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雖悖逆,祂仍引領我

LM247_14

我雖然在16歲時就已受洗,但在之後近10年間,只有自己知道,其實我並沒有放下心中的恨。

1

記得早些年,有人問我:“你家裡是有人生病了嗎?”

我說:“沒有啊。”

又問:“你爸媽也信嗎?”

我說:“不是。”

再問:“小小年紀,你為什麼信耶穌?”

我反問:“難道信耶穌非要家裡有人生病才可以嗎?”

因為外婆和大姨家信耶穌,所以在我小學時就知道有耶穌的存在。我也在小伙伴家中,看到過耶穌畫像,小伙伴告訴我,耶穌愛每一個孩子。但那也只是他們所信的,跟我絲毫沒有關係。

念初一時,我和姐姐下晚自習走夜路回家。我每走兩步就要回頭看一眼。姐姐看我害怕,就跟我講耶穌的事蹟,講信徒的見證。到家後,我問姐姐:“怎麼我不怕了?”姐姐回答:“因為我們在講耶穌啊!”那些日子,我漸漸對耶穌有了喜歡的感覺,因為他讓我不怕黑。

姐姐們對耶穌的認識畢竟有限,因此我開始想要讀聖經,因為我覺得這樣我就不害怕了。大姨把她的聖經給了我,是我的第一本聖經,也是目前為止我在上面批註筆記最多的一本。

那時,姨除了周日的聚會,週間也有,只要她去聚會,我也會跟著去;姨父週六清晨有個禱告會,我也屁顛屁顛地尾隨過去。通過讀聖經、聚會、詩歌,我開始慢慢了解耶穌。後來,我得知周六下午在大姨家附近有主日學,我又開始去參加。

主日學老師不僅要求我們讀聖經,也會著重培養我們的品格,還教我們舞蹈。我愛上了主日學,因為在那裡,我的心很舒服。

2

就在此時,我爸媽的關係終於如一根弦,“啪”的一聲斷了,彈得我傷痕累累。

當時十幾歲的我,真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要承受這些痛苦?為什麼我的童年不能像姐姐們那樣快樂?為什麼我的家庭不能和她們的一樣幸福溫暖?為什麼我一直想要維持的,終究無濟於事?我內心有無數個“為什麼”……

當我讀到約瑟的故事時,我發現,原來上帝早已預備,他早已將他的話存在我心裡,使我可以面對這一切。可我那時年少,對上帝的認識仍舊很淺顯。

在無數次爭吵後,母親選擇了不辭而別,這給父親的內心帶來重創,而與父親共同承受傷痛的人,無疑只有我。

接著,我最怕的事還是發生了。在我受洗沒多久,家人得知我信耶穌。我擅自奉獻金錢,更是讓家人對我恨鐵不成鋼。因著母親離開,我被禁止去大姨家,家人不准我信耶穌。

當時我內心火熱,並且謹記主耶穌的話:“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馬太福音》10:32)教會長輩跟我說,有人因為信耶穌,被家人反對,吊起來打。我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在家人嚴厲反對下,我開始用言語反抗,父親給了我一拳。那一拳,讓我看清世間冰冷,內心徹底絕望。我就如籠中鳥,每個暑假獨自待在家裡,把自己包裹起來,不願和外界接觸。雖然我也參加教會聚會,但內心卻沒走出來。

高一時,我的生活費大減,原因是家人誤以為我偷偷給母親錢;可解釋無用,沒人相信我!這些處境讓我覺得,活著真的一點意思都沒有。我認為如果沒有我,父母就會幸福,就不會有牽絆。因此,我想自殺,還寫了遺書。後來有人告訴我,信耶穌不能自殺,我只好放棄。

我也曾想棄學去掙錢,不想過要錢要不到的日子。一個寒風凜冽的陰天,我在離家的路上,一邊走一邊哭著給主日學老師打電話,而上帝透過老師安慰了我。

LM247_15a

3

上帝雖然讓我經歷原生家庭的破裂,但他卻讓我有了比原生家庭更好的家。

“我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必收留我。”(《詩篇》27:10)這句話在那些年裡,成為我內心深處的安慰。

主日學老師陪伴我10年,她是我屬靈的母親,私下我對她常以媽相稱。從初一開始,我就住在她家,這顛覆了我對家的認知。因為有信仰,家人的言語都是柔和的,大嗓門的我,起初確實有點彆扭。那時我覺得有信仰的家真好啊!

在這個家裡,我感受到別樣的溫暖。我被老師和她丈夫,還有爺爺奶奶無條件接納。他們從未把我當外人,我成了這家的一分子。

高中時的我,表面溫順,其實內心猶如脫韁的野馬:參加夏令營,能跟別人鬧矛盾;問題回答不上,可以趴著哭半天;別人說我一句不好,臉瞬間拉下來;在學校和同桌不和睦……孤僻性格讓我不合群。

這讓主日學老師非常揪心,經常陪我聊天到凌晨。我把她氣哭了好多次。她流淚為我禁食禱告,以至於跟我說:“我們除了耶穌,沒有關係,你可以不認我,但不可以不認耶穌。”我卻在心裡跟主日學老師反目成仇。當時我任由自己奇怪的性格,不能體會做母親的心意,反而悖逆走自己的路。主日學老師用她的行為告訴我:愛,就是捨己——如果沒有耶穌,我怎會被收留? !

4

進入大學後,我順利地找到了教會,內心卻並不積極。軍訓結束後,出於好奇,我去了一次週五的小組。大學生活並不如願,我一門心思撲在學習上,想通過學習改變自己,覺得去聚會有點浪費時間。

但上帝卻為我預備了鄰校的一位姐姐,每個週五和周日前一晚,她都發短信喊我去聚會。那姐姐特別溫柔,每次我都特別不好意思拒絕她的邀請。隨後的半年,我每個週日都去聚會。

後來,那位姐姐去別的地方求學了,我暗自竊喜,這下可沒人喊我了。可竟然又來了一位鄰校的姐姐,她不認識去小組的路,我得負責帶她去。之後就變成她每次喊我同去,如果我不去,她就會跟我說很多。我真是怕她了,也就只能去聚會。

就這樣,我竟然養成了聚會的習慣,不去反倒覺得彆扭。在教會中,我也體會到了大家的包容,上帝藉著人來愛我。LM247_15b

在外的日子,我常一個人走路,我會和上帝說說話,就不覺得孤獨。大三那年,有一個晚上,從圖書館回宿舍,我抬起頭,看見璀璨星空,我低頭禱告上帝:“主啊,我好想有人在學習上幫助我。”

第二天,一陌生姑娘坐在我對面。我本能地有些敵意,環顧四周,那麼多空位置,為什麼跟我擠一張桌子?到了飯點,那姑娘背著個空包走了,把書留在了桌上。最過分的是,還留下了一張紙條,寫著:“座位使用時間,謝謝合作”。

那天閉館後,我心中火大:明明是我先坐在那的,憑什麼座位是她的!但上帝讓我想起了昨晚的禱告,一時驚醒夢中人。第二天,我與那姑娘便相逢一笑泯恩仇了。也正是她,填充了我整個大學生活。我們一起看書的日子,讓我有了夢想;一起吃飯的日子,幫我改掉了很多壞毛病,比如吃飯吧唧嘴。我雖然獨自在外,但我的上帝是與我同在的。

5

上帝說,他要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參《瑪拉基書》4:6)我一直不能消化這句話,也不懂具體的行為是怎樣的。

疫情期間,我經歷了人生的第二次低谷。大半年來,上帝帶我回到他裡面,他的愛充滿我的心。我雖悖逆,他仍舊引領我;我雖忘記約定,他卻是守約的上帝。

我忽然驚訝地發現,我心中對父母那難以言說的恨沒有了。此前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恨人,因為恨人如殺人(參《約翰一書》3:15),卻在行動上屢次失敗。

如今,我願意花時間陪他們聊天,從幾個月一通電話,到每週一次;從漠不關心,到真心牽掛;從排斥和封閉,到開放和接納。很多事,我無能為力,但當我願意來到上帝面前,一切都悄悄地被改變了。其實,不是我來找上帝,而是上帝在找我,等我每天跟他說話,等我回到他裡面,使我享受在他裡面的喜樂平安。是他的愛激勵我,改變了我的心。

11 Student Pastor12 Central Bapti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