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雷阵雨

LM247_10

西边的天空一朵乌云,东边的天空乌云滚滚,太阳转眼就不见了,一两声惊雷响动,雨是说来就来了,越下越大,能冲沟冲溪。坝子里晒着的庄稼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抢雷阵雨了。屋里洗衣服的,屋檐下剥玉米的,田坎上收黄豆的,田里打谷子的,赶紧往晒坝里跑,跑得脚板翻。你拿扫帚,我挑箩筐,他拿薄膜,扫的扫,推的推,盖的盖,忙了个满头是汗一身是灰,总算把粮食收拢盖上免遭雨水浸泡冲涮。冲跑了可惜,浸泡了也不行。雨水浸泡了粮食,那就惨了,要嘛生芽,要嘛发霉,要嘛就烂了,眼看着一季的庄稼就要归仓,再来这么一下,心里就凉了慌了。娃儿要读书,老人要看病,亲戚要上门,一年到头就盼着庄稼地里有个好收成,猪呀鸡呀鸭的牲口才能喂大,才能抬着背着挑着到乡场上卖个好价钱,家里才有指望。这一看来,雷阵雨确实得抢。

西山戴帽帽,雷阵雨说到就到。西山是村子西边最高的山。那山顶山尖云呀雾呀太阳光的变化,就是村子里的晴雨表。早晨起来,村子里的人习惯看看西山顶上的动静。山顶上有云或是雾,一天要嘛是阴要嘛就是雨,反正没有个好天气。西山云,愁伤人。夏秋季节就更灵见了。天热天闷,西山顶上有云,那就必有雨了。西山顶上云乌黑乌黑的,就得赶紧抢收晒坝里的庄稼。秋收秋收,一年忙收。春种夏管,秋天正是收获的关键时候。玉米要晒,谷子要晒,干豇豆干辣椒要晒,晒干了好收拾进仓,贮存一两年的,没问题,好着呢。要是没晒干,放进仓里,那就悬了。说不定来年还得翻仓倒柜的再晒一回,那多麻烦呀。

晒庄稼的季节,那也是雷阵雨多发的季节,与雷阵雨抢太阳,所以村里人才取了个好名字,抢雷阵雨。

太阳落在乌云口,半夜听水吼。西山一朵云,带伞出家门。天边起了晚霞斑,明天晒得脚板翻。村子里关于看天气的俗语很多,能走路的娃有时都能来上两句。没办法,种庄稼就是给老天爷牙缝里要饭吃的事儿。你不懂点气候规律不懂四时八节,那是种不好庄稼的。村子里最懂气候能看天色的,当数村子西头的刘三爷。刘三爷在村子口的私塾里读过两年书,虽然成绩不怎么样,还经常被先生用教鞭把屁股打得啪啪响,但就是把那些农谚俗语背得溜溜熟,看天气,在行。什么时候整地下种子,什么时候栽秧子,什么时候打谷子,什么时候下雷阵雨,刘三爷在村子口溜两圈就能看个道道来。云起了,要准备抢雷阵雨哟。大家一听,神经就紧张起来了。刘三爷家晒庄稼,从来就没被雷阵雨打湿过。这话也说得太绝对了。有一年,刘三爷参加后山张大才嫁女喝喜酒,主人家热情,客人也高兴,喝醉了。西山顶刚起乌云,就有人问刘三爷,要把庄稼收拢盖起不?刘三爷一个劲儿地摇头。结果,雷阵雨转背就下起来了,搞得一个村子里的人都手忙脚乱的。大家才知道,刘三爷呀,是真喝高了,连自己家的庄稼都没顾上。

秋收大忙,忙在收,忙在晒。晒庄稼,那就是给雷阵雨抢时间。村里人说,夏秋时节的雷阵雨,有时比后娘的脸还变得快,说翻就翻,说到就到。你看到东边还是大太阳呢,西边一朵乌云起,一碗饭的功夫,雨点子就大颗大颗地下起来了。等你刚放下饭碗,忙紧忙火地把晒坝里的庄稼收拢盖好,哟喂,雨又不下了,太阳光火辣辣地照着。有时你看着满天都是乌云,想着晒庄稼是晒不成了,那就抽空去赶趟乡场会会朋友再吃碗豆花饭回来。等刚走到半路上,一天的乌云都散了,天空清光渺渺的,一朵云渣渣都没有,太阳当空照呀,正是晒庄稼的好时候。村子里经常有人开玩笑说,那夏秋时节的雷阵雨,就是招着你玩儿招着你戏耍的。就是刘三爷那么懂天气的人,也有失算的时候。一切只是规律和经验,不可能真有人能把天摸透摸准了。 LM247_11

抢雷阵雨也是好事儿啊。乌云一起,全村出动,大家帮忙,比过年过节还热闹,形同打仗。收谷子的收谷子,推玉米的推玉米,背辣椒的背辣椒,一个大晒坝里,没有讲哪家是哪家的,先收来装起收来盖起再说。一堆一背一箩筐地收起,收乱了也好认也好找。要真是收乱了,多一瓢少一碗的,哪个还讲究你那些哟。丰收时节,乡间晒坝里,玉米黄豆谷子的,到处都是。晒坝里,屋檐下,堂屋角落,粮食堆得连人过路过脚都找不到踩处。要是城里有亲戚来了,那白面细腰的样儿,送你几背筐,说不定还压得你娃大张口。收庄稼的时候,乡下人那耿直劲儿更是没得说,要辣椒你抓就是,要吃新米打一口袋给你提起,要吃玉米粑上坡地里扳几个,石磨子上推着煮了蒸了就成。都是自己地里出产的,还能吃得穷?乡间有俗语,吃不穷,穿不穷,不会计划一生穷。

一场雷阵雨抢下来,大家上气不接下气,累了困了,一起坐在屋檐下拉家常,那是另一种团聚。今年,你家的谷子品种选对了没?张二喜家的辣椒栽对路了,又大又红,辣劲还足,能卖个好价钱。李老五家的猪儿呀,这一季下来能猛长,那玉米就收了两大车,饲料足,牲口就能成气候。烟子叶大家抽起,茶浓浓的泡起,下的下六子棋,玩的玩扑克,还有像棋子拍得啪啪响。大家正在兴头上,哪个管你天气热不热雷阵雨下不下,热闹了再说。乡下人就这脾气,能聚在一起就是高兴的事儿,天塌下来了,有西山有高人顶着,不急不慌嘛。

抢雷阵雨,那是乡间丰收季节的一道景,虽然累,但快乐着。收庄稼,有粮食,见希望,这事儿,苦点累点,那也是高兴的事儿。

抢雷阵雨,那是乡间的另一种生活记忆。

季节在变,有些记忆是永远难变的。

15 Tai Fu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