远,孩子们兴奋的看着、叫着、笑着……兴奋过后总留下我傻傻的拉着线,拉着……拉着……不禁想起年轻时的自己就像这只风筝,不甘寂寞,向往自由地尽情飞翔,那时家人对我就是那样守着、望着……

如今为人妻为人母,每天守着家人看着他们出出入入,凝望与牵挂交织成了丝线,系在我们彼此之间。

来到澳洲遇见了上帝,我才知道在祂的眼中,也就是那只单打独斗骄傲不凡的风筝,只是 以前不知道,现在却慢慢明了。

那牵着我生命的丝线紧紧握在上帝的手中,当我意气风发,祂放长了线守着、望着;当我逆风向下,祂抖动着、提醒着;当我累了、伤了,祂卷起线来把我收着、藏着……这一切的珍惜,只因为我是祂亲手所造的!

当年带着家人踏上移民的路程,每当在外一段时间总会想家,想些什么呢?说不出来,就是想。

是那久未品尝的家乡小吃吧!或是那无须转换的母语吧!

思念,就像条无法割舍的脐带,连系着每位身处异乡的孩子!

思念,更是离乡游子永远的宿命,走的越远……越想回去……

人就是这么奇怪,住的近,心隔着远,住的远了,心反而近了。

人若不禁这番折腾,体会不出这份珍惜!

就像从来未曾想过,自己竟然学会了做馒头、包子和葱油饼,这些在台湾随处可得的东西,在国外可就稀奇了!

所以,总是在仅有的食材里,试着捉住记忆中的家乡味。就像从未想过,为了让身为中国人的孩子学习中文,大费周章,不辞辛劳开车一、两个小时的接送、奔波着。

这一切,只为了在有限的学习里,认清自己文化与历史的根……⋯

两千多年前耶稣来到我们当中,成为我们的家人,如今更在天家为我们预备住所。

知道了自己究竟从何而来,要归向何处……

握住了那份归属,无论到哪里,都走的心安,走的踏实。

3 Padstow4 Northern Distric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