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情缘—-退休村中的故事 (12)

LM252_11

“ 他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 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 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以赛亚书 2:4)

《安妮婆婆手记》

2022年2月下旬,退休村因疫情严重暂封闭。安静得不见人影。刚刚才享受了视屏中冬奥会的精彩闭幕,又惊见乌克兰境内烽烟四起,虽说离我们这很远,那些战火中的人们,不知往哪走的老人和哭泣的孩子……景况又是如此的熟悉。从飞驰冰上健儿的身影到战火中逃避的老百姓,一幕幕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找寻那段中国天翻地覆关健时刻中的一页:1948–1949年。

*初识冰上*——–

1948年我17岁。那年的寒假我从北平坐火车回天津家中过年。继母来我家近两年了,她准备了许多好吃的年菜和天津小吃。这是自我“九‧一八”出生在沈阳战乱中以来,经历了伪满洲国的闹剧,经历了沦陷下在天津的屈辱,母亲和妹妹的死亡之后的新年。这年是抗战胜利后的第二个春节。也是父亲重建家园后最开心的一次春节团聚。

我家位于英租界,马厂道的海宁别墅,不远的地方有个室内滑冰场。通常晚饭后会约几个同学一起去滑冰。那年我穿上姨妈为我新做的红色碎花小棉袄,照照镜子觉得有些“土气”,就选了一个白兔毛的小狐狸围在颈上,看起来别致多了。飞驰在冰场上很快就被同学起了个外号叫“小白狐”。有一天正在滑冰,忽然背后一个身影擦身而过,吓我一跳幸而没撞上。定睛望那身影转大圈时好帅啊!几圈之后,那身影站定在我面前说“对不起,吓着你了”,递给我一张小纸条,字迹劲秀写着“今晚我在门口等你___杨XX”。我拿着字条正在踌躇,有同学走来对我说:「我认识他,是北平市田径选手。不用怕,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就这样每次溜冰后他送我到家门口,在路上谈些学校的事。很巧,他是北平汇文中学高二学生,我就读的慕贞女中离他学校很近。这两所中学都是崇文门内著名的基督教中学。

*田径赛的奖章*_____

寒假后,各自回北平上课。假日常相约,或散步东交民巷或散步北海公园。我听他讲述最多的是他去年(1947)五月参加“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运动中的一些人和事。有一天相约景山脚下,他将刚拿到的一枚北平市田径金色奖章扣在我外套领下,突如其来的荣誉使我不知所措,原想祝贺他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不知怎么就问他:「毕业后有什么打算?」他说:「我想继续读大学,将来做一个战地记者。妳呢?」,我说:「我的人生还没开始,不想太早框住自已。」……「我明白。」……

*战火纷飞,初识大局*———-

1948年9月初,政府宣布法币改为金元券币制,每日物价都在飙升,人心惶惶。父亲特别从天津来北平找我,安排一位在北平的老行家,万一有需要可以帮助我,并留下些银元(袁大头银洋)及金项链戒指等给我应急。这时我才知道独立生活必须留心时事变动,注意大局,从此我的手记中就多记了很多“大事” 。

1948年9月中──辽西塞北烽烟四起,山西太原激战,一些流亡学生滞留在北平的太庙。我们班也有东北流亡学生插班入学,与我同间宿舍的周莉就是,她总是啍着那首《松花江上》九‧一八……九‧一八……,宿舍的其他女生没有“时局观念”,还在排练话剧准备圣诞演出。

*围困北平*—–

1948年11月,徐州东南激战。

一晚自习堂上,突然一声巨响,四周震动,电灯全熄,黑喑中同学尖叫,有人趴在地上,有人吓得大哭。很快,舍监拿着大电筒来安排我们回宿舍睡觉。

1948年12月15日,北平陷入围困中,学校宣布停课,城内加紧备战。内外九城门禁止出入,各重要位置装设炮位;紫禁城、东交民巷、天安门内外也架炮,儿童医院屋顶置机枪。学校宿舍只剩我们几个有家回不去的女生。我也有些紧张,经常去传达室看有没有信件及新闻号外。

1948年12月17日,平津水陆空交通中断,电话不通,全城食水停止供给,粮食紧张。传出和平条件,苏、美从中调停,这是北平被围城的第九天。之后两天均沉寂,不闻枪炮声。可能在商谈条件,留给大家一个“平安夜”。我们几个回不了家的女生说是自已开圣诞Party,最后也哭成一团,不知何时才能回家。

1949年1月5至15日,天津正式拉开了大战准备。据1月14日报导一方提出八项和平条件,一方拟就“新和平方案”,蒋总统仅批一“阅”字,未置可否。翌日天津守军选择顽抗到底。结果枪炮代替迎春锣鼓,十三万人在二日一夜,40小时之间消灭。这次惨烈的战况也给正在和谈中的北平守军作了示范。

1949年1月16日北平城已被孤立了一个月。郊区早已进入“军管”状态,连水电都已被控制。北平为减轻粮荒,准予百姓可以出城,但不准重返。傍晚学校传达室说有人找我。见到了杨XX和他母亲,匆匆告诉我:明早回天津的家,他母亲已托了熟人安排好行程,趁现在可以出城的时机,希望带我一起回天津。无容迟疑,就这样第二天清晨,杨妈妈带着她儿子和我出了城门。

*上路回天津*——

出了北平城后,顺利办完手续,坐上了预先安排好的一辆运稼穑杂物的平板两轮小驴车。一位和祥的老大爷,赶着小驴一路抄小路颠簸上路。我们坐累了就轮流下车跟着小驴车跑,跑累了又坐上车走。直到傍晚天黑,在一个老农家匆匆喝碗棒子面糊,三个人合衣躺在一张土炕上,疲累得很快入睡,又很快被摇醒起身赶路。沿途大家心情起伏,不知是否还能见到天津的家人。路上乡镇田野还算平静。临近津郊换一辆马车入市。之后,我和杨妈妈母子告别,各自登上一辆三轮车。

当日傍晚终于见到了家人,相互抱头含泪哭笑,也不知是喜还是悲,弟弟们告诉我,前两晚他们就躲在大餐桌下,上下铺了厚绒毯子还听到枪炮声,吓得小弟直哭。爸爸说:「租界区还算好,没有巷战。说实话,人家‘八路’晚上都睡在大街小巷,都没有进民居扰民。」爸爸这番话使我想起日寇占领天津时,霸占我家居屋的情形,父亲论理,被扇了两个大耳光……。

*北平和谈前后*—–

1949年1月19日华北战势渐向南移,长江沿岸战云密布。国共双方商定1月18日上午9时会谈。各方频密会谈,为了保护中国三朝文物古迹,人民生命财产,寻求共同可以接受的条件。官兵厌战,形势迫人,谁都承受不起历史罪人之名。终于傅作义接受第二种方式,于1月22日下令部队开出城外,听侯改编,并发表文告。大家都为北平古都能够和平解决松了一口气。

在此期间,手记中还有一些记述也颇有趣的见证历史:

1949年1月20日,传孙科内阁会议,国民党主和人占大多数,行政院决议对共停战。 40著名教授发表声明,要求国共双方举行和谈。

1949年1月21–22日,国军并未发表停战令,沿江大战仍在酝酿中。官方公报发表蒋介石引退文告,李宗仁发执政声明,执行代总统职权,孙科内阁提总辞。北平市民准备鸣钟迎和平新春。

1949年1月23日解放军进驻北平,开启了北平历史另一个新时期。南京、上海、武汉一些民主人士,也都不断穿梭调停,希望两党和谈免于大战。一时间和平运动春云乍现。

*长江激战,匆匆赴港*——–

1949年春节过后,天津还在军管之下,长江以南形势仍然紧张,看来战乱不会很快结束。父亲叫我留在家中,不要回北平学校。他告诉我,己安排香港的朋友和天津的船公司,一有空位,就会带全家去香港,父亲希望在港重建他的事业。当时香港是个进出自由的商埠,也有“民主橱窗”的美誉,已经有很多民主人士在那里。

二、三月间,各种时局消息满天飞,老百姓只望和平安居。但是物价飞涨,金元券已濒临崩溃。 30万金元券只换美金三分钱。 2500金元券只换人民币一元。又传国民政府要挽救财政危机,改币制发行银元券,钞票己经在香港赶印之中。

1949年4月19日,传“国共和谈”破裂,百万大军正待渡长江。就在此时,父亲不知从哪弄到了四张船票,匆匆带着一家六口挤上去香港的船。两张上下四个床位,我和大弟在上面床位,父母带着不满三岁的两个小弟在下面床位。匆促间我只带了二件衣服和二本日记簿及家人的食物。记得临走时,我将一本相册托姨妈转交给同学带给杨XX,附张字条「匆匆无法告别,待到港再联系。」就这么匆忙离开了我生长的地方。有爸爸在身边,心情还不是太紧张,反而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1949年4月22日,南京一日变“真空”,战火迫近上海,英国紫水晶号中炮搁浅,美舰撤侨出吴淞江口,香港也派三架飞机赴沪撤侨。

1949年4月25日,上海被围困。期间各大船公司频频往返港沪之间,太古的新强号每次载五百南迁客,荷兰宝树轮自沪抵港八百人,其中杜月笙等人一时都拥入香港。至五月中旬浦东已成火海,黄浦江畔大战,广州进入战时状态。

1949年5月25日,上海解放。

日记中岁月印证的褪色墨迹,我想在此就先打住吧!交待一个结尾:

1950年初收到杨XX来信,告诉我他已在燕大新闻系攻读,附来一张燕园水塔的近照。之后又收到他在先农坛北京市人民体育大会上,穿着燕京大学字样的体育运动衣的照片,想是又代表学校参赛了。 1951年7月收到一张众人欢送于燕京校门前,他在车上探出上身与众人挥手告别的照片,告欣我他参加了志愿军。想是提早实现他战地记者的梦想吧。 1952年3月收到一张他正式的半身照,身穿草色布军衣,胸前左边有明显印标志,头戴有一颗红星的军帽,从此之后斯人已不知去向,只留在我的记忆中……那个时代的年青人,从没有个人私情的承诺,都是用生命去奔赴心中的使命,也就没有什么遗憾和期待。

七十多年过去了,世界上,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也从来没有永远的和平,苦难中的百姓,重温历史会得到什么启示?

14 Renewa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