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千古難題

《安妮婆婆手記》

最近在視頻中看到一封老兵的信,使我感慨萬千,同時也聯想到目前一些地區發生的戰爭,使人不得不深思一些問題。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在美國紐約曼哈頓下城一帶的街角,經常有人在乞討。其中有一位沒有雙腿,上半身坐在一塊木板上,木板下面裝著軸輪,靠手移動使輪子行走。在他前面有塊硬紙板上寫著“我是一個越戰退伍軍人、流浪漢、艾滋病人,請幫助我!”。

故事要從這說起:有一位在紐約大學攻讀心理研究的華裔美國人叫袁苡程,其論文的選題是:「人類的懺悔心理」。他到處找真實的例子,在圖書館中找到的都只限於名人。因而突發奇想,花350元在《紐約時報》刊登個小廣告,徵集“臨終遺言” 。結果大有收穫。就將收到的來信編選成冊,呈給更多人看。我看到的就是其中的一封信。

那個乞丐的信中寫道:「……我在紐約街頭己經流浪了18年。我因為殘疾而自暴自棄,因為酗酒導致失去原有家庭和工作,淪為乞丐。我酗酒是因為越戰的陰影令我痛不欲生,離開酒精的麻木,就不能存活一天。參軍之前,18歲的我,頭腦簡單近乎愚呆,那時我竟然相信去越南打仗是最男子漢的事,也是最能獲得女孩青睞的壯舉。我離開家鄉之前,還沒有吻過一個姑娘,除了家人也沒有一個女性親密地擁抱過我。

戰爭讓我和其他普通美國年青人一樣,一夜之間變成了野獸。我們在戰場上對越南女人所做的叫做獸行,因為沒有一絲愛,甚至男人本該具有的,對任何女性的憐憫。就這一點而言,所有戰爭都是非人的,是罪惡的,是真實的對文明的侮辱。

美國的損失,比什麼國家榮譽都更大,因為他們讓戰爭改變了無數年輕人的靈魂。無論時間過去多久,我曾經在東半球那塊陌生的熱帶土地上,殺死過很多與我素不相識的矮個子黃皮膚的越南人……現在回憶起來,我那時的確變成了精神錯亂的瘋子。我忘不了他們臨終時盯著我看的眼睛,裡面刻骨的仇恨,令我靈魂發抖。我們曾多次用火焰噴射,焚燒越南人的村莊,那些從屋子裡跑出來的人渾身是火,撕心裂肺地慘叫聲,令我經常在半夜驚醒。

可是在那時候,你不得不跟上別人的狂熱,否則瞬間就會被周圍看到的一切嚇死。我只想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告訢所有對軍人和戰爭抱有理想的年輕人,永遠不要被別人的理想牽著走,你一定要有屬於自已的理想,無論是什麼,哪怕是當個水管工,也千萬不要以戰爭作為男人的理想。 」

這封信不只是一個退伍軍人的“臨終遺言”,而是一封對戰爭摧殘人性的控訴。

最近世界的焦點都圍繞在烏克蘭戰爭中,在來自世界各地發出的視頻和資訊中,我看到了在邊境狼狽逃離的百姓,躲在地鐵站瑟瑟發抖;跪在街邊祈禱的老人;一個9歲大的烏克蘭女孩在街邊流著淚唱“I Draw My Life” 呼籲和平。使人聽得好心酸啊!不知那些戰爭販子可有聽到?

逃出來的人,大多是婦女和兒童。聯合國難民署3月14日公佈全球通訊負責人Williams表示:我們不得不擔心人口販運的風險,還有剝削和性虐待。人販子到處找尋機會,利用難民的脆弱,乘虛而入。3月22日澳洲資訊轉載聯合國難民署20日訊:這次俄烏沖突引發歐洲二戰以來最大難民潮,開戰一個月,近一千萬人流離失所或逃往他國。當中90%是婦女和兒童。約有205萬人逃到波蘭;18萬人前往俄羅斯;648萬人在烏克蘭無家可歸。

烏克蘭是個美麗的地方,擁有廣闊肥沃的黑土地,擁有歐洲糧倉之譽。也算東歐較大的國家,人口近五千萬,有發達的農業、工業及各種豐富礦產資源。還有著名的基輔洞窟大修道院7千米長的圍牆,是古代羅斯文化宗教聖地。而今看到的烏克蘭是斷牆殘瓦遍地焦土濃煙。使人唏噓!

在無情的槍炮背後,除了求生的百姓,無辜的孩子,戰場血肉模糊的戰士之外,還有假冒為善煽風點火供應軍火武器的大軍火商,借他人賣命從中獲利。世界各國金融戰場上的撕搶、資源控制戰、信息網絡戰、新科技武器──高音速導彈;無人機衛星遙控;量子攻擊網絡……這些都已經不再是電子科幻遊戲了,而是加入到目前實戰中初試身手的試點……

接著全球老百姓將會有切身的體驗:糧油缺乏、飢荒,物價飛漲。金融體系崩潰;世界產業鏈、供應鏈、社會體系和政治體系的重整;還會用各種好聽正義的名目繼續進行各種形式的戰爭。

像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進行了二百年,留給世人的卻是:「人性的千古難題」。這並非胡言亂語,幾千年的世界歷史,也是一部戰爭史,告訢了我們世界發展的主導是上帝在掌控。上帝在創造世界時己規範了上限和底線。在人自視狂妄時,上帝會借巴比倫教訓以色列;藉先知耶利米叫祂子民服事巴比倫王便得存活(耶27:17;但4:25)。上帝的作為,以人的聰明是難以測度。人性的千古難題是因為被“罪”所捆綁,也唯有從「聖經」中才能夠找到解脫的答案。

19 Grace Christian church20 UAC ad21 xi nan q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