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秀湾美

LM249_08a

◎ 玫瑰湾远眺悉尼大桥

——从尼尔森公园到玫瑰湾之旅

 

尼尔森公园(Nelson Park)景秀,玫瑰湾(Rose Bay)美。

我从尼尔森公园到玫瑰湾之旅,是一次徙步健行之旅。

从Town Hall乘325巴士,经过40多分钟,到Nielsen Rark下车,抬头便见尼尔森公园(Nelson Park)的标志牌。

尼尔森公园景秀,是一个列入遗产名录的古迹公园和自然保护区,面朝美丽的悉尼港(Sydney Harbour),属于悉尼港国家公园(Sydney Harbour National Park)的一部分,是悉尼最美丽和未受污染的遗产公园之一,占地约20公顷。园区林木参天,绿草如茵,鸟飞花艳,古迹典雅,海滩美丽。

我沿着两边雨林茂树的路,走进公园入门处,此处有一个建于1914年的公园自助服务亭,也是公园自然保护区建造的第一座建筑,向游客提供咖啡等。

LM249_08b

◎ 漂亮的小桥为玫瑰湾增添色彩

LM249_09b

◎ 尼尔森公园建于1914年的咖啡厅

继续前行,走向高坡,面向鲨鱼湾(Shark Bay)处,便见一幢哥特式的建筑,这便是著名的格瑞克利夫故居(Greycliffe House),是公园的一个著名景点。这是著名的探险家、作家、大律师威廉‧查尔斯‧温特沃思(WC Wentworth)的女儿结婚后,她的丈夫约翰‧里夫(John Reeve),在1847年委托建筑师约翰‧希利(John Frederick Hilly)在鲨鱼湾(Shark Bay)设计了这座别墅,该别墅于1851年建成,并称为格雷克利夫(Greycliffe)故居。该建筑通过其陡峭的斜屋顶和风景如画的景观,展示了乡村哥特式设计的特色。这座房子面向海港前方,有大片清澈的土地,从窗户可以看到水面。该建筑包括一个独立的砂岩马车房。另一个较小的建筑被称为园丁小屋。在早期这里还有花园,周围有开放的围场。 1854年,里夫斯(Reeves)前往英格兰并没有返回。然后由一些杰出人士租赁了房屋,1897年2月,一场火灾破坏了房屋及其内部的大部分。现在该建筑在很大程度上重建了它的原始设计。这处建筑在20世纪20年代被改建并用于医院。 1939年,一座新建筑玛格丽特‧哈珀之家(Margaret Harper House)在该屋的后面建造。该建筑以杰出的儿科医生玛格丽特·哈珀(Margaret Harper House)博士命名,他在婴儿护理和疾病方面的工作,有着很高的影响力。我走进故居参观了客厅和展室,里面装饰典雅,墙上挂着主人的照片,橱窗摆放着纪念物品。

LM249_09a

◎ 鲨鱼湾

从格瑞克利夫故居西行,便来到鲨鱼湾(Shark Beach)。鲨鱼湾是尼尔森公园的一部分,位于公园北端,朝北穿过悉尼海港,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标志性沐浴场所,水面设有沐浴围栏和防鲨网,再加上包括沐浴亭和长廊在内的建筑,展示了整个20世纪公众沐浴和娱乐活动的兴趣和不断变化的趋势。湾边巨大的天然砂岩兀立,树茂花艳。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躺在海滩边的巨石或者海滩上把自己晒出一身古铜色,或悠闲的躺在草地上看着悉尼城市的天际线和悉尼港中各色的游轮,或在巨大的无花果树树荫下享用丰盛午餐,其乐无穷。

由鲨鱼海滩边,顺石铺台阶向上,爬过公园的最高点特雷弗山(Reeve Mountain)山顶,穿过一片树林,下坡可见冬宫滨海步行道 “Hermitage Foreshore Walk” 的标志牌。其右侧是建于1880年的斯蒂尔角小屋(Steele Point Cottage),这栋小屋采用单层木结构建筑,外部采用防风板和波纹钢屋顶。从标志牌左侧,走过一段开阔的草坪,沿台阶走去便进入步行道。

LM249_08c

◎ 冬宫滨海步行道标志牌◎ 玫瑰湾

这是一条约2公里的步行道,由木板路和粗糙不平的地面的组合,大多是木板路,也有自然形成的岩石道。道一边是密林茂树,有许多原生植物,生长着茶树、红桉、无花果和濒临灭绝的灌木栎等;而另一边濒临玫瑰湾(Rose Boy),时而闪出铁栅栏围成的观景台,时而有通道通向湾边的五个海滩,分别是皇后海滩(Tingara Beach)、隐士海滩(Hremit Beach)、泰恩加拉海滩(Tynegara Beach)和鲨鱼海滩(Shark Beach)。玫瑰湾的名字是以英国财政部官员乔治‧罗斯(George Rose)的名字命名。

LM249_08d

◎ 玫瑰湾

美丽的玫瑰湾好似盛开的玫瑰,几道观景台,几个海滩,多彩多姿,风光无限。玫瑰湾是悉尼内港风景优美的环形海湾,俗称富人区,有很多名人的房产。站在湾旁的几处观景台,都可眺望悉尼大铁桥的秀美景观。湾四周是满目翠色的青山跟红白相间的别墅群。岸边是码头,停着很多豪华的游艇,还有私人飞机。远远看去,海面漂着点点帆船,对面的山坡上也是青翠的树木跟高档民区的组合,房屋建半山腰上,依山伴海,高高低低,布局精巧,繁多有序,悠然恬静。

步行路峰回路转,蜿蜓曲折。接着,来到一片开阔地面,面向山坡处的绿色草坪中,有一幢乳白色的建筑。这里最初是悉尼第二任市长约翰‧霍斯金(John Hosking)的住宅,并命名为卡拉拉(Carrara)。后来成为女性康复医院,称为斯特里克兰之家(Strickland House)。此建筑是一栋列入遗产名录的房屋。

斯特里克兰庄园正下方,便是令人想往的牛奶海滩(Milk Beach),一片乳白色柔软的沙滩,面朝美丽的悉尼海港。这里是观赏日落和悉尼烟花的理想地方。

LM249_09c

◎ 海湾一角

由此前行,在海湾拐弯处的隐士海滩(Hremit Beach),有一伸入玫瑰湾的长堤,堤旁巨岩旁有一排划船板,与湾堤、海湾绘成一幅美妙的画面。此时,我见到一位华人老年垂钓者,站在长堤上,摔竿垂钓。我走近与他聊了起来。他告诉我他是上海人,来澳二十多年了。他喜欢玫瑰湾,湾阔景美鱼多,他常来此垂钓赏景。经他指点,我找到了325巴士返程站,度过了欢快的旅游行程。

从尼尔森公园到玫瑰湾之旅,是一次赏景观海之旅,也是一次徒步健行之旅。

 

 

 

 

21 xi nan qu22 Thorneigh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