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鄉間正栽秧

LM246_07

 

從千歲台上望下去,千秋坡滿坡田裡都是人,望龍嘴滿坡田裡也是人,爛泥溝滿地的田裡還是人。人來人往,牽牛犁田的,挑肥料撒肥料的,牽繩子散秧子的,多得很,一個村子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出動了,他們都在忙著同一件事情,栽秧。

村頭豬拉河的兩三場桃花水漲過,太陽暖起來,氣溫回升,是大勢栽秧的季節了。

春栽一株苗,秋收千粒子。栽秧打穀,這是川南人家的大事兒。栽秧顯得尤為重要,你不往田裡栽下秧子,秋收時節哪來的穀子打呢?沒得穀子打,家裡鍋頭灶上煮什麼呢?一家人就只有等著肚皮鬧革命了。就是村頭出了名的“李大懶王”李大牛他都知道這個道理,再懶,那一季秧子是要抓緊時節換下幾個工找幾人幫忙栽下去的。餓肚皮的日子不好過啊。

栽秧就是個換工幫忙的活兒,也是大家聯絡感情在一起聚一聚的好事兒。

栽秧單幹是不行的。栽秧那是有一套的技術活兒和下苦力的活兒,等你一個人單幹一件一件地忙完了,怕是秧田裡的秧苗都老黃了,等那時栽出去,是收不到幾顆穀子的。犁田、耙田、下肥料、扯秧苗、挑秧苗、牽秧繩,哪一項一個人單幹都費時費力,得找人幫忙啊。張家李家、東家西家的,一到栽秧時節,就聯繫在一起。今天栽你家,明天栽我家,後天再上他家去,一整個千秋坡,都是團結幫忙的好氣氛,都是農村勞動的大場面,熱鬧喲。

鄉下的熱鬧是少不了山歌的。“大田栽秧排對排,一對秧苗下田來。看見小妹去挑水,問聲情哥來不來?。”栽著栽著,上坡田裡有人郎啊妹的吼上兩聲,下半坡田裡自然就有人搭腔跟腔了。山背面的田裡有人吼上兩嗓子,還沒見著人呢,山前面的田裡就有人搭上腔了。大家都知道,準是那個黃二爺栽秧子出門了。黃二爺是村子裡唱山歌最出名的,不要說在千秋坡這個村子,就是在白合場一帶,那都是數一數二的。前年,白合場口上肖老闆修新樓房賀房子鬧熱屋基,黃二爺硬是給貓橋子的李六爺對唱了一晚的山歌,不重複,見什麼唱什麼,現編現來,把張老闆都唱高興了,一人給了一個大大的紅包。黃二爺在村子裡就是個樂天派,也是一個萬人迷喲。

“黃二爺,下坡來,休息一下吃桿葉子煙,給大家吼幾聲山歌。”黃二爺一聽,把手裡的秧苗丟在一邊,翻身就上了田硬子對直往坡山人堆堆裡跑。唱就唱,黃二爺開口就來,黃二爺突然就啞了聲不唱了。大家一驚,抬頭一看,喲,黃二爺的婆娘正從千秋坡下露頭喊大家回家吃飯呢。這下子安逸了,正對著自己的婆娘唱情歌。大家哈哈哈大笑,笑得黃二爺臉上都紅霞飛了。黃二爺站起來說,大家都不要鬧了,走,回去到我家喝燒酒去。要得,一幫子人就跟著黃二爺到了他家。

栽秧子喝酒,打穀子吃飯。這是鄉下人的老習慣。再說,黃二爺家怕你幾個吃嘛,他二娃子在城里當著大老闆包著好幾個工地呢,你敞開肚皮吃就是。大家當真就敞開肚皮吃呢,幹了大半天的栽秧活兒,肚皮也餓得差不多了。你倆比吃肉,我倆比喝酒,他倆比划拳,你一下我一下地就吃開了。栽秧子就是比個人氣,人氣旺,莊稼旺,一年下來豐收是肯定的了。話又說回來了,現在鄉下人,哪家哪戶怕你吃呢,大家就是圖個熱鬧圖個高興。酒肉一上桌,你一言我一語的,昨天還為田邊地角找水放水的事兒鬧了幾句嘴呢,兩杯酒下肚,啥子事兒都擺談開了,都化解了。你說,栽秧子的這酒這肉,吃起來喝起來多開心多安逸啊。

吃了肉喝了酒,你幫我栽我幫你栽的,沒幾天功夫下來,千秋坡、望龍嘴、爛泥溝,那些田塊,一塊一塊地就栽上了秧,幾場春風春雨飄過,滿山遍野都綠油油的了,看得讓人心喜。

栽秧,那可真是一場辛勞而又快樂的事兒。

栽秧,栽下的是汗水和希望。沒有希望,流下了再多的汗水,日子沒有個盼頭,一家人還能怎麼過喲?

春日陽光裡,又一個栽秧的季節來臨,我卻只能站在城市的邊緣眺望那些栽下希望的地方。多想再看一看那些熱鬧的場面,聽一聽那些永不老去的山歌,但願我們都能盼來自己的收穫。

20 UAC a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