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天翻地覆到无时间赌

──钟振辉弟兄忆述戒赌经过

LM245_18

前问题赌徒钟振辉(Tommy Chung)于八十年代末由香港移民澳洲。目前已有两名孙辈的他,回想自己过往沉醉于赌博的日子深感后悔而且内疚,但庆幸家人及教会朋友对自己不离不弃,令他终于成功戒掉赌瘾、得到一种“自由”。

还没有移民到澳洲以前,钟振辉就已是一个“非常烂赌”的人。他说:“我是一个很喜欢赌钱的人,可以三日两夜不睡觉,赌个天翻地覆。”

在餐馆工作的他,当时赚得不少钱,但最可惜的就是染上赌瘾。

他说:“特别是从事餐饮业,经常一下班就围在一起办‘大食会’。大食会结束后就是赌档,一整个月的工资一晚就可以输清,我也曾试过在农历新年的时候,很多人一起玩推牌九,两、三晚就输掉全年的工资。“

说起赌钱,钟振辉忆述,什么赌博的方式他都喜欢。他说:“十三张、牌九、锄大弟……就连一盒火柴有多少支也能开盘赌搏,钞票上的号码亦可以赌单数双数。什么都可以赌!飞行棋亦可以赌,赌马就更加不在话下。“

“任何可以想像的都可以赌,整个脑海就是‘赌’这个字。”

他说,当年还曾“过大海”前往澳门赌场赌钱,但当年的船只不像现在的那么快捷、一小时就由香港到达澳门。 “当时我们称澳门为‘梳打埠’,乘搭松山轮,还没抵达就已经输光。”

移民澳洲:幼子愚人节出生「扫把星」

他在1987年带着妻子及一名儿子从香港移民到澳洲,但赌瘾亦也跟着他一起移民过来。

两年后,1989年的一个晚上,他又与一同在餐馆工作的朋友赌博。 “我带着大儿子,下班后搭两张凳子让儿子睡觉,我在旁边与餐馆的朋友打麻雀直至天亮。”

但当晚,正是幼子出生的那一天。他坦言:“我‘烂赌’到我太太生第二个儿子的时候,我都没有带着大儿子到医院陪伴她。当天恰好是4月1日。我当时却担心这个儿子是‘扫把星’,回想起这些觉得自己毫无责任感,很内疚。”

他回忆,自己小时候只读了五年书,英语水平不高,但竟然会买英文报纸看,只拿报纸中间的马经出来,其余就扔掉。他说:“我不懂英文,但有关赌马的内容却滚瓜烂熟、完全明白。你说是否很讽刺!”

他形容自己是“节俭的赌徒”,他说:“儿子与我上街的时候,他们想在汽水机买罐汽水喝,我也不舍得。我自己花多少钱在赌博上都愿意,但竟然不舍得买瓶汽水给儿子。”至今想起来仍觉得实在惭愧。

不但输掉金钱更险赔上性命

1990年,小儿子一岁、大儿子三岁,钟振辉被诊断患上肾病,需要接受洗肾。他透过视频通话向记者展示自己出现多处肿胀的手臂。

他说:“我就是不停地赌博,日夜不间断,没有休息时间,输完钱还要工作,下班又去赌。你看看我的手臂,就是因为肾出现了问题。”

“赌博不但让我输掉金钱,最可怕的是赌博还使我几乎输掉性命。记得我洗肾的时候,大儿子才三岁、小儿子一岁。感恩我仍然还有机会回头,今天能看到他们长大成人,大儿子已结婚还有两名孩子。如果我没有成功戒赌,我就无法见证任何事,也不能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患上肾病后,他不能继续工作,感到很无奈,也变得更“懒散”,喝酒、抽烟、嫖,样样都会。

感激教会朋友不离不弃

明知赌瘾的祸害,但他深陷赌瘾无法自拔,他也曾经多次尝试戒赌都无功而返。幸好,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护守天使在身边。

他说:“住在我们附近的一名基督徒姊妹,看见我这样的情况就很关心我……带我去教会,其实我当时是敷衍的心态,去教会的时候仍是有点抗拒。她经常劝我信耶稣,我心想信耶稣有什么好?如果信耶稣真有这么好,你让耶稣给我换肾,我立刻相信!”

关注赌瘾问题:华人文化背景让人更难开口

有一次,教会邀请一名曾经染上毒瘾的前囚犯分享经历。 “他当时唱出一首歌,我忘记歌名却记得其中的歌词。”

“银也空、金也空,一生仿似梦,追忆思苦痛。”

钟振辉说:“这首歌打动了我。一听就感觉歌词完全是讲我的过去,唱出了我的心声,我就在这困境的当中。我自己十多岁开始工作,这么多年赚来的钱,却输得一干二净!”

就是这一次的经历,令他决心尝试戒掉赌瘾。

“在戒赌的过程中,当然是有心魔,我曾经尝试但最终都失败。但感恩的是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没有离弃我,一直鼓励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钟振辉坦言,戒赌的过程,最重要是取决于身边的朋友。他说:“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身边的这些教会的朋友,他们没有这些不良的坏习惯,与以前的朋友是有分别的。”

“他们都好开心,有正常的生活规律。相反我以前身边的人都是,不是吃喝享乐就是赌钱抽烟。”

他又说,另一个重点,就是好好安排自己的时间。 “根本是‘罪性’的问题。真不明白我以前,为何有这么多时间赌博,每天花这么多时间打麻将。反而现在去教会后,经常都感觉时间不够,相当忙碌。”

他说,最近墨尔本封城的时候,很多人沉迷网上赌博。 “我在家里的后园种瓜、种菜,早上起来可以骑自行车、游泳,时间根本不够!”

他慨叹,对比自己过往的日子,现在的心情已完全不同,“因为不会经常看着时钟,想着赌马什么时候开始。”有一次,墨尔本杯举行期间,“这么多年没赌了,我也走进去看看。却发现现在想买也不知道怎么买了!”

“但这是一件好事,至少不会被它(赌博)捆绑,我得到的是一种自由。”

自己受苦连累他人

最近,维州正举行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皇冠赌场的运作模式及经营操守。但钟振辉认为,问题的症结并不完全在于皇冠集团,而赌徒自己本身亦有责任。

他说:“我想这个问题并非单单是双方面的,是三方面(的责任)。当然如果政府不批准(赌博),你想赌也没法赌。但现今的世代即使政府不批准,人们都有方法赌博,因为有网上赌博。”

他向所有赌博成瘾的人士作出忠告:“赌博并非单纯的是一个人的问题,赌博是会连累到其他人的。”

7 pacific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