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秀灣美

LM249_08a

◎ 玫瑰灣遠眺悉尼大橋

——從尼爾森公園到玫瑰灣之旅

 

尼爾森公園(Nelson Park)景秀,玫瑰灣(Rose Bay)美。

我從尼爾森公園到玫瑰灣之旅,是一次徙步健行之旅。

從Town Hall乘325巴士,經過40多分鐘,到Nielsen Rark下車,抬頭便見尼爾森公園(Nelson Park)的標誌牌。

尼爾森公園景秀,是一個列入遺產名錄的古蹟公園和自然保護區,面朝美麗的悉尼港(Sydney Harbour),屬於悉尼港國家公園(Sydney Harbour National Park)的一部分,是悉尼最美麗和未受污染的遺產公園之一,佔地約20公頃。園區林木參天,綠草如茵,鳥飛花艷,古蹟典雅,海灘美麗。

我沿著兩邊雨林茂樹的路,走進公園入門處,此處有一個建於1914年的公園自助服務亭,也是公園自然保護區建造的第一座建築,向遊客提供咖啡等。

LM249_08b

◎ 漂亮的小橋為玫瑰灣增添色彩

LM249_09b

◎ 尼爾森公園建於1914年的咖啡廳

繼續前行,走向高坡,面向鯊魚灣(Shark Bay)處,便見一幢哥特式的建築,這便是著名的格瑞克利夫故居(Greycliffe House),是公園的一個著名景點。這是著名的探險家、作家、大律師威廉‧查爾斯‧溫特沃思(WC Wentworth)的女兒結婚後,她的丈夫約翰‧里夫(John Reeve),在1847年委託建築師約翰‧希利(John Frederick Hilly)在鯊魚灣(Shark Bay)設計了這座別墅,該別墅於1851年建成,並稱為格雷克利夫(Greycliffe)故居。該建築通過其陡峭的斜屋頂和風景如畫的景觀,展示了鄉村哥特式設計的特色。這座房子麵向海港前方,有大片清澈的土地,從窗戶可以看到水面。該建築包括一個獨立的砂岩馬車房。另一個較小的建築被稱為園丁小屋。在早期這裡還有花園,周圍有開放的圍場。1854年,里夫斯(Reeves)前往英格蘭並沒有返回。然後由一些傑出人士租賃了房屋,1897年2月,一場火災破壞了房屋及其內部的大部分。現在該建築在很大程度上重建了它的原始設計。這處建築在20世紀20年代被改建並用於醫院。1939年,一座新建築瑪格麗特‧哈珀之家(Margaret Harper House)在該屋的後面建造。該建築以傑出的兒科醫生瑪格麗特·哈珀(Margaret Harper House)博士命名,他在嬰兒護理和疾病方面的工作,有著很高的影響力。我走進故居參觀了客廳和展室,裡面裝飾典雅,牆上掛著主人的照片,櫥窗擺放著紀念物品。

LM249_09a

◎ 鯊魚灣

從格瑞克利夫故居西行,便來到鯊魚灣(Shark Beach)。鯊魚灣是尼爾森公園的一部分,位於公園北端,朝北穿過悉尼海港,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標誌性沐浴場所,水面設有沐浴圍欄和防鯊網,再加上包括沐浴亭和長廊在內的建築,展示了整個20世紀公眾沐浴和娛樂活動的興趣和不斷變化的趨勢。灣邊巨大的天然砂岩兀立,樹茂花艷。在風和日麗的天氣裡,躺在海灘邊的巨石或者海灘上把自己曬出一身古銅色,或悠閒的躺在草地上看著悉尼城市的天際線和悉尼港中各色的遊輪,或在巨大的無花果樹樹蔭下享用豐盛午餐,其樂無窮。

由鯊魚海灘邊,順石鋪台階向上,爬過公園的最高點特雷弗山(Reeve Mountain)山頂,穿過一片樹林,下坡可見冬宮濱海步行道 “Hermitage Foreshore Walk” 的標誌牌。其右側是建於1880年的斯蒂爾角小屋(Steele Point Cottage),這棟小屋採用單層木結構建築,外部採用防風板和波紋鋼屋頂。從標誌牌左側,走過一段開闊的草坪,沿台階走去便進入步行道。

LM249_08c

◎ 冬宮濱海步行道標誌牌◎ 玫瑰灣

這是一條約2公里的步行道,由木板路和粗糙不平的地面的組合,大多是木板路,也有自然形成的岩石道。道一邊是密林茂樹,有許多原生植物,生長著茶樹、紅桉、無花果和瀕臨滅絕的灌木櫟等;而另一邊瀕臨玫瑰灣(Rose Boy),時而閃出鐵柵欄圍成的觀景台,時而有通道通向灣邊的五個海灘,分別是皇后海灘(Tingara Beach)、隱士海灘(Hremit Beach)、泰恩加拉海灘(Tynegara Beach)和鯊魚海灘(Shark Beach)。玫瑰灣的名字是以英國財政部官員喬治‧羅斯(George Rose)的名字命名。

LM249_08d

◎ 玫瑰灣

美麗的玫瑰灣好似盛開的玫瑰,幾道觀景台,幾個海灘,多彩多姿,風光無限。玫瑰灣是悉尼內港風景優美的環形海灣,俗稱富人區,有很多名人的房產。站在灣旁的幾處觀景台,都可眺望悉尼大鐵橋的秀美景觀。灣四周是滿目翠色的青山跟紅白相間的別墅群。岸邊是碼頭,停著很多豪華的遊艇,還有私人飛機。遠遠看去,海面漂著點點帆船,對面的山坡上也是青翠的樹木跟高檔民區的組合,房屋建半山腰上,依山伴海,高高低低,佈局精巧,繁多有序,悠然恬靜。

步行路峰迴路轉,蜿蜓曲折。接著,來到一片開闊地面,面向山坡處的綠色草坪中,有一幢乳白色的建築。這裡最初是悉尼第二任市長約翰‧霍斯金(John Hosking)的住宅,並命名為卡拉拉(Carrara)。後來成為女性康復醫院,稱為斯特里克蘭之家(Strickland House)。此建築是一棟列入遺產名錄的房屋。

斯特里克蘭莊園正下方,便是令人想往的牛奶海灘(Milk Beach),一片乳白色柔軟的沙灘,面朝美麗的悉尼海港。這裡是觀賞日落和悉尼煙花的理想地方。

LM249_09c

◎ 海灣一角

由此前行,在海灣拐彎處的隱士海灘(Hremit Beach),有一伸入玫瑰灣的長堤,堤旁巨岩旁有一排划船板,與灣堤、海灣繪成一幅美妙的畫面。此時,我見到一位華人老年垂釣者,站在長堤上,摔竿垂釣。我走近與他聊了起來。他告訴我他是上海人,來澳二十多年了。他喜歡玫瑰灣,灣闊景美魚多,他常來此垂釣賞景。經他指點,我找到了325巴士返程站,度過了歡快的旅遊行程。

從尼爾森公園到玫瑰灣之旅,是一次賞景觀海之旅,也是一次徒步健行之旅。

 

 

 

 

21 xi nan qu22 Thorneig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