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心中,看见上帝的荣耀

LM249_12

跟随主的脚步久了,就会愈发的感受到,以马内利应许的奇妙。主的恩典一点一滴的润透在信祂之人的生命旅途上。

我在大学毕业初到北京的时候接受了主,信主的经历就仿佛电视剧一样,工作不顺利,家里传来父母婚姻破碎的消息,和交往很久的男友分手,最终想到了两年前别人送给我圣经时,她眼中的盼望和面容上的喜乐,于是在不知道哪里可以买到圣经的时候冒冒失失地去了图书大厦,遍寻无果,最终人生的第一本自购圣经来自旧书摊,不管来源如何,那本圣经在我人生低潮的时期给了我莫大的亮光和安慰,在寄居的日子里,我在暂住的二层床铺上阅读它,当时最感动我的一段经文是“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7:7。无处诉说的苦楚全部在上帝的话语里得到了释放和安慰,上帝也改变我的心态,于是工作有了转机,同事觉得我从一个压力过大,又因为没有背景和强大的关系而不被重用,成了一个不受环境影响,依旧积极面对责任,努力工作且让领导刮目相看的人。

2010年四月,我受洗了,感受到了耶稣基督受洗时,“圣灵仿佛鸽子降下”,那感觉是真实的体会,是很个人的,非常珍贵。信主后也经历过叛逆期,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陷入到过去的感情里,也任自己沉沦,属灵生命遇到空前的低潮期,圣经看不进去,很少祷告。我意识到这样下去真的很可怕,我在上帝面前做了一个很短的祷告,“主啊,你告诉过我们,你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现在我祈祷,求你让我也不再远离你”,神应允了,从那次的低潮期之后,到如今,七年的时间,没有再出现过那段时间的无法读经祷告的事。我感恩,也明白了,若你的祷告是按照上帝的意思,是讨祂喜悦的,那么天父就必成全。转眼信主八年了,我小时候是和妈妈一起拜偶像的,其实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我想要的,我可以向偶像求,但得到什么了呢,不过是个心里的寄托而已。以前听人说,不管信什么,都是寄托,但现在我知道,唯独耶和华是神。在一次和主内肢体的交通里,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和我妈妈都曾是拜偶像的人!然而上帝没有撇弃我们,却从黑暗的权势里拯救了我们,并且一个都不失落,这是何等大的恩典。

去年七月开始,第一次参与教会的合一代祷,跟着一位阿姨祷告,我一直希望爸爸妈妈可以被上帝兴起,成为属灵的祷告者,成为我的属灵守望者,但从去年十月初,家里突然说我爸爸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做个检查,开始我也没往心里去,因为爸爸的身体一直比妈妈好的多,没有多久,家里说需要做手术,我也没在意,因为妈妈告诉我,可能是息肉,需要手术是正常的,但我还是临时请假坐火车回去看望爸爸。

等到了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人也瘦了好几圈,当时觉得很心疼,在跟妈妈一起去医院楼道透气的时候,妈妈突然抱住我说,他们不让告诉你,但我还是觉得应该说,你爸的病不好,是癌症,已经扩散了,原本以为简单手术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结果变成了无法正常手术,为了缓解,不得不在腹部制造一个创口,然后把肠子牵引出来,用这种方式排泄,延续生命。我当时脑子有些空白,但没有流泪,抱住软弱的妈妈,安慰她。回到病房我也不敢流泪,爸爸躺在病床上,因为不舒服而侧卧着,还害怕我坐火车辛苦,怕我累,让我躺在他后背的床上休息一会儿。我对着爸爸说“爸,你信主吧。”原想再次传福音给他,结果压抑着想哭的情绪,说出了这么几个字。因为我心里想着,唯独上帝能拯救,只有祂是盼望。

三天后我回到北京,开始找房子,从合租的地方搬出来,十二月初的时候,当爸爸的伤口基本长好,我让他们来到了北京,三个月的时间,我们生活在一起,就像小时候在爸妈的家里那样,让人怀念又珍惜,每晚睡前我关掉电视,给爸妈读圣经,讲上帝的话语,有时把教会录好的讲道视频打开给他们听,妈妈开始信了,也能在我拉着她手的时候跟我一起祷告,但爸爸没有完全敞开心。于是我就继续每天为他们祈祷,不断的服事他们,知道只要上帝做工的时候,我就会得胜。但因为是人,有软弱,所以每当爸爸身体出现状况,不舒服的时候,也会跟着陷入担忧,只有祷告再次让我刚强起来,后来爸爸也开始加入到饭前祷告中来。以前我们沟通,提到很多事情,我都会自然而然的透过信仰层面去跟他讲,但爸爸常说的一句话是“不要信的太执迷了”,尤其对我立志找主内伴侣这事,因为眼睛看到的是我过了三十岁还单身,所以爸爸有些反驳我。但同住的三个月,他看到我生命的改变,就改口说“我觉得你有信仰挺好,你就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吧。”到如今我都感谢上帝,给了我那三个月的时间,让我们从分隔两地重新在一起生活。爸爸一直说,这三个月仿佛把之前那些分开的时刻都填补了,上帝也是在那个时候起,开始改变我爸爸心的。

父亲没有正式退休,领导知道实情,没有要求他上班,但因为一辈子都是个认真负责的干部,所以觉得就这么一直不在单位露面,还拿着工资不合适,实际工厂效益不好,已经拖欠了半年多的工资了,但父亲还是跟我说要回老家,给单位领导个交代,我知道他的心思和秉性,没有强留他,因为怕他上火,送走他们,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因为失落,因为相聚后的分离而受不住,但上帝保守我的心,没有让我陷入情绪的低落里,我心里知道,是上帝在托着我。他们是三月回老家,五月的时候家里的亲戚偷偷跟我说,你要有时间就勤回来着点,你爸爸的病不好,我一直奉主的名宣告拆毁这些判断和咒诅的话语。 LM249_13

直到今年七月,才终于有了休假的机会,于是工作九年来第一次请探亲假回去探望父亲,再次见到他,已经瘦的只剩八十斤的重量,我知道,癌症的晚期是疼痛的,爸爸每天靠着吃止痛片度日,我买了圣经播放器给他,在他的病没发作的时候,他打开听一会儿,我说爸,你要祷告,然后再听,求上帝告诉你圣经里的含义。我爸说,没事,我会一直听到懂了为止。虽然这话很门外汉,但我知道,上帝的灵在做工,我爸爸已经从开始的不承认耶稣,到每天默默向主祷告,因为我告诉过他,每当你感到疼痛的时候,觉得心里没盼望的时候,即便你不能跟我说,不能跟我妈妈说,但你都可以随时向耶稣说,向天父说,因为保护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觉。病痛的时刻,我们都帮不上任何忙,但我知道,在这样的日子里,耶稣是我爸爸的力量和唯一的安慰。

半个月过去,我回到北京继续工作。八月初,再一次的,当我刚刚离开老家没几天,妈妈说他们给爸爸办理了住院,要输液,看能不能让他好受些,住院后又转院,我再次请假要回去看望,但没有到家父亲就过世了。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是深夜,是我预备好了第二天凌晨就出发去车站的日子,说实话,当时我是接受不了的,那天刚好是月亮很圆的日子,立秋。我坐在床上发呆,望着窗外的月亮有一会儿,然后做了一个很短的祷告“爸,天堂的门为你开,耶稣接你回家。”

当晚家里信主的朋友给我发微信语音过来,声音沙哑却带着信心的力量,她告诉我说,你爸爸走的很安详,之前的疼痛期,靠着阵痛的药物他没有遭过多的罪,离世之前意识清醒的,还能下床自己去洗手间,没有彻底卧床,他一定是自己呼求耶稣救他了,上帝为让他少受罪,才这么快就接他走了。白天我们和他交通,问到如果到了时候,葬礼要如何预备,是否按照主内的方式,开始你爸想了一下,最后向朋友和妈妈说“按照孩子的意思办”。我知道最后爸爸是选择了顺服的,因为在我信主几年之后,就曾经遇到亲戚去世的事时,向爸爸说过,信主的人不烧纸,不磕头,我将来去世,按照主内的流程办葬礼,不是在哀乐中走完最后一程,而是在赞美诗里。所以在听到说,我爸爸选择按照我的意思办葬礼时,我流泪了,从开始的不接受,心里充满:“我还未回到家,还未让教会的牧者帮助我爸爸施洗,他怎么就过世了,为什么连等等我都不行”的这些想法。到最终我明白,上帝做工了,我爸选择了相信,所以他的灵魂已经得救,和我一起为我爸爸这疾病祷告了九个月时间的弟兄姊妹也告诉我,上帝救了你爸爸的灵魂,不要疑惑,若不然,他不会在巨痛中走的这么安详。

回家办理爸爸的葬礼,遗体躺在鲜花里,穿着洁白的安息服,其实我是第一次经历主内的追思葬礼,上帝差遣主内的弟兄姊妹全程跟着我,拉着我的胳膊默默祷告天父加添给我力量,安慰我的心,曾经听说有基督徒离世时,直系亲属不同意按照教会的方式举办葬礼,说必须烧纸,这是中国的传统和习俗,我也担心叔叔们会在这事上反驳我,但家里的非基督徒亲属完全没有拦阻。在葬礼上,教会的诗班唱赞美诗,全场安静,牧师带领观礼的人祷告,甚至那些不信主的人最后也有说阿们的。我因感动而流泪,心里向主祷告,“主啊,我爸爸信靠你的时间很短,就是在生命最后的这段日子,在他还活着的时候,虽没有做任何的事回应你的爱,但他把他这肉身离世前的最后一刻交给了你,来到这里的亲朋们,几乎都是不信主的,但因着来参加我爸爸葬礼的缘故,他们能够听到赞美诗,看到穿白袍的我爸爸,听到你孩子荣耀你名的合一祷告,这是让他们经历圣灵和福音的时刻,是我爸爸的摆上,是他为荣耀你名见证你名而献上的祭,愿你悦纳,接他的灵魂回天家,将来我们天上见,奉主的名祷告,阿们。”

肉身是短暂的,人终归都有离世的日子,但因着上帝对人灵魂的拯救,和祂对罪恶得赦免以及永生的应许,安慰了我的心。因为一直有一个盼望在,就是将来, 我们天上见。那时将再没有分离。

主,我爱你,因你是信实的,你永不会撇弃你手所造的,你也永不会让你的圣者见朽坏,因为你搭救我们的灵魂。愿你荣耀你的名。孩子赞美你。阿们。

16 Du ze hui ying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