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 就 是 …… 爱

LM246_18

神是爱

 

从台湾移民来到澳洲不知不觉已过20年,我陪着孩子,上帝陪着我一起长大。

~因着耶稣,透过祂的眼光,有机会更深刻的领略了东、西方的不同~

记得初信主,有个朋友面对我们那单纯的信,笑着说:

你们现在信耶稣了,难道只要信,不用做,就有的吃喝吗?

面对他的质疑,让我看见以前的自己……

的确!只要是人,对未来就有许多的忧虑,因为凡在世上一天,就必须面对的真实重担,但不同的是认识耶稣后,祂让我们知道,世上的一切乃「取之有道」

记得20多年前刚取得移民资格到澳洲,不到两个月我老爹和老妈便来探亲,陪着他们从布里斯本到悉尼再到墨尔本,整个澳洲的黄金三角绕了一圈,二十几天的行程真是哑巴领瞎子一路上摸着走过。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到了悉尼的鱼市场,看见每一摊上满满新鲜的渔货真是傻了眼,傻的是想吃又说不出口,搞的我老爹都急了,看到大螃蟹一只竟然不到台币七十块,孰可忍孰不可忍一脚把我踢向前,要我去问螃蟹是公的母的。

要命……话已经不会讲了,还要挤出公和母两字,当服务人员问:what do you need?

说时迟那时快,忽然灵光乍现想起厕所的招牌,便指着螃蟹问:This is male or female,服务人员冷漠的回答:All male。心想既然别无选择,便赶快买了三只逃离现场。

逃离的原因有二:

第一,为英文太烂,感到无所遁形……

第二,为我们的嘴刁感到羞愧……(吃蟹要吃蟹黄,吃肉最好处女蟳)

在国外,母蟹和小蟹都是法令禁止捕捞并加以保护的。

身为亚洲人的我,面对赶尽杀绝的饮食习惯,我无言以对。

丈夫喜欢钓鱼,在台湾苦无鱼可以钓,如今来到澳洲又住海边真是如鱼得水,真正去钓才知道在澳洲有许多明规,像什么鱼可以钓,鱼要大到几公分才可以取走等等。丈夫的海钓技术往往只能钓上中小鱼,这种尺寸在台湾已属难得,以前想尽办法带回家做纪念,煎也好,炸也好总要慰劳一下自己今日的辛劳,但是信主后便不同,面对这些规定即使没有人会来抽检,但是大多数人都愿意把他们放回去,这是因为我们相信,既有这样的规定必有它的美意。当我们愿意放下,信实的上帝必带领我们钓上更大的鱼。

初来澳洲在我们这些新移民的眼中,澳洲人实在是属于懒惰的一群,对于生活的享受,更重于对工作与金钱的追求。政府的税收也是多赚多交,到手的收入差不太多,因此很多人认为,澳洲人的乐天是因为他们有很好的福利政策,所以无须未雨绸缪。

至于他们宁可放弃加班(双倍的工资)也不可没有休假,是因为他们认为,上班是糊口,家庭才是生命的中心。人有别于动物(人有灵性上的享受与追求,动物只求温饱)。

回想以前,在台湾高度竞争的环境,生活并不容易,反正假日也没地方去,倒不如加班让自己觉得更有价值些。

即使来到了澳洲,我也认识好几位在台湾富甲一方的财主们,就算已离开他们的王国,仍然处心积虑的想另辟战场(赚钱),其实他们的财富已是很多人几辈子也赚不到,但仍是忧愁。就算住大房子开大车子但生活上的节俭,更胜于我们……

因为他们担心坐吃山空。

圣经里上帝说: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饮食么?身体不胜于衣裳么?你们看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的多么?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

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所以现在知道了,澳洲人的这份乐天是因为他们信靠上帝,紧紧抓住祂的应许。

他们只赚他们所当用的,其他留给别人去赚吧……

另一方面,澳洲政府不在乎他们是否拥有傲人的外汇存底,不期待创造经济奇迹,他们只在乎人民是否享受他的生活,活出自己的生活样式。

世界大同是国父的理想(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这个理想是在天国(是上帝的作为),只是人做不到平等,贫富差距永远是全世界重要的问题。

但是在澳洲,政府努力于立足点上的平等,不论贫、富同样享有完备的设施,美丽的公园,干净的沙滩,政府在公共设施上的维护与用心真是处处可见。

在税收上,有钱的财团多缴点税,平民百姓收入低少付点钱,不论贫富贵贱都拥有身为公民的尊严,这点社会制度完全符合圣经中所说:多给多取,少给少取的公义原则。

澳洲人普遍并不富有,但也就是这份处处被满足的爱,在2011年日本发生海啸灾难,才两千一百多万的澳洲人,政府与民间能在一周之内筹措出赈灾国里最高金额,因为满足才给得出来,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爱回应的是对上帝的感谢。

上帝要我们信靠祂,并不是要每个基督徒消极的什么都不做,反而是积极的迎向明天,学会「取之有道」因为当我们明白上帝的道而行,便不走冤枉路,更不会在这世界里四处碰撞……因为祂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必指引我们一切的方向。

记得大女儿双双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开母姐会邀请父母在教室里围成一个圆,听老师对这新学年的简介,我抱着小女儿站在外围陪着其他小朋友,不时看到一位智能障碍的小女孩里外穿梭,流着口水,步履蹒跚,眼神涣散,有时她会拿别人的东西,有时不小心撞到人,但令我讶异的是其他的小朋友都没有不悦,他们小心的询问她是谁,亲切的和她说话,协助她拿东西,她也自在地在小孩和大人间走动,到处去抓别人的手,很多母亲当她靠近便拍拍自己的大腿,乐意她上来坐一坐,一个小时的聚会很多人始终搞不清楚谁才是她的母亲。

但这景象,却给我很大的震撼与感动,让我们感受到孩子在澳洲,不是父母的私人财产,而是大家的、国家的,当你爱别人的孩子,是因为别人也同样爱着你的孩子。

是那没有阶级的爱意,真实体现出主耶稣「爱人如己」的精神。

对于有三个孩子的袋鼠妈妈来说,孩子年幼阶段是最艰辛的,往往看着这个,跑了那个,几次都在他人的帮助下有惊无险的度过。

在澳洲政府尊重人民,人与人彼此相爱。

因着爱,让我们真实与上帝同在。

6 Zhang lao hui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