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越過中年的鹽鹼地,在溪水邊結果實

LM249_14被訪者:阿以

職業:大學教師

年齡:49歲

生如雲霧,窄路盡頭的寬闊

我出生在20世紀70年代,結婚前一路唸書念過來,直到將近40歲才結婚生子。在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先生不幸患胃癌去世。那幾年,我經歷了好幾次生離死別,讓我不得不思考死亡,人生何其短暫,誰也不能預知明天會如何。

我算是比較乖覺的人,經歷了這些變故,就乖乖待在教會,不東跑西跑,也不回頭想,就一直往前走。

當我的家庭失去支柱和依靠的時候,我才開始認真對待信仰。這也許是出於一種求生本能,知道必須要信靠上帝,如果只是懷疑、抱怨,路就會越走越窄。而這一路上我深深經歷到上帝的憐憫和信實。

教育的目標之一是能接納不成功

目前我的生活比較簡單,主要以孩子的教育和工作為主。我的工作很大一部分可以在家完成,除了每週共學的時間,我都會和女兒在同一個房間,她學習,我工作。

因為是一個人帶孩子,又走了一條不一樣的求學之路,所以經常面臨各種挑戰。最大的壓力就是,在孩子身上看不見合乎期望的效果。對她的一些問題,我也束手無策,比如玩手機。畢竟她有自由意志,我又不能激怒她,否則她會拒絕交流。無論如何,關係總是第一位的。

而這種一對一的關係,其實對我倆都有很大挑戰。感恩的是,我們的關係一直還不錯,她遇到事情願意和我分享,包括她感興趣的寫作問題,也會和我一起探討。

我們每天會在固定時間一起讀聖經,有時也會在飯後共讀一本好書,這種愉悅感多少會抵消一些流行文化對她的吸引。

雖然看起來是我在教養孩子,其實我同樣也在不斷地學習和成長。

我們走的是一條新路,也許正因如此,才特別需要看見一個成功案例。我自己在求學方面經歷的挫敗比較多,也許上帝就藉此提醒我,沒有一種教育是絕對成功的,我們都無法完全達到所謂應該達到的樣子,教育的一個目標就是能接納不成功。

我們常常會羨慕別人家的孩子,彷彿那就是榜樣。其實我們需要格外自我提醒:到底當羨慕什麼?想當初,我女兒10個月大的時候,我們禱告,她會跟著喊“阿們”;再大一點,她就會背一些聖經經文。我們作為家長就很喜歡,但實際上,我們求的更是自己的榮耀。

有時候看見孩子的問題,會特別焦慮著急,甚至灰心。如果是別人指出她的毛病,就更緊張,甚至失去理性判斷,失去耐心和信心。其實在不知不覺間,自己就扮演了拯救者的角色。而上帝對我的破碎,就是讓我看見自己的無能為力,深知只能做好自己,不要去改變別人,至少要保證自己不至於崩潰。因為我一直對自己的健康問題比較焦慮,這兩年身體也會出現不適。很多時候我都在考慮:先把命保下來,畢竟還要把孩子養大。這個念頭就像一根線,拉我回去禱告。

魚和熊掌之間,不能忘記的初衷

我一直在反复思考,我的目標是什麼?出發點是什麼?難道只是為了孩子的好行為和好成績?都不是。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把她帶到上帝面前,這是不能忘記的初衷。只有這一個是最主要的,其餘的,抓不住的就先放棄吧!

作為家長,我也隨時被磨煉,被教育。想讓孩子走一條信仰的道路,又不想放棄那些在俗世中的目標,很難兩全。其實最難的還是孩子的生命成長,需要靠著上帝的恩典。

我常常在想,上帝把這個孩子託付給我,他希望她首先具備的是什麼?我可以確定的是,我們正在走的這條路是合上帝心意的,或許走路姿勢歪歪扭扭,但方向是對的。更何況,還有一些寶貴的同路人,大家彼此陪伴,一同前行。所謂中年危機,可能就是意識到可支配的時間越來越不確定,人生在走下坡路,時間的流逝會帶來強烈的不確定感。唯一的方法就是投奔上帝,雖然我們的年數有限,但上帝的年數無窮無盡;雖然我們常常挫敗,但有上帝,就不至於絕望。

LM249_15被訪者:心鏡

職業:心理諮詢師

年齡:59

腳踏荊棘,向死而生

我出生於蘇北。說起我與主耶穌的第一次相遇,還是在醫院的病房裡。

那時,我剛出生的兒子有嚴重的顱內出血,已經被醫生宣判死刑。但藉著母親和教會朋友們的迫切禱告,兒子的情況一天天好轉。親自見證神蹟的我也慢慢和上帝建立了關係。

等兒子大了一些,我就經常帶他一起聚會。那時我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兒子身上,完全顧不上先生的需要。再加上剛信主,內心充滿對上帝的激情,所以一有時間我就往教會跑;忙起來甚至和先生連面都見不著。

如此,夫婦二人雖同臥一塌,卻彷彿隔著銀河,儼然是兩個世界的人。於是一些危機悄然潛伏,直到出現裂痕。

我斷定他是因為有錢才變了,因此毅然決定退出和他一起打理的生意,斷他財路。緊接著家庭經濟出現危機,連孩子的學費都拿不出。

那段時間,我每天4點起床迫切禱告,把所有的重擔交託給上帝。感恩上帝憐憫,還剩3天,學費到位了。

現在回頭想想,年輕時的我太要強,遇到事情直接拍板,都不和先生商量,以至親手種下很多苦果。而上帝卻一再憐憫我,供應了我的需要。

家不是講理的地方

以前我喜歡生悶氣,遇到事情不溝通。後來逐漸意識到,有了問題需要及時處理。也很感恩,靠著上帝的恩典,我和先生冰釋前嫌。作為一個很難用語言道歉的人,他也第一次親口和我說:“我錯了。”

其實,經營一段美滿的婚姻,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尊重。我先生喜歡沒事喝兩盅,一開始我擔心他的身體,苦口婆心勸他戒酒,他卻說:“不讓我喝酒,活著有什麼意思呢?”

後來我發現,他可能對酒有依賴。

每個人生命中都有不可挑戰的難點,比如對我來說減肥就很難,其實和他好酒一樣,只不過在自己眼中比較正當。可能他也會覺得苗條更好看,但他從未要求過我。

當我推己及人,也就不再強求他,偶爾還會陪他喝兩杯,對他說些貼心的話,誇他菜做得好吃,他就特別開心。

婚姻說到底,不是比誰有理,也不是討論對錯,而是如何面對問題和解決問題,因為愛是恆久忍耐,要在愛里平衡彼此的差異,並且包容、溝通和理解,情感反而會不斷昇華。

引導和管教背後有默默禱告

我和兒子的關係一直很好,他小時候曾一度被視為智力有缺陷,我就拼命為他禱告,結果到了3年級,老師跟我說:“沒有誰比你兒子更聰明了。”

初二那年,他跳級考上天津曲藝學校。雖然這邊的課程還沒結束,但一紙錄取通知書已經讓他有恃無恐,在課堂上搗亂,老師請我把他帶回了家。

那時我們家還在經營飯店,我給他佈置任務:每天在飯店打工。結果只幹了一天,他就開始腰疼。我和他說:“雖然上課很辛苦,但是刷盤子也很辛苦吧?”他點頭說是。

我並不覺得被老師趕回家是件壞事,反倒因此每天有足夠的時間,探討遇見的各種問題,他的認知和觀念有了飛躍的成長,這是學校無法教給他的。

後來兒子去天津唸書,學習非常刻苦,還給一個全國大熱的情景喜劇寫了一集劇本。

這件事讓我意識到,孩子不是學習工具,而是一個擁有完整人格的人,需要藉著一些事情引導他,讓他知道,學習是必須的。

其實,我不過是上帝的管家,上帝讓我代管這個孩子。每一次對他的引導和管教背後,我都會默默禱告;如果孩子能成功,那也只能說明是上帝在托著他。

看見需要,回應呼召

我剛生完孩子那段時間,只要有時間,我就去研讀心理學,我對此很感興趣,後來多年從事心理諮詢和聖經輔導工作。

我很感恩能夠做我喜歡的工作,並且還能幫助很多人:見證內在生命的轉變,和他們一起成長,以生命影響生命。這個社會空心人很多,他們裡面沒有支撐,深陷在各自的處境裡,我希望能幫助他們走出來,走進生命的豐盛。

2019年,我的腰出了問題,甚至連路都不能走。恰好遇上疫情,就回老家養病。我向上帝禱告說:“主啊,我怎樣才能服侍到你?不虛度光陰。”禱告之後,一個清晰的意念在我裡面浮現——通過網絡輔導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後來這成為越來越明顯的呼召。尤其是青少年和進入職場的未婚人群,我能“看見”他們裡面的需要,也相信這是上帝給我的託付。我相信上帝會為此開出路,哪怕像寫《暗室之後》的蔡蘇娟,就算只是在那裡躺著,也可以服侍上帝。

人到中年,雖然身體在走下坡路,但我一直滿心期盼,希望能把過去所領受的祝福傳給下一代,把每一天都當做生命中的最後一天,活得隆重,活成一個祝福者。

15 Tai F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