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離破碎的親情,我要如何擁抱?

LM247_12

我還有家嗎?以後真要如陌路人了嗎?

“上帝啊,求你拯救他們,求你幫助我的家人。”

終於,我抑制不住內心的傷痛,趴在辦公桌上大哭起來。此刻的我,終於體會到什麼是“愛就要付出流淚禱告的代價”。信主5年來,我第一次迫切地為家人能認識上帝禱告。

此時,我流著淚哽咽著:“我當如何愛你?”

消逝的親情

小時候,我最崇拜的人只有我哥,也最想親近他。

聽媽媽講,我很小的時候不管去哪,我哥都會牽著我的手,我都會跟著他。他一直都“妹妹、妹妹”地叫著我。哪怕在他開始上學的那一天,我哭著喊著也要跟著去,最後沒法,只能把4歲的我也送到了幼兒園。

我的整個童年,都有哥哥的陪伴和愛護,直到他小學畢業。在他上初中之後,他好像一夜間就變得人高馬大起來,連性情都變了。

有一段時間,我經常晚上跑到網吧去找他回家,有時要找好幾家才能找到。有時,我還會欺騙媽媽,說哥哥不在網吧。

也是那個時候,我認識了街頭的幾個小混混,也許我根本不入他們的眼,也許我家就在街上,他們從沒欺負過我,或調侃過我。去網吧遇見他們,他們也會幫我叫我哥。慢慢地,我再也沒聽到過他叫我“妹妹”,也很少再看到他的笑臉;而我,逐漸地開始怕他了。

初中結束,高中畢業,直到大學,我覺得哥哥好遙遠,好陌生。他就像一座冰山,話極少,表情極嚴肅。漸漸地,家裡也越來越冷清,家人都不會主動地表達自己的情感,更多的是命令、責備和要求,而幾乎從未有過鼓勵、安慰和擁抱。

直到我想逃離,逃離小鎮,逃離這個家。

慢慢地,我也越來越封閉自己,開始獨來獨往,冷淡孤僻。雖然心裡知道,我們都關心彼此,但要命的面子和自尊卻使我們越來越遠。

上大學報志願,我毅然決然地選擇離開家,到了南京。

不久,我信主了。

走出安全區

信主後我才發現,原來我們家很缺少愛,我們渴望被愛卻都不敢說出口。我是那麼渴望得到鼓勵、得到擁抱,那麼渴望與教會的弟兄姐妹相愛,可我卻已經不會愛、不會表達,更不敢親近他們。我就像站在一個四周封閉的玻璃房裡,我們彼此能看見對方,卻被玻璃阻隔著。而我,手裡緊緊攥著一把錘子,只要我用力敲碎就可以出去,他們也可以進來。可我一直攥著,猶豫著,不敢去敲。外面的人著急地看著我,喊著我的名字,可我卻遲遲下不了手。

後來,外面開始有人離開,我就慌了。我著急地用力一敲,玻璃牆碎了。外面的人擁抱我,接納我,陪伴我,為我禱告。

在教會中,我開始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地跟大家相處,一點一點地敞開自己。遇到傷害時,就趕緊回頭找我的玻璃牆,渴望回到安全區,卻發現——它已經碎了。

我只能跪下禱告。聖經中的一句話使我深受安慰:“他醫好傷心的人,裹好他們的傷處。”(《詩篇》147:3)慢慢地,我心中有了平安。“愛里沒有懼怕”(參《約翰一書》4:18),當體會到耶穌基督流血犧牲的愛時,我開始學習主動付出愛。當我在生活中經歷到上帝真實的帶領與恩惠時,不由得發出和詩人一樣的感嘆:“我拿什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詩篇》116:12)

為家人禱告

信主5年來,我一度幽暗破碎的心漸漸得到修復,取而代之的是一顆新心。家人也因我的改變,從最初堅決反對我的信仰,到後來允許我信主,直到現在尊重我的信仰。

我每日飽嚐上帝的慈愛,感恩讚美。但我也越來越看到,我家支離破碎的親情,哥哥、姐姐不幸的婚姻帶來極大的愁苦,父母也陷入極深的憂慮和疲憊中。三個孩子,各處一方,一年從未打過電話,從未彼此關懷問候過。

媽媽和我說:“你多關心下你的哥哥姐姐,不要變得像陌生人”。這時,我才發現,我已經找不到姐姐的電話了。曾經,我無聲地抱怨過,從不敢奢望三個人能在一起歡聲笑語地聊天,從不想哪一天哥哥會再叫我一聲妹妹,從不敢想我們一家人還能聚在一起分享各自的喜和悲。每次看到室友和姐姐開心地暢談,都會覺得無比羨慕;每次室友的哥哥或弟弟來到家裡做客,看到他們在一起流露出的親情,我就不忍挪開視線,心裡更是充滿酸楚。

我對自己的哥哥、姐姐不敢有任何奢求,一切只能在心裡偷偷地幻想。終於,在哥哥匆匆回到家,僅短暫停留,又匆匆離開後,我心中一切的堅忍頃刻崩塌。我問他:“你怎麼這麼狠心?”他以沉默回應我。我童年時心中的英雄不見了,親密的姐姐不見了,他們心中只有生活的重擔。

一個週六,我獨自在辦公室加班,抑制不住內心的傷痛,趴在桌上痛哭:“上帝啊,我們家怎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我還有家嗎?以後真要如陌路人了嗎?我當如何愛他們?要怎樣才能改變?”

我內心深處渴望親近他們,卻又不敢,也不知從何開始。在教會中,我可以很自然地親近每一位弟兄姐妹,關懷對方,一起禱告,可在家人面前,一切似乎都變得很難。

我只能迫切地求上帝親自動工,求他當初怎麼愛我,使我走出自己的安全區,現在也如何愛我的家人,讓他們深深地被上帝的愛所觸摸,我們才能彼此相愛。

“哦,我的上帝啊,我如此需要你,面對我破碎的家庭,我無能為力,只能求你幫助我,幫助我的家人。我愛他們,巴不得他們都能認識你,巴不得全家都來服侍你。可我無能為力,求你告訴我,我當如何愛他們?求你在我家施行拯救,求你把愛放到他們心裡。”

我不知這個禱告何時會得到回應,可我深知,他們迴轉來認識上帝的日期雖然不在我的手裡,但先以行動去愛我的哥哥和姐姐,是最好的開始!

20 UAC ad21 xi nan q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