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照妖鏡”

LM246_14

不過每次汗顏之際,我都驚懼,骨子裡的那個老我,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死得乾乾淨淨?

小妖之:合理避稅

前些日子要從朋友那裡買一輛二手車,想到去過戶時要交的稅,我那根深蒂固的歪腦筋小聰明又開始耍了起來。我問先生:“哎,你說,我們能不能算作是禮物贈送呢?這樣子沒有買賣交易,就能省稅嘛。當然,結束後我們肯定、必然、一定會付錢的嘛。”他不帶一絲猶豫,立即否定:“不行不行,那就是撒謊。”

我覺得我是在聰明地合理避稅,不依不饒,接著說:“譬如人家就是送的禮物,然後我們再把錢當禮物給他們!”他說:“這就是交易呀,不行。”

我步步緊逼:“那你幹嘛非得把稅交給美國政府啊,他們每年抽掉你那麼多稅,之前還罰過你那麼多,你還樂意給他們奉獻!”他說:“我雖然不喜歡他們,但應該交給他們的還是要交。”

他講完這句話,我腦海裡突然就現出那句聖經裡的話:“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上帝的物當歸給上帝。”(參《馬太福音》22:21)於是,我就收聲了。先生看我不講話了,大概怕太打擊我,開始用緩兵之計,“那你讓我再想一想,看看能不能想通,想好了我再告訴你。”他說完埋頭工作,留我自己開始思想鬥爭。

我自己所謂的“當作禮物”能成立嗎?“事後把錢當作禮物再給朋友”這不是明擺著欺哄3歲小孩子嘛!那些稅是讓人討厭,可是聖經也是教導我們順服掌權者呀……哎,沒等他再跟我說什麼,我蔫蔫地走到他面前說:“你不用再想了,我的提議是錯誤的,我收回,免得你費腦細胞。”他對我呵呵一笑,接著又繼續工作了。

小妖之:不守承諾

再比如說,我們現在全家去的美國教會,每個禮拜天都有幾千人聚會,停車場不夠用,所以牧師就提倡本教會的成員盡量不要把車停在主樓,可以將車位讓給新來的朋友。雖然我們當時也才去了幾個月,先生問我可以嗎,我說行吧,他就填了表格,表示願意今後將車停在離主樓大概5分鐘的青少年活動中心,然後再乘教會的巴士到主樓。這樣一來,我們自己就麻煩了一些。

承諾過後,有兩次下大雨,天又冷,我們的兩個小外孫女(一個5歲,一個2歲半)也跟著我們去教會,一碰到那樣的時候,我心裡就會動搖起來:“哎呀,這麼特殊的情況,我們是不是可以破例一下,就乾脆一直開到主樓算了,走的時候也方便,就這一次不會有什麼大影響吧。”每次先生都投反對票,理由很簡單:“我們填過表了,那就表示我們再也不會停在主樓了。越是下雨,越是冷,就越應該把方便留給新來的朋友啊。”

我心裡做咬牙切齒狀,可是要做一個順服的妻子呢,只好乖乖地聽他的。關鍵是,我知道他總是對的,孩子們能學到他這樣堅持承諾、捨己為人也是大好的事。只不過,我內心那隻“體貼自己”的小妖,又被他照出來,揪出來,拍死了。

後來又有一次,凱凱和我兩個人去教會,他竟然學我的狡猾,說今天Daddy不在,我們就停到主樓吧!我那隻小妖竟然復活了!我順著他的話,在主樓開了一圈,竟然一個車位也沒有找到,只得再開去青少年中心,路上我說:“上帝告訴我們,剛才的主意是錯的,以後不管Daddy在不在,下雨還是天晴,我們再也不停主樓了。”他連連點頭。

堅決清除小妖

我已經習慣了我的“小機靈”“鬼點子”“擦邊球”被他個個擊破;他好似也習慣並且包容了我的狡猾。

不過每次汗顏之際,我都驚懼,骨子裡的那個老我,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死得乾乾淨淨?我要被身邊的這面“照妖鏡”照多少次,才能把我裡面形形色色的小妖怪全都揪出來,就地正法,永不得翻身?以前,我覺得自己雖然算不上大好人,好歹也不是那麼壞,可是自從上帝將這個老實憨厚的美國人帶進我的生命,我已經不知道羞愧過多少次了。

很多很多的小事,他先是讓我覺得他很傻,不接地氣,可接著就會讓我看到自己很壞、很歪。雖然我心裡願意做上帝眼中看為正的事,可一遇到一些看起來好像無傷大雅、無關緊要的事,心裡卻還是沒有明確的準繩;等看到身邊有這麼一個人的行為跟我不一樣,我才驚覺自己曾經以為理所當然正確的,其實是錯誤成了習慣。

上帝希望我們“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而我好像在黑與白中間常常能找出一種灰,然後憑自己的小聰明,將這個灰與自己想要的黑或白無限接近。哎,我真是有罪了。

我真的感謝上帝,不但讓我在讀聖經的時候經常認識到自己的缺乏和不足,祂還在我身邊安放了丈夫這面活生生的“照妖鏡”。

上帝多麼愛我呀!祈願我每日都能有進步,每日都朝著祂的完美與聖潔邁進!

11 Student Pastor12 Central Bapti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