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心中,看見上帝的榮耀

LM249_12

跟隨主的腳步久了,就會愈發的感受到,以馬內利應許的奇妙。主的恩典一點一滴的潤透在信祂之人的生命旅途上。

我在大學畢業初到北京的時候接受了主,信主的經歷就彷佛電視劇一樣,工作不順利,家里傳來父母婚姻破碎的消息,和交往很久的男友分手,最終想到了兩年前別人送給我聖經時,她眼中的盼望和面容上的喜樂,於是在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聖經的時候冒冒失失地去了圖書大廈,遍尋無果,最終人生的第一本自購聖經來自舊書攤,不管來源如何,那本聖經在我人生低潮的時期給了我莫大的亮光和安慰,在寄居的日子裡,我在暫住的二層床鋪上閱讀它,當時最感動我的一段經文是“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馬太福音7:7。無處訴說的苦楚全部在上帝的話語裡得到了釋放和安慰,上帝也改變我的心態,於是工作有了轉機,同事覺得我從一個壓力過大,又因為沒有背景和強大的關係而不被重用,成了一個不受環境影響,依舊積極面對責任,努力工作且讓領導刮目相看的人。

2010年四月,我受洗了,感受到了耶穌基督受洗時,“聖靈彷彿鴿子降下”,那感覺是真實的體會,是很個人的,非常珍貴。信主後也經歷過叛逆期,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我陷入到過去的感情裡,也任自己沉淪,屬靈生命遇到空前的低潮期,聖經看不進去,很少禱告。我意識到這樣下去真的很可怕,我在上帝面前做了一個很短的禱告,“主啊,你告訴過我們,你永遠不會離開我們,現在我祈禱,求你讓我也不再遠離你”,神應允了,從那次的低潮期之後,到如今,七年的時間,沒有再出現過那段時間的無法讀經禱告的事。我感恩,也明白了,若你的禱告是按照上帝的意思,是討祂喜悅的,那麼天父就必成全。轉眼信主八年了,我小時候是和媽媽一起拜偶像的,其實什麼都不懂,只是覺得我想要的,我可以向偶像求,但得到什麼了呢,不過是個心裡的寄託而已。以前聽人說,不管信什麼,都是寄託,但現在我知道,唯獨耶和華是神。在一次和主內肢體的交通裡,我才突然意識到,我和我媽媽都曾是拜偶像的人!然而上帝沒有撇棄我們,卻從黑暗的權勢裡拯救了我們,並且一個都不失落,這是何等大的恩典。

去年七月開始,第一次參與教會的合一代禱,跟著一位阿姨禱告,我一直希望爸爸媽媽可以被上帝興起,成為屬靈的禱告者,成為我的屬靈守望者,但從去年十月初,家裡突然說我爸爸身體不舒服,要去醫院做個檢查,開始我也沒往心裡去,因為爸爸的身體一直比媽媽好的多,沒有多久,家裡說需要做手術,我也沒在意,因為媽媽告訴我,可能是息肉,需要手術是正常的,但我還是臨時請假坐火車回去看望爸爸。

等到了醫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父親,人也瘦了好幾圈,當時覺得很心疼,在跟媽媽一起去醫院樓道透氣的時候,媽媽突然抱住我說,他們不讓告訴你,但我還是覺得應該說,你爸的病不好,是癌症,已經擴散了,原本以為簡單手術就可以解決的問題,結果變成了無法正常手術,為了緩解,不得不在腹部製造一個創口,然後把腸子牽引出來,用這種方式排泄,延續生命。我當時腦子有些空白,但沒有流淚,抱住軟弱的媽媽,安慰她。回到病房我也不敢流淚,爸爸躺在病床上,因為不舒服而側臥著,還害怕我坐火車辛苦,怕我累,讓我躺在他後背的床上休息一會兒。我對著爸爸說“爸,你信主吧。”原想再次傳福音給他,結果壓抑著想哭的情緒,說出了這麼幾個字。因為我心裡想著,唯獨上帝能拯救,只有祂是盼望。

三天后我回到北京,開始找房子,從合租的地方搬出來,十二月初的時候,當爸爸的傷口基本長好,我讓他們來到了北京,三個月的時間,我們生活在一起,就像小時候在爸媽的家裡那樣,讓人懷念又珍惜,每晚睡前我關掉電視,給爸媽讀聖經,講上帝的話語,有時把教會錄好的講道視頻打開給他們聽,媽媽開始信了,也能在我拉著她手的時候跟我一起禱告,但爸爸沒有完全敞開心。於是我就繼續每天為他們祈禱,不斷的服事他們,知道只要上帝做工的時候,我就會得勝。但因為是人,有軟弱,所以每當爸爸身體出現狀況,不舒服的時候,也會跟著陷入擔憂,只有禱告再次讓我剛強起來,後來爸爸也開始加入到飯前禱告中來。以前我們溝通,提到很多事情,我都會自然而然的透過信仰層面去跟他講,但爸爸常說的一句話是“不要信的太執迷了”,尤其對我立志找主內伴侶這事,因為眼睛看到的是我過了三十歲還單身,所以爸爸有些反駁我。但同住的三個月,他看到我生命的改變,就改口說“我覺得你有信仰挺好,你就照著自己的想法去做吧。”到如今我都感謝上帝,給了我那三個月的時間,讓我們從分隔兩地重新在一起生活。爸爸一直說,這三個月彷彿把之前那些分開的時刻都填補了,上帝也是在那個時候起,開始改變我爸爸心的。

父親沒有正式退休,領導知道實情,沒有要求他上班,但因為一輩子都是個認真負責的干部,所以覺得就這麼一直不在單位露面,還拿著工資不合適,實際工廠效益不好,已經拖欠了半年多的工資了,但父親還是跟我說要回老家,給單位領導個交代,我知道他的心思和秉性,沒有強留他,因為怕他上火,送走他們,我原本以為自己會因為失落,因為相聚後的分離而受不住,但上帝保守我的心,沒有讓我陷入情緒的低落裡,我心裡知道,是上帝在托著我。他們是三月回老家,五月的時候家裡的親戚偷偷跟我說,你要有時間就勤回來著點,你爸爸的病不好,我一直奉主的名宣告拆毀這些判斷和咒詛的話語。LM249_13

直到今年七月,才終於有了休假的機會,於是工作九年來第一次請探親假回去探望父親,再次見到他,已經瘦的只剩八十斤的重量,我知道,癌症的晚期是疼痛的,爸爸每天靠著吃止痛片度日,我買了聖經播放器給他,在他的病沒發作的時候,他打開聽一會兒,我說爸,你要禱告,然後再聽,求上帝告訴你聖經裡的含義。我爸說,沒事,我會一直聽到懂了為止。雖然這話很門外漢,但我知道,上帝的靈在做工,我爸爸已經從開始的不承認耶穌,到每天默默向主禱告,因為我告訴過他,每當你感到疼痛的時候,覺得心裡沒盼望的時候,即便你不能跟我說,不能跟我媽媽說,但你都可以隨時向耶穌說,向天父說,因為保護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覺。病痛的時刻,我們都幫不上任何忙,但我知道,在這樣的日子裡,耶穌是我爸爸的力量和唯一的安慰。

半個月過去,我回到北京繼續工作。八月初,再一次的,當我剛剛離開老家沒幾天,媽媽說他們給爸爸辦理了住院,要輸液,看能不能讓他好受些,住院後又轉院,我再次請假要回去看望,但沒有到家父親就過世了。知道這消息的時候是深夜,是我預備好了第二天凌晨就出發去車站的日子,說實話,當時我是接受不了的,那天剛好是月亮很圓的日子,立秋。我坐在床上發呆,望著窗外的月亮有一會兒,然後做了一個很短的禱告“爸,天堂的門為你開,耶穌接你回家。”

當晚家裡信主的朋友給我發微信語音過來,聲音沙啞卻帶著信心的力量,她告訴我說,你爸爸走的很安詳,之前的疼痛期,靠著陣痛的藥物他沒有遭過多的罪,離世之前意識清醒的,還能下床自己去洗手間,沒有徹底臥床,他一定是自己呼求耶穌救他了,上帝為讓他少受罪,才這麼快就接他走了。白天我們和他交通,問到如果到了時候,葬禮要如何預備,是否按照主內的方式,開始你爸想了一下,最後向朋友和媽媽說“按照孩子的意思辦”。我知道最後爸爸是選擇了順服的,因為在我信主幾年之後,就曾經遇到親戚去世的事時,向爸爸說過,信主的人不燒紙,不磕頭,我將來去世,按照主內的流程辦葬禮,不是在哀樂中走完最後一程,而是在讚美詩裡。所以在聽到說,我爸爸選擇按照我的意思辦葬禮時,我流淚了,從開始的不接受,心裡充滿:“我還未回到家,還未讓教會的牧者幫助我爸爸施洗,他怎麼就過世了,為什麼連等等我都不行”的這些想法。到最終我明白,上帝做工了,我爸選擇了相信,所以他的靈魂已經得救,和我一起為我爸爸這疾病禱告了九個月時間的弟兄姊妹也告訴我,上帝救了你爸爸的靈魂,不要疑惑,若不然,他不會在巨痛中走的這麼安詳。

回家辦理爸爸的葬禮,遺體躺在鮮花里,穿著潔白的安息服,其實我是第一次經歷主內的追思葬禮,上帝差遣主內的弟兄姊妹全程跟著我,拉著我的胳膊默默禱告天父加添給我力量,安慰我的心,曾經聽說有基督徒離世時,直系親屬不同意按照教會的方式舉辦葬禮,說必須燒紙,這是中國的傳統和習俗,我也擔心叔叔們會在這事上反駁我,但家裡的非基督徒親屬完全沒有攔阻。在葬禮上,教會的詩班唱讚美詩,全場安靜,牧師帶領觀禮的人禱告,甚至那些不信主的人最後也有說阿們的。我因感動而流淚,心裡向主禱告,“主啊,我爸爸信靠你的時間很短,就是在生命最後的這段日子,在他還活著的時候,雖沒有做任何的事回應你的愛,但他把他這肉身離世前的最後一刻交給了你,來到這裡的親朋們,幾乎都是不信主的,但因著來參加我爸爸葬禮的緣故,他們能夠聽到讚美詩,看到穿白袍的我爸爸,聽到你孩子榮耀你名的合一禱告,這是讓他們經歷聖靈和福音的時刻,是我爸爸的擺上,是他為榮耀你名見證你名而獻上的祭,願你悅納,接他的靈魂回天家,將來我們天上見,奉主的名禱告,阿們。”

肉身是短暫的,人終歸都有離世的日子,但因著上帝對人靈魂的拯救,和祂對罪惡得赦免以及永生的應許,安慰了我的心。因為一直有一個盼望在,就是將來, 我們天上見。那時將再沒有分離。

主,我愛你,因你是信實的,你永不會撇棄你手所造的,你也永不會讓你的聖者見朽壞,因為你搭救我們的靈魂。願你榮耀你的名。孩子讚美你。阿們。

16 Du ze hui y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