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中,你在哪裡?

LM253_20a

早年,我經歷過從“官二代”到普通人的落差,好不容易跨越了權勢與財富的高峰低谷,體會過人生跌宕與滄桑,自恃有豐富的吃苦經驗。於是我滿腔熱忱,願意貢獻下半生,任由主用,從商界進入主內機構供職,以為生命從此圓滿,豈料挑戰卻一個接一個而來……

災難

2016年開始,一場災難般的發炎從內到外蔓延至我的全身。八百多個日日夜夜,我幾乎以為自己連吃口飯、喝口水也會令病情加重;臉部皮膚24小時處於痕癢狀態,甚至紅腫、刺痛,動不動整個人會疲累不堪,很容易生氣;醫生說因為微細血管擴張不能收縮,導致臉皮泛紅和丘疹不能消退,結果潰爛成一張大花臉。

中醫、西醫,包括皮膚科、甚至內科都各有說法,零零碎碎的診斷訊息匯集而來,我只知道它不危及性命,卻無法根治,且與血液相關,所以身體不斷發炎。至於起因,竟沒有醫生能斷定,彷彿總隔著一層神秘的面紗,令我幾乎以為自己就像約伯。

每逢休息不夠,或膳食不當,或被人際互動引起情緒起伏,或受環境因素的物理刺激,它就會猛烈發作。例如十分尋常的空氣濕度改變,也能令我極為難受。稍濕,則痕癢難忍;稍乾,則丘疹突起。

LM253_20b

挑戰

一個曾以臉蛋為驕傲的女性,最難受的莫過於要長期爛臉迎人。

皮肉之苦固然難受,心靈之痛更是摧枯拉朽。儘管外表堅強照常上下班,然而,路人歧視的眼神、同事可能出於善意但不恰當的關心,都有意無意間成了無形的壓力。有次在地鐵上,居然聽見人群中有無聊者嘲笑地向朋友描述我這張爛臉。

後來,只想把自己藏起來。外貌被徹底摧毀,令生活中的淺薄與虛無從未如此令人難受,這一切狠狠地挑戰著我20年來的信念——我堅持參加宗教活動,為何仍尋不著從上而來的遮蓋?從母腹而來那“起初的容顏”為何不能重現人前?

誠然,我知道詩歌中唱道,“人生的路途不會花香常漫”;也熟諳聖經中所說我們在世上難免患難。然而,困苦之中滿腹疑問:為何是我?是懲罰我曾經的悖逆嗎?難道我還不算已經認罪悔改嗎?兩年間彷彿嚐遍了萬杯苦澀,何時是盡頭?上帝不是聽禱告的主嗎?為何不醫治我?

檢視心思言行,看看有沒有未認的罪,能改的嘗試去改。可是,病情仍未見起色。筋疲力竭的我正如聖經中所形容的:深陷在淤泥中,沒有立足之地;到了水深之處,波濤漫身;因不住呼求而疲倦,喉嚨髮乾;因等候上帝,眼睛昏花。(參《詩篇》69:2-3)

在周而復始的抗爭中,不知多少次無語問穹蒼:我是否得罪了你而不自知?如果可以,沒有人會選擇受苦,如今我連免去受苦都不敢奢望,只敢求讓我知道你在聽!

同在

皮膚不分晝夜地瘙癢,常常忍不住想用手抓;入睡是最危險的時刻,在毫無意識下一抓就破。而不幸的是,我從小到大即使是很小的傷口也很難癒合。

於是,曾一度不敢沉睡,許多個黑夜之後,我戰戰兢兢地禱問:“可否讓我不感覺癢?”那一夜,居然安睡至曙光初現,絲毫不癢。我興奮地發現:他在聽!於是我不再懷疑,心裡也不再糾結。

LM253_21翻閱母會老牧師翻譯的美國神學教育家塞門生(Daniel J. Simundson)的著作《你在哪裡?》,心裡愈發亮堂起來。原來,上帝起初所創造的有序的世界被罪污染了,自那以後,世上的事情並不完全受控,正如信主的人也難免被感染、侵蝕一樣。有許多現像不是上帝引起的,儘管有些是他允許發生的。人所作的,常常都不是創造者的本意,結果是彼此殘害,甚或自我摧毀。而有的苦難是對人犯罪的懲罰,有的則是為了讓一些人經受操練,成就更大的益處。

我意識到,多年來原是不曉得愛護自己身體,常常過度使用,損壞了創造主所賜本來充滿生命力的器官。讀到《約翰福音》9章1至7節,我彷彿看見那正在聽禱告的主耶穌如何醫治那生來就瞎眼之人。他慈聲地說:“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約翰福音》9:3)啊,我的慣性自責蒙蔽了心靈的眼目,經文立時讓那幽微的偏差暴露在大光之下。

 眼光

一個靜夜,回想過往對人對己的接納與不接納的掙扎中,聽到他輕柔但十分清晰的提醒:“你要以我的眼光來看己、看人、看世界,不要以自己或別人的眼光看自己!”這話語不可思議地讓我整個人都輕省下來。

從小到大,我有個不自覺的傾向,就是不斷去看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形象,習慣用別人的標尺量度自己的長短。我一直沒有察覺,即便是信主之後,它仍藏在陰暗的角落,常常竄出來流連。

我明明知道,這是一個價值顛倒的紛亂世界;我明明知道,在主里新造的人該活出新的生命;我明明知道,不需要去遷就世界的標準。然而,我卻一直用自己的眼光來看周遭的人和事,自己被舊我捆綁,不自覺地選擇用生鏽的鐵鍊般頑固的老眼光來論斷人,甚至論斷自己。

釋放

這是我人生頭一次把目光真正投向上帝,一次又一次地嘗試把自己的眼光扭轉,把別人傷害和挑剔的眼光屏蔽,才發現從上帝那更崇高、更包容的視角所看的天地,是如此廣袤;這天地被污染得令人心痛,但上帝光明而溫暖的懷抱給我平安。

啊!我終於完全領悟:原來天父要藉這場患難徹底改變我的眼光!原來他容讓我煎熬,是為了一針見血的教導;他早已為我走了苦路,我竟抱住老我不肯放手,仍執迷不悔地以自己的眼光看待祂放在我生命中的這一切。

眼光一旦扭轉,我欣喜地發現所看到的自己、別人和世界,都漸漸不再一樣,我嚐到了真正自由、釋放的滋味。自此,我的生命經歷了從內到外的轉變……

漸漸地,舊傷口開始結痂、剝落,身心靈一層又一層地蛻變。過去帶著怨氣問:“你在哪裡?何時醫治?”如今常常縈繞腦海的是:“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羅馬書》8:35)

一場令我身心煎熬的病,照出我的本相,孕育出美麗的新生命。痛苦,再也不是苦難的最後答案。

4 Renewal5 Jia Me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