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走过的路(十一)

LM252_14aLM252_14b

   与OJ Land的不解缘

 

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交界处有一个原住民区(Indian Reserve),名Chibougamau,里面的小社区Ouje-Bougoumou,住了一家华人家庭。他们在那里默默住了40多年,为了帮助一些对生命感到无望的年轻原住民。

提起印第安人原住民区,不少人都会想到地方偏远、环境欠佳,因为语言文化、教育水平、经济发展落后,家庭观念淡薄,酗酒吸毒严重,道德沉沦,犯罪率高,自杀率不但非常高也年轻化(有7岁的女孩也尝试自杀),很多人都不想进入此区,更遑论华人愿意长时间居留;然而,44年来何牧师却默默在魁省北部Cree族原住民区作宣教工作,与他同行的,还有他那几度患癌的太太和三个在当地长大的子女。

他的故事,要从一个「误会」说起……1977年,他在念神学时,一位西人牧师说他很像印第安人;何牧师的肤色较深,鼻型轮廓跟印第安人确实有点相似。 1980年何牧师开始在魁省北部Cree族(克里族)自治区服事,这是由十个部落组成的保留区(reserve),每一个村的人口由几百人到几千人不等。 「我经常要开车一个多小时,穿梭不同的保留区去传道。这儿冬季漫长,在下雪天、冰面路上驾驶是难以避免,曾多次翻车掉进公路沟旁里,感恩的是有惊无险。」何牧师相信,全是上帝的看顾和保守。

根据Crees的语言,OJ(Ouje-Bougoumou)的意思是「人们聚集的地方」,是指一群聚住在魁北克省北部的原住民;但对华基联会各堂会来说,OJ也意味着是上帝的地方,那里有上帝的爱,有祂的同在。何牧师与华基谢牧师的一次相遇,开始了他们长达20多年的OJ宣教伙伴关系。 LM252_15dLM252_14c

1999年谢牧师一家人携老扶幼北上OJ探望何牧师,从此以后,华基教会在2000年开始,每年七月,从不间断,一定组队驾车北上,到OJ村作儿童夏令营,后来加入青年领袖营,每次都有大小助手二十多人参加,特别是英文堂的年青人,也成为训练领袖的好机会。

孩童们离开自己的家,一星期多与我们生活一起。短宣队中,有成人负责早午晚膳食,大部分青、少年专心负责summer camps,大家分工合作。不论教导的和受教的,都受益良多,生命都有改变。原住民儿童他们每年都很期望和热烈欢迎这些哥哥姐姐的莅临。

我们每年都为20至30名儿童,在村庄以外约60公里的一所圣经学校举办夏令营。我们教他们「圣经」故事,他们则告诉我们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那都是触动人心灵的真人真事。我们和他们就像老朋友见面一样,每次看见他们的微笑、活泼和生命改变,虽然路程遥远(车程约16小时),要日以继夜开车,也是值得的。

那一年(2011),我们这个成人团一行十人(五男五女),趁着年青人在那里举办儿童营之际,开了两辆大车,寓工作于娱乐(有家长想趁机探望子女),浩浩荡荡的向OJ出发,为圣经学院多年失修的房子进行装修。我们住在OJ唯一的酒店,每天早上去学院修屋,有力的出力(修屋),无力的便买菜烧饭。 「装修队」每天辛劳工作,搬抬举重,分工合作,一砖一木,细心铺设,油漆打扫,亲力亲为,将两个cabins大翻新,给以后来的神学生或短宣队员作住宿之用。其中有女队员,「巾帼不让须眉」,帮了不少忙。为了让「装修队」专心工作,厨神和买菜司机也常穿梭学院和超市,准时供应三餐和下午茶,供队员享用,用食物来补充他们的体力。在这期间,适逢谢牧师夫妇的25周年结婚纪念日,我们为他们庆祝,大家出钱出力,做了一顿很好味的美筵,供所有工作人员吃,大家都很开心。除维修工作外我们也有钓鱼活动;几个队员都是钓鱼「发烧友」,有空便下钓,但运气不好,都一无所获。

我们有机会游览OJ村,这里夏天风景美丽,鸟语花香,有山有水,五彩十色的野花遍山野岭,只是蚊子太活跃,为手脚添了不少「梅花斑点」。 OJ的建筑物都很漂亮和很有民族特色,村庄设计是以圆形为主,镇中心的鸟瞰图,两座建筑物都是一只鹰的形状,很精致和有心思。 Cree文化中心的设计更得到国际奖,远看好像挪亚方舟。其它的民族村和文化地标都别出一格,很有印第安的色彩,路标都以英法双语为主。

LM252_15aLM252_15bLM252_15c

记得有一年,教会十多个耆老(每个都在70岁以上),由谢牧师勇敢带领下,举行一星期的「千岁行」,从多伦多开车北上作“探孙团”,沿途停留几个小镇探望镇内的华人餐馆,跟他们闲话家常,解思乡愁,继续北上到OJ探望年青人(有些是他们的孙儿),老人家很开心,因有机会结伴旅游,又可以到小镇探同乡聊天,把酒(茶)言欢,天南地北,无所不谈,还热心传福音,此旅不但对受访者或探访者都是最好的心理治疗,也成为「千岁行者」日后津津乐道的美丽回忆。

何牧师夫妇在魁北克省原著民地区服侍原著民,作「跨越文化」宣教,孤单作战己经超过四十多年的岁月,任劳任怨,忠心耿耿服事上帝。何牧师面对不少逼迫,村庄酋长几十年的改朝换代,遇着好的酋长,可以让他自由传教;若遇不友善的酋长,村中教堂会换门锁,表示何牧师在村中不受欢迎,他只能在村外的帐幕教会带领崇拜。

快70岁的何牧师,不知道上帝还会给他多少年,但他深信上帝必有祂的计划。回望大半生,何牧师体会到:「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哥林多后书4:8-9)靠着上帝,他在困境中仍能忠心服事,不轻言弃。

后记:华基教会和OJ结下不解之缘,自2000年起,每年暑假,都必组队到OJ举办儿童营,年复一年,从不间断,只可惜2020年因疫情关系,便暂停北上,我们心系OJ Land,希望疫情快结束,这个情意结不会中断!

10 Auto 1driving11 Student Pasto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