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不同,還要繼續戀愛下去嗎?

LM252_12a.

“他值得你為他穿裙子嗎?”

這是一個好朋友在聽完我分享對戀愛對象的疑慮後問我的問題。

我們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並經由一個共同的朋友介紹而認識。做了半年左右的朋友後,我們開始戀愛。他友好、善良、風趣,而且很容易交談。然而,他吸引我的還是我們共同的信仰和生活價值觀。

當我們的戀愛因為疫情封鎖而轉為線上時,我們學會了更加有意識地選擇談話內容。我們會談論信仰、人生願景以及所有我們認為重要且不容置疑的大問題。

當我們在討論各自的教會時,裙子問題出現了。他在一個保守的教會長大,在那裡,女人都是穿著遮住膝蓋的長裙去聚會。然而,我的教會是一間不那麼傳統的教會,對參加敬拜,我們沒有具體的著裝要求。

在談話中,我們還注意到我們教會之間的其他差異,例如音樂風格、問責結構、首選的聖經譯本等。這對我們來說是一次重要的談話,因為如果我們真的結婚了,我們將不得不決定委身於哪間教會。

不過,在那次談話之後,我開始懷疑我們是否真的有可能在一起,因為我不確定我可以遵從他教會的文化。因為那不是我的風格,而且我對自己的教會非常滿意。

什麼才是真正不可商量的?

因為不確定如何繼續下去,我決定向一位年長的主內女性朋友尋求建議。以下是她與我分享的精髓:服裝和音樂風格之類的差異都是小問題和灰色地帶。我不應該專注在這些事上,而應該注重對方的品行。他是否越來越認識主和愛主?他是否在他生活的不同領域——他的家庭、友誼、工作、事工等等方面——表現出基督的樣式?

德國路德會神學家Rupertus Meldenius曾經給教會提出了一個特別棒的提醒:“在基要的事上要合一,在非基要的事上要有自由,在一切事上要有愛”。

作為基督的身體,我們應該在基要的事情上合一(例如,本乎恩典的救恩、基督的複活、聖經的無誤等)。但是對於非基要的部分(例如,教會的治理模式、敬拜儀式等),我們不應該單單為了統一化而強迫每個人信念一致。最終,我們應該在愛中做每一件事。

下面這個問題可以幫助我們檢查自己的心:“根據永恆和聖經所說,這個爭論(或差異)重要嗎?”

因為並非所有爭論都同樣重要,我們可以學會智慧地決定放棄哪些不必要的爭論。

我開始意識到,如果我對我們不同的教會文化有負面看法,就會很容易錯過能與我愛的人在一起的祝福。而在選擇伴侶時,最重要的還是內在品質。他是委身基督的信徒嗎?他愛和尊重他的家人嗎?他愛我、尊重我嗎?LM252_12b

他值得我順服嗎?

我的朋友還邀請我查驗自己的心。是否有可能是因為我不願意順服?我的朋友說她很理解我,然而雖然順服很難,但卻是妻子的使命(以弗所書5章22-24節)。有一瞬間,我覺得,妻子的擔子也太重了吧。

直到我閱讀並默想了下面的經文:“你們做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以弗所書5章25節)。這句經文使我恍然大悟,讓作為女性的我有了一個充滿希望的視角。

甚至前面的經文也非常鼓勵我。“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以弗所書5章21節)。最終,丈夫和妻子被呼召要合一,並要彼此服事。

這一切更讓我想起了上帝透過耶穌所彰顯的愛——祂如何降服於上帝,降卑自己,死在十字架上,好讓我們與上帝和好!沒有比這更大的愛了!

所以我意識到,如果我們最終真的結婚了,我不得不搬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我也可以有足夠的安全感放下我的習慣和偏好。真正重要的是他立志跟隨耶穌。因此,我可以相信他的決定是為了上帝的榮耀也是為了我最大的益處。

在我們成為朋友和戀愛的幾個月裡,我看到了他是真的愛耶穌。他順服主對他生命的旨意,他工作卓越,對家庭慷慨,並參與教會服事,他在做決定時有智慧,對生活充滿希望,他很喜樂,並且耐心地聆聽和陪伴我。他所做的激勵我也想要變得更好,並讓我相信他是值得我順服的。

所以,經過這麼多思考和查驗,我可以回答我朋友的問題了——他絕對值得我為他穿裙子。

(蒙允許轉載自雅米)

12 Central Baptist13 Dentie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