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情緣—-退休村中的故事 (12)

LM252_11

“ 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 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 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以賽亞書 2:4)

《安妮婆婆手記》

2022年2月下旬,退休村因疫情嚴重暫封閉。安靜得不見人影。剛剛才享受了視屏中冬奧會的精彩閉幕,又驚見烏克蘭境內烽煙四起,雖說離我們這很遠,那些戰火中的人們,不知往哪走的老人和哭泣的孩子……景況又是如此的熟悉。從飛馳冰上健兒的身影到戰火中逃避的老百姓,一幕幕打開了我塵封已久的記憶,找尋那段中國天翻地覆關健時刻中的一頁:1948–1949年。

*初識冰上*——–

1948年我17歲。那年的寒假我從北平坐火車回天津家中過年。繼母來我家近兩年了,她準備了許多好吃的年菜和天津小吃。這是自我“九‧一八”出生在瀋陽戰亂中以來,經歷了偽滿洲國的鬧劇,經歷了淪陷下在天津的屈辱,母親和妹妹的死亡之後的新年。這年是抗戰勝利後的第二個春節。也是父親重建家園後最開心的一次春節團聚。

我家位於英租界,馬廠道的海寧別墅,不遠的地方有個室內滑冰場。通常晚飯後會約幾個同學一起去滑冰。那年我穿上姨媽為我新做的紅色碎花小棉襖,照照鏡子覺得有些“土氣”,就選了一個白兔毛的小狐狸圍在頸上,看起來別緻多了。飛馳在冰場上很快就被同學起了個外號叫“小白狐”。有一天正在滑冰,忽然背後一個身影擦身而過,嚇我一跳幸而沒撞上。定睛望那身影轉大圈時好帥啊!幾圈之後,那身影站定在我面前說“對不起,嚇著你了”,遞給我一張小紙條,字跡勁秀寫著“今晚我在門口等你___楊XX”。我拿著字條正在躊躇,有同學走來對我說:「我認識他,是北平市田徑選手。不用怕,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吧……」。就這樣每次溜冰後他送我到家門口,在路上談些學校的事。很巧,他是北平匯文中學高二學生,我就讀的慕貞女中離他學校很近。這兩所中學都是崇文門內著名的基督教中學。

*田徑賽的獎章*_____

寒假後,各自回北平上課。假日常相約,或散步東交民巷或散步北海公園。我聽他講述最多的是他去年(1947)五月參加“反饑餓、反內戰”的學生運動中的一些人和事。有一天相約景山腳下,他將剛拿到的一枚北平市田徑金色獎章扣在我外套領下,突如其來的榮譽使我不知所措,原想祝賀他的話忘得一干二淨。不知怎麼就問他:「畢業後有什麼打算?」他說:「我想繼續讀大學,將來做一個戰地記者。妳呢?」,我說:「我的人生還沒開始,不想太早框住自已。」……「我明白。」……

*戰火紛飛,初識大局*———-

1948年9月初,政府宣佈法幣改為金元券幣制,每日物價都在飆升,人心惶惶。父親特別從天津來北平找我,安排一位在北平的老行家,萬一有需要可以幫助我,並留下些銀元(袁大頭銀洋)及金項鍊戒指等給我應急。這時我才知道獨立生活必須留心時事變動,注意大局,從此我的手記中就多記了很多“大事” 。

1948年9月中──遼西塞北烽煙四起,山西太原激戰,一些流亡學生滯留在北平的太廟。我們班也有東北流亡學生插班入學,與我同間宿舍的周莉就是,她總是啍著那首《松花江上》九‧一八……九‧一八……,宿舍的其他女生沒有“時局觀念”,還在排練話劇準備聖誕演出。

*圍困北平*—–

1948年11月,徐州東南激戰。

一晚自習堂上,突然一聲巨響,四周震動,電燈全熄,黑喑中同學尖叫,有人趴在地上,有人嚇得大哭。很快,舍監拿著大電筒來安排我們回宿舍睡覺。

1948年12月15日,北平陷入圍困中,學校宣佈停課,城內加緊備戰。內外九城門禁止出入,各重要位置裝設砲位;紫禁城、東交民巷、天安門內外也架炮,兒童醫院屋頂置機槍。學校宿舍只剩我們幾個有家回不去的女生。我也有些緊張,經常去傳達室看有沒有信件及新聞號外。

1948年12月17日,平津水陸空交通中斷,電話不通,全城食水停止供給,糧食緊張。傳出和平條件,蘇、美從中調停,這是北平被圍城的第九天。之後兩天均沉寂,不聞槍炮聲。可能在商談條件,留給大家一個“平安夜”。我們幾個回不了家的女生說是自已開聖誕Party,最後也哭成一團,不知何時才能回家。

1949年1月5至15日,天津正式拉開了大戰準備。據1月14日報導一方提出八項和平條件,一方擬就“新和平方案”,蔣總統僅批一“閱”字,未置可否。翌日天津守軍選擇頑抗到底。結果槍炮代替迎春鑼鼓,十三萬人在二日一夜,40小時之間消滅。這次慘烈的戰況也給正在和談中的北平守軍作了示範。

1949年1月16日北平城已被孤立了一個月。郊區早已進入“軍管”狀態,連水電都已被控制。北平為減輕糧荒,准予百姓可以出城,但不准重返。傍晚學校傳達室說有人找我。見到了楊XX和他母親,匆匆告訴我:明早回天津的家,他母親已託了熟人安排好行程,趁現在可以出城的時機,希望帶我一起回天津。無容遲疑,就這樣第二天清晨,楊媽媽帶著她兒子和我出了城門。

*上路回天津*——

出了北平城後,順利辦完手續,坐上了預先安排好的一輛運稼穡雜物的平板兩輪小驢車。一位和祥的老大爺,趕著小驢一路抄小路顛簸上路。我們坐累了就輪流下車跟著小驢車跑,跑累了又坐上車走。直到傍晚天黑,在一個老農家匆匆喝碗棒子麵糊,三個人合衣躺在一張土炕上,疲累得很快入睡,又很快被搖醒起身趕路。沿途大家心情起伏,不知是否還能見到天津的家人。路上鄉鎮田野還算平靜。臨近津郊換一輛馬車入市。之後,我和楊媽媽母子告別,各自登上一輛三輪車。

當日傍晚終於見到了家人,相互抱頭含淚哭笑,也不知是喜還是悲,弟弟們告訴我,前兩晚他們就躲在大餐桌下,上下鋪了厚絨毯子還聽到槍炮聲,嚇得小弟直哭。爸爸說:「租界區還算好,沒有巷戰。說實話,人家‘八路’晚上都睡在大街小巷,都沒有進民居擾民。」爸爸這番話使我想起日寇佔領天津時,霸佔我家居屋的情形,父親論理,被搧了兩個大耳光……。

*北平和談前後*—–

1949年1月19日華北戰勢漸向南移,長江沿岸戰云密佈。國共雙方商定1月18日上午9時會談。各方頻密會談,為了保護中國三朝文物古蹟,人民生命財產,尋求共同可以接受的條件。官兵厭戰,形勢迫人,誰都承受不起歷史罪人之名。終於傅作義接受第二種方式,於1月22日下令部隊開出城外,聽侯改編,並發表文告。大家都為北平古都能夠和平解決鬆了一口氣。

在此期間,手記中還有一些記述也頗有趣的見証歷史:

1949年1月20日,傳孫科內閣會議,國民黨主和人佔大多數,行政院決議對共停戰。 40著名教授發表聲明,要求國共雙方舉行和談。

1949年1月21–22日,國軍並未發表停戰令,沿江大戰仍在醞釀中。官方公報發表蔣介石引退文告,李宗仁發執政聲明,執行代總統職權,孫科內閣提總辭。北平市民準備鳴鐘迎和平新春。

1949年1月23日解放軍進駐北平,開啟了北平歷史另一個新時期。南京、上海、武漢一些民主人士,也都不斷穿梭調停,希望兩黨和談免於大戰。一時間和平運動春雲乍現。

*長江激戰,匆匆赴港*——–

1949年春節過後,天津還在軍管之下,長江以南形勢仍然緊張,看來戰亂不會很快結束。父親叫我留在家中,不要回北平學校。他告訴我,己安排香港的朋友和天津的船公司,一有空位,就會帶全家去香港,父親希望在港重建他的事業。當時香港是個進出自由的商埠,也有“民主櫥窗”的美譽,已經有很多民主人士在那裡。

二、三月間,各種時局消息滿天飛,老百姓只望和平安居。但是物價飛漲,金元券已瀕臨崩潰。30萬金元券只換美金三分錢。2500金元券只換人民幣一元。又傳國民政府要挽救財政危機,改幣制發行銀元券,鈔票己經在香港趕印之中。

1949年4月19日,傳“國共和談”破裂,百萬大軍正待渡長江。就在此時,父親不知從哪弄到了四張船票,匆匆帶著一家六口擠上去香港的船。兩張上下四個床位,我和大弟在上面床位,父母帶著不滿三歲的兩個小弟在下面床位。匆促間我只帶了二件衣服和二本日記簿及家人的食物。記得臨走時,我將一本相冊托姨媽轉交給同學帶給楊XX,附張字條「匆匆無法告別,待到港再聯繫。」就這麼匆忙離開了我生長的地方。有爸爸在身邊,心情還不是太緊張,反而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1949年4月22日,南京一日變“真空”,戰火迫近上海,英國紫水晶號中炮擱淺,美艦撤僑出吳淞江口,香港也派三架飛機赴滬撤僑。

1949年4月25日,上海被圍困。期間各大船公司頻頻往返港滬之間,太古的新彊號每次載五百南遷客,荷蘭寶樹輪自滬抵港八百人,其中杜月笙等人一時都擁入香港。至五月中旬浦東已成火海,黃浦江畔大戰,廣州進入戰時狀態。

1949年5月25日,上海解放。

日記中歲月印証的褪色墨跡,我想在此就先打住吧!交待一個結尾:

1950年初收到楊XX來信,告訴我他已在燕大新聞系攻讀,附來一張燕園水塔的近照。之後又收到他在先農壇北京市人民體育大會上,穿著燕京大學字樣的體育運動衣的照片,想是又代表學校參賽了。1951年7月收到一張眾人歡送於燕京校門前,他在車上探出上身與眾人揮手告別的照片,告訢我他參加了志願軍。想是提早實現他戰地記者的夢想吧。1952年3月收到一張他正式的半身照,身穿草色布軍衣,胸前左邊有明顯印標誌,頭戴有一顆紅星的軍帽,從此之後斯人已不知去向,只留在我的記憶中……那個時代的年青人,從沒有個人私情的承諾,都是用生命去奔赴心中的使命,也就沒有什麼遺憾和期待。

七十多年過去了,世界上,戰爭從來沒有停止過,也從來沒有永遠的和平,苦難中的百姓,重溫歷史會得到甚麼啟示?

14 Renewa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