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聽穀雨聲

LM249_20

 

雨落在窗上,細細密密,心裡知道,時節已進入穀雨。

穀雨是農曆二十四節氣的第六個節氣,也是春季最後一個節氣,大約為每年4月19日~21日。穀雨,取自“雨生百穀”之意。此時,降雨及時而且雨量充足,穀類作物能夠茁壯生長。穀雨節氣就有這樣的涵義。俗語云:清明斷雪,穀雨斷霜。古詩有“楊花落盡子規啼”的句字。穀雨時節,時至暮春,柳絮飛落,杜鵑夜啼,牡丹吐蕊,櫻桃紅熟。春天是說走就要走了。

春雨貴如油。穀雨時節,正是田間秧苗初插,農作物新種,最需要雨水的滋潤的時候。此時,農村田間地頭,忙著春播春種春管的場面隨處可見。天氣溫和,雨水增多,對農業生產可是大好事兒。穀雨前後,種瓜種豆。此刻不忙更待何時?穀雨天氣,是早稻插秧和冬小麥、春玉米等作物田間管理的大好季節,要適時插好早稻,搶晴播種春玉米,同時要防止小麥、油菜等越冬農作物病害。番茄、黃瓜、大白菜等農作物,要澆暗水覆蓋地膜,促進生長,要做好病蟲害防治。果樹要進行根外追肥,加強土壤管理,促進早掛果。畜牧牲口要抓好春季繁殖和防病免疫。一寸光陰一寸金。人誤地一季,地誤人一年。這些可都不是小事兒,時機萬不可失,抓緊幹活兒。

春雨滋潤禾苗壯。記得年少時有一首兒哥:滴答、滴答,下雨啦。小草說:我要發芽,豌豆說:我要結莢。果樹說:我要開花 ……春雨滋潤天地萬物,是春天的美麗使者。那些沉睡了一冬的麥苗,那些金黃色的油菜花,那些隨風柔擺的細柳,哪一樣不是春雨孕育的精靈。滿山遍野的桃花、杏花、梨花,或許,此時已是“花褪殘紅青杏了”,春雨的及時來到,就是病秧秧的老樹已有了重生的希望。

曾幾何時,春天那些柔密如絲的雨,在文人墨客筆下,那是愁人的。連綿不絕的陰雨,拂不去,趕不走,使人愁腸百結,身心皆沉。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天呀,一輩子都給這雨糾纏不休了。連那個曾經豪氣沖天愛民如子的蘇軾也說:傷心枕上三更雨,點滴霖霪;點滴霖霪,愁損北人、不慣起來聽!然而,俗語卻說:清明要明,穀雨要淋。穀雨就得下乾,若有雨,對於莊稼人,該是多大的喜事!酥酥的春雨,連連綿綿,如絲,如芒,如線,悄無聲息滋潤著大地,滋潤著簡單的人生和厚重的理想。這種感覺,那些只會在書本上的字裡行間行走或挑燈夜戰,一生只會讀幾本聖賢書的老朽,沒有親手下地種過莊稼的人,沒有苦苦盼望過耕作和收穫的人,那是永遠也無法真正體會到的。

古書云:穀雨,三月中,自雨水後,土膏脈動,今又雨其穀於水也。春雨是春姑娘手執金樽潑灑的玉液瓊漿,是每一粒生命的甘露。沒有春雨霏霏,哪有春種一粒粟,秋收萬棵籽?那些在穀雨的雨裡萌發的希望,直接生長於生活的底紋,質樸殷實。小雨在下,微風在飄。田野裡,有老農戴著斗笠,披著塑料布,在田埂上走,一步一滑的,這邊看看,那邊望望,臉上堆滿了收成和生活的美好。鄉下人的日子,總是沿著二十四節氣在田間地頭輪迴。清明早,小滿遲,穀雨立夏正相宜。於是,很多種子,在穀雨的雨後萌發,大步地走向田野、山岡;很多的秧苗,在穀雨的雨裡,洗出逼眼的綠色;也有很多的心,在穀雨的雨裡,生發出蔥蔥籠籠的希望和生機。

同往年一樣,今年的春天,似乎在不經意間就快要從身邊溜走了。過完春節後,開始是幾場春雪飄然而至,接著又是長時間的陰雨連綿,桃李爭相怒放,杜鵑漫山競妍的景象實在來得太遲。這就是川南丘陵山區的氣候特點,季節在雨中總會慢半拍地到來。蓓蕾需要陽光雨露才能綻開花朵,可今年早春的陽光總是那樣吝嗇,大部分時間被寒冷包圍著,像過著冬天一般。穀雨時節,回到老家鄉下,在後山上尋找了大半天,始終沒有尋找到一枝盛開的杜鵑花。在這個春天裡,花兒似乎離我們是那樣遙遠,想摘上甚至看見一朵花兒真不是那麼容易。我不知道,這季節,是不是被那些故弄風騷肆意撒播離愁別緒的文人墨客給寫壞了,寫得這春天好像如同自己的心情被雨水漂白了一樣,淡而無味。流水、落花,在哪兒呢?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罷了,一切都罷了。

傳說,上古洪荒時代,黃帝的史官倉頡,初創文字,結束了結繩記事,開創了人類文明的新紀元。天上感念倉頡造字之功,下了一場黃澄澄的穀子雨。後人便將此日確定為穀雨節。啊,啊,一切都能感天動地,難道還感動不了那些小小的情緒嗎?

此時穀雨,只是季節裡的一個節或結。就讓一切都結了吧,收拾好心情,順著微風細雨,出發,收穫明天、夢想和未來,多好啊。

穀雨,只是一場順著時令到來的雨。

6 Zhang lao hu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