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这个名词会引起你联想到的是什么呢?

LM250_14编者按:精神病是健康问题,极大地影响到一个人的感知、思维、行为、与人交往等等。精神病种类繁多、程度不一。主要的几种精神病包括抑郁症、焦虑症、精神分裂症、两极情感障碍、人格障碍、进食障碍等等。对于精神病,有很多传说、误解、成见和负面态度。这会导致对精神病人及其家人和照顾者的成见、歧视和孤立。家人、朋友和周边的人,对精神病患者积极、友爱的态度,对于确保精神病人的生活质量极为重要,有助于康复。当然最重要的是到上帝那里,祂的医治最有效。

中国人在骂人时,也会骂别人是“神经病”,广东话“黐线”,是一种标签性特质用词。

当大家知道某人患有精神病,大概有两种反应:第一种是掉头就走:太可怕了,不敢与患者相处。因为华人对这个病有严重的误解,认为会有伤害性的攻击。第二种是有些认识:平常心,认为只是一个患病者,情绪有波动而已。故两种不同的认知会使人有不同的反应,然而,不同的反应,也相应地影响患病者不同的后果。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我本人也是个患者,故此,可从自己的角度与大家分享我的经历:想起来,也是十多二十年前的事了,因为我的工作是服务性的行业,工作时间长,还要在一定的时间内达到顾客的要求,要应对大量的工作,而且是在强度很大的压力下完成任务。长期下来,偏头痛就找上门来,最痛时,要躺下还要躲在暗屋里或者更严重时会吐,几年的折磨后,病情加重了,半夜时分精神奕奕,白天就昏昏沉沉,开始不能集中精神工作,有时在工作压力下,会呼吸困难,天旋地转,完全失去工作能力,唯有向医院急症室跑,在确认了不是心脏病发后,赶回家睡个天昏地暗,第二天又要回复繁忙的生活方式……周而复始,很多活动都被迫中止或完全停下来。后来医生让我去见精神科医生,但我完全不能接受我有精神病!在我还小的时候,见过邻居一个文弱书生,一个人能搬起有衣物的樟木栊;也见过语无伦次的教授(我父亲的同学),我自问并没有如此的疯疯癫癫的表现,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在“自我”(self)的心理挣扎的同时,向上帝求问:这是真的吗?

上帝,祂给了我一个非常之正确的答案:祂赐下一位教会的姊妹,是从香港来澳的社工与我会面,她分析了我的情况,也建议我要找专科医生去评诂我的状态:专科医生是基督徒,在Wesley Hospital,他的答案:“是的,已有一段日子了。”我感觉是很不公平,我不但参加教会的聚会,也参与许多的教会事工,难道基督徒也会有精神病? 那么我做错了什么? 以致上帝离开了我? 我并没有离开过教会哦,他很耐心地解释:“你可知道牧师也会生癌,也会死亡,上帝并没有应允过基督徒可以幸免生老病死,故与你是否与上帝同在是不能划等号的,所以精神病也是病,因为有药物可以治疗,这是上帝赐给研究人员的智慧去发现的,然而只是不同形式的病罢了。我愿意接受他的解释:精神病是医学名词,而抑郁症,过度紧张,焦虑症等是精神病中被通称为情绪病,是信息的传逮介质有所不足而引起的,可以通过药物的介入,调理和补充就可以得医治。

我开始吃药了

与此同时,从香港来的这位姊妹留下来,无偿地针对我的情况进行心理辅导,这样“里应外合”,帮助我走过了初期的三年之久。 LM250_15

在情绪低落时,我会觉得完成每天的日常生活都是一个艰辛的任务,因睡眠不好,工作能力也越失控,如此这般的恶性循环,每天都不知道是否还有明天……

幸运的是我已认识了那位掌管人类生命的上帝,我拿起在教会唱短诗时留下来的歌词集,带着泪在家放声的唱(歌词的启发),又通过默想上帝的话语,帮助自己能安静思绪:“耶和华啊!求你恩待我,因为我软弱;耶和华啊,求你医治我,因为我的骨头发抖:耶和华听了我的恳求,耶和华必接纳我的祷告。”

我祷告说:“主啊!你明白我的身体现况和今日的光境,虽然我的脚迷失,绝望,但我深信你必救拨我,你的大爱必赐我安稳的平安,你必以你的方式、时间帮助我,安慰我……你应允过:“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我要休息,因为你是神!

我的心理辅导是在药物的作用稳定我的情绪条件下,帮助我改变思考方式:从认知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态度开始;

1.我必须改变我的完美主义工作态度来减轻工作压力。

2.改变过分“充实”的生活习惯,以免加增体能的虚耗,以致加深负面情绪(那种无能为力感导致对事物失去兴趣,和失落感)。

3.每天都做些自己喜欢的运动,增加快乐荷尔蒙的释放:对抗负面情绪。经过长期的药物和心理辅导,我的病情在不断地改进和康复中。

通过以上我的见证,我想与大家一同探讨情绪病给身边的人带来的影响,以及家人、朋友的反应对整件事所引发的后果:当大家发现身边的人情绪不稳时,切记要寻求医学上的帮助,协助亲人能有正确的心理态度去接受有病的事实,并且认清是可医治的,同时在药物的帮助下,必须寻找专业的辅导,不然,自己的一知半解可能会加增患病者在寻医过程的困难度:因为患有情绪病的人可能对事态的认知有所偏差,加上亲人的误解,会引起不必要的家庭伤害,就我所知的离婚个案,都是因为不认识,或缺少这方面的知识,导致家人互相的不信任,无法有好的沟通方法,各自的忍耐力虚耗,而造成了破碎的家庭。

在这里,我想讲一个我的小故事:那是一次的外游,在长途车上,后排有个小孩,叫着要去厕所,他妈妈走到司机旁,请问可否停车让小孩在路边小解,司机大哥告知在高速公司上是不可能的!小孩子用手使劲地压在自己身上,以求能坚持下去,在快到中途休息站前,他打个震,尿就出来了。同时,与我们同排的老人家,被小孩的吵闹弄得很不耐烦,很不自在,坐立不安,在一段长途的飞驰后,他的脸部表情有了改变,是释放也带有尴尬,转头望向窗外……同理,小孩子和老人家的失控只是事态已超过了他们的意志力所掌控,患病者因生理上的分泌物质不平衡,缺少了情绪的自控能力引起的相应后果。

在微信上看到一个非常可笑的短片,女儿躺在床上,爸爸很担心地一张又一张的棉被加盖在她身上,女儿说:“爸爸,我很热”,爸爸:“不行,得给你多盖些,这是听医生的”,女儿:“医生说什么呢?”爸爸:“医生说你缺钙,(国语钙和盖同音),就是这么简单?抑郁症,就是不开心的意思!所以会劝说:“想开点,不要不开心”。如果是这么简单,那就不会称为病了。

箴言“恩慈的话好像蜂巢中的蜂蜜,使人心里甘甜,使骨得医治”。

如果在主的家里,能够以同理心去看待患病者,就不难发现,唯有借着从上帝而来的爱来帮助,明白他们也是很无奈的,同情他们在困境中的挣扎,以爱心陪同患病者同行这一趟生命中的崎岖之路,让上帝医治他们的一切疾病,成就上帝的应允:“他救赎你的性命脱离死亡,以慈爱和怜悯作你的冠冕,他以福乐使你的心愿满足,以致你好像鹰一般恢复青春的活力”(诗103:4,5)。

12 Central Bapti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