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走過的路(十一)     

LM252_14aLM252_14b

   與OJ Land的不解緣

 

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交界處有一個原住民區(Indian Reserve),名Chibougamau,裡面的小社區Ouje-Bougoumou,住了一家華人家庭。他們在那裡默默住了40多年,為了幫助一些對生命感到無望的年輕原住民。

提起印第安人原住民區,不少人都會想到地方偏遠、環境欠佳,因為語言文化、教育水平、經濟發展落後,家庭觀念淡薄,酗酒吸毒嚴重,道德沉淪,犯罪率高,自殺率不但非常高也年輕化(有7歲的女孩也嚐試自殺),很多人都不想進入此區,更遑論華人願意長時間居留;然而,44年來何牧師卻默默在魁省北部Cree族原住民區作宣教工作,與他同行的,還有他那幾度患癌的太太和三個在當地長大的子女。

他的故事,要從一個「誤會」說起……1977年,他在唸神學時,一位西人牧師說他很像印第安人;何牧師的膚色較深,鼻型輪廓跟印第安人確實有點相似。1980年何牧師開始在魁省北部Cree族(克里族)自治區服事,這是由十個部落組成的保留區(reserve),每一個村的人口由幾百人到幾千人不等。「我經常要開車一個多小時,穿梭不同的保留區去傳道。這兒冬季漫長,在下雪天、冰面路上駕駛是難以避免,曾多次翻車掉進公路溝旁裡,感恩的是有驚無險。」何牧師相信,全是上帝的看顧和保守。

根據Crees的語言,OJ(Ouje-Bougoumou)的意思是「人們聚集的地方」,是指一群聚住在魁北克省北部的原住民;但對華基聯會各堂會來說,OJ也意味著是上帝的地方,那裡有上帝的愛,有祂的同在。何牧師與華基謝牧師的一次相遇,開始了他們長達20多年的OJ宣教夥伴關係。LM252_15dLM252_14c

1999年謝牧師一家人攜老扶幼北上OJ探望何牧師,從此以後,華基教會在2000年開始,每年七月,從不間斷,一定組隊駕車北上,到OJ村作兒童夏令營,後來加入青年領袖營,每次都有大小助手二十多人參加,特別是英文堂的年青人,也成為訓練領袖的好機會。

孩童們離開自己的家,一星期多與我們生活一起。短宣隊中,有成人負責早午晚膳食,大部分青、少年專心負責summer camps,大家分工合作。不論教導的和受教的,都受益良多,生命都有改變。原住民兒童他們每年都很期望和熱烈歡迎這些哥哥姐姐的蒞臨。

我們每年都為20至30名兒童,在村莊以外約60公里的一所聖經學校舉辦夏令營。我們教他們「聖經」故事,他們則告訴我們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那都是觸動人心靈的真人真事。我們和他們就像老朋友見面一樣,每次看見他們的微笑、活潑和生命改變,雖然路程遙遠(車程約16小時),要日以繼夜開車,也是值得的。

那一年(2011),我們這個成人團一行十人(五男五女),趁著年青人在那裡舉辦兒童營之際,開了兩輛大車,寓工作於娛樂(有家長想趁機探望子女),浩浩蕩蕩的向OJ出發,為聖經學院多年失修的房子進行裝修。我們住在OJ唯一的酒店,每天早上去學院修屋,有力的出力(修屋),無力的便買菜燒飯。「裝修隊」每天辛勞工作,搬抬舉重,分工合作,一磚一木,細心鋪設,油漆打掃,親力親為,將兩個cabins大翻新,給以後來的神學生或短宣隊員作住宿之用。其中有女隊員,「巾幗不讓鬚眉」,幫了不少忙。為了讓「裝修隊」專心工作,廚神和買菜司機也常穿梭學院和超市,準時供應三餐和下午茶,供隊員享用,用食物來補充他們的體力。在這期間,適逢謝牧師夫婦的25週年結婚紀念日,我們為他們慶祝,大家出錢出力,做了一頓很好味的美筵,供所有工作人員吃,大家都很開心。除維修工作外我們也有釣魚活動;幾個隊員都是釣魚「發燒友」,有空便下釣,但運氣不好,都一無所獲。

我們有機會遊覽OJ村,這裡夏天風景美麗,鳥語花香,有山有水,五彩十色的野花遍山野嶺,只是蚊子太活躍,為手腳添了不少「梅花斑點」。OJ的建築物都很漂亮和很有民族特色,村莊設計是以圓形為主,鎮中心的鳥瞰圖,兩座建築物都是一隻鷹的形狀,很精緻和有心思。Cree文化中心的設計更得到國際獎,遠看好像挪亞方舟。其它的民族村和文化地標都別出一格,很有印第安的色彩,路標都以英法雙語為主。

LM252_15aLM252_15bLM252_15c

記得有一年,教會十多個耆老(每個都在70歲以上),由謝牧師勇敢帶領下,舉行一星期的「千歲行」,從多倫多開車北上作“探孫團”,沿途停留幾個小鎮探望鎮內的華人餐館,跟他們閒話家常,解思鄉愁,繼續北上到OJ探望年青人(有些是他們的孫兒),老人家很開心,因有機會結伴旅遊,又可以到小鎮探同鄉聊天,把酒(茶)言歡,天南地北,無所不談,還熱心傳福音,此旅不但對受訪者或探訪者都是最好的心理治療,也成為「千歲行者」日後津津樂道的美麗回憶。

何牧師夫婦在魁北克省原著民地區服侍原著民,作「跨越文化」宣教,孤單作戰己經超過四十多年的歲月,任勞任怨,忠心耿耿服事上帝。何牧師面對不少逼迫,村莊酋長幾十年的改朝換代,遇著好的酋長,可以讓他自由傳教;若遇不友善的酋長,村中教堂會換門鎖,表示何牧師在村中不受歡迎,他只能在村外的帳幕教會帶領崇拜。

快70歲的何牧師,不知道上帝還會給他多少年,但他深信上帝必有祂的計劃。回望大半生,何牧師體會到:「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哥林多後書4:8-9)靠著上帝,他在困境中仍能忠心服事,不輕言棄。

後記:華基教會和OJ結下不解之緣,自2000年起,每年暑假,都必組隊到OJ舉辦兒童營,年復一年,從不間斷,只可惜2020年因疫情關係,便暫停北上,我們心繫OJ Land,希望疫情快結束,這個情意結不會中斷!

10 Auto 1driving11 Student Pasto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