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 就 是 …… 愛

LM246_18

神是愛

 

從台灣移民來到澳洲不知不覺已過20年,我陪著孩子,上帝陪著我一起長大。

~因著耶穌,透過祂的眼光,有機會更深刻的領略了東、西方的不同~

記得初信主,有個朋友面對我們那單純的信,笑著說:

你們現在信耶穌了,難道只要信,不用做,就有的吃喝嗎?

面對他的質疑,讓我看見以前的自己……

的確!只要是人,對未來就有許多的憂慮,因為凡在世上一天,就必須面對的真實重擔,但不同的是認識耶穌後,祂讓我們知道,世上的一切乃「取之有道」

記得20多年前剛取得移民資格到澳洲,不到兩個月我老爹和老媽便來探親,陪著他們從布里斯本到悉尼再到墨爾本,整個澳洲的黃金三角繞了一圈,二十幾天的行程真是啞巴領瞎子一路上摸著走過。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到了悉尼的魚市場,看見每一攤上滿滿新鮮的漁貨真是傻了眼,傻的是想吃又說不出口,搞的我老爹都急了,看到大螃蟹一隻竟然不到台幣七十塊,孰可忍孰不可忍一腳把我踢向前,要我去問螃蟹是公的母的。

要命……話已經不會講了,還要擠出公和母兩字,當服務人員問:what do you need?

說時遲那時快,忽然靈光乍現想起廁所的招牌,便指著螃蟹問:This is male or female,服務人員冷漠的回答:All male。心想既然別無選擇,便趕快買了三隻逃離現場。

逃離的原因有二:

第一,為英文太爛,感到無所遁形……

第二,為我們的嘴刁感到羞愧……(吃蟹要吃蟹黃,吃肉最好處女蟳)

在國外,母蟹和小蟹都是法令禁止捕撈並加以保護的。

身為亞洲人的我,面對趕盡殺絕的飲食習慣,我無言以對。

丈夫喜歡釣魚,在台灣苦無魚可以釣,如今來到澳洲又住海邊真是如魚得水,真正去釣才知道在澳洲有許多明規,像什麼魚可以釣,魚要大到幾公分才可以取走等等。丈夫的海釣技術往往只能釣上中小魚,這種尺寸在台灣已屬難得,以前想盡辦法帶回家做紀念,煎也好,炸也好總要慰勞一下自己今日的辛勞,但是信主後便不同,面對這些規定即使沒有人會來抽檢,但是大多數人都願意把他們放回去,這是因為我們相信,既有這樣的規定必有它的美意。當我們願意放下,信實的上帝必帶領我們釣上更大的魚。

初來澳洲在我們這些新移民的眼中,澳洲人實在是屬於懶惰的一群,對於生活的享受,更重於對工作與金錢的追求。政府的稅收也是多賺多交,到手的收入差不太多,因此很多人認為,澳洲人的樂天是因為他們有很好的福利政策,所以無須未雨綢繆。

至於他們寧可放棄加班(雙倍的工資)也不可沒有休假,是因為他們認為,上班是糊口,家庭才是生命的中心。人有別於動物(人有靈性上的享受與追求,動物只求溫飽)。

回想以前,在台灣高度競爭的環境,生活並不容易,反正假日也沒地方去,倒不如加班讓自己覺得更有價值些。

即使來到了澳洲,我也認識好幾位在台灣富甲一方的財主們,就算已離開他們的王國,仍然處心積慮的想另闢戰場(賺錢),其實他們的財富已是很多人幾輩子也賺不到,但仍是憂愁。就算住大房子開大車子但生活上的節儉,更勝於我們……

因為他們擔心坐吃山空。

聖經裡上帝說: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生命不勝飲食麼?身體不勝於衣裳麼?你們看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的多麼?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

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所以現在知道了,澳洲人的這份樂天是因為他們信靠上帝,緊緊抓住祂的應許。

他們只賺他們所當用的,其他留給別人去賺吧……

另一方面,澳洲政府不在乎他們是否擁有傲人的外匯存底,不期待創造經濟奇蹟,他們只在乎人民是否享受他的生活,活出自己的生活樣式。

世界大同是國父的理想(他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這個理想是在天國(是上帝的作為),只是人做不到平等,貧富差距永遠是全世界重要的問題。

但是在澳洲,政府努力於立足點上的平等,不論貧、富同樣享有完備的設施,美麗的公園,乾淨的沙灘,政府在公共設施上的維護與用心真是處處可見。

在稅收上,有錢的財團多繳點稅,平民百姓收入低少付點錢,不論貧富貴賤都擁有身為公民的尊嚴,這點社會制度完全符合聖經中所說:多給多取,少給少取的公義原則。

澳洲人普遍並不富有,但也就是這份處處被滿足的愛,在2011年日本發生海嘯災難,才兩千一百多萬的澳洲人,政府與民間能在一週之內籌措出賑災國裡最高金額,因為滿足才給得出來,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愛回應的是對上帝的感謝。

上帝要我們信靠祂,並不是要每個基督徒消極的什麼都不做,反而是積極的迎向明天,學會「取之有道」因為當我們明白上帝的道而行,便不走冤枉路,更不會在這世界裡四處碰撞……因為祂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必指引我們一切的方向。

記得大女兒雙雙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學校開母姐會邀請父母在教室裡圍成一個圓,聽老師對這新學年的簡介,我抱著小女兒站在外圍陪著其他小朋友,不時看到一位智能障礙的小女孩裡外穿梭,流著口水,步履蹣跚,眼神渙散,有時她會拿別人的東西,有時不小心撞到人,但令我訝異的是其他的小朋友都沒有不悅,他們小心的詢問她是誰,親切的和她說話,協助她拿東西,她也自在地在小孩和大人間走動,到處去抓別人的手,很多母親當她靠近便拍拍自己的大腿,樂意她上來坐一坐,一個小時的聚會很多人始終搞不清楚誰才是她的母親。

但這景象,卻給我很大的震撼與感動,讓我們感受到孩子在澳洲,不是父母的私人財產,而是大家的、國家的,當你愛別人的孩子,是因為別人也同樣愛著你的孩子。

是那沒有階級的愛意,真實體現出主耶穌「愛人如己」的精神。

對於有三個孩子的袋鼠媽媽來說,孩子年幼階段是最艱辛的,往往看著這個,跑了那個,幾次都在他人的幫助下有驚無險的度過。

在澳洲政府尊重人民,人與人彼此相愛。

因著愛,讓我們真實與上帝同在。

6 Zhang lao hu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