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千古难题

安妮婆婆手记》

最近在视频中看到一封老兵的信,使我感慨万千,同时也联想到目前一些地区发生的战争,使人不得不深思一些问题。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下城一带的街角,经常有人在乞讨。其中有一位没有双腿,上半身坐在一块木板上,木板下面装着轴轮,靠手移动使轮子行走。在他前面有块硬纸板上写着“我是一个越战退伍军人、流浪汉、艾滋病人,请帮助我!”。

故事要从这说起:有一位在纽约大学攻读心理研究的华裔美国人叫袁苡程,其论文的选题是:「人类的忏悔心理」。他到处找真实的例子,在图书馆中找到的都只限于名人。因而突发奇想,花350元在《纽约时报》刊登个小广告,征集“临终遗言” 。结果大有收获。就将收到的来信编选成册,呈给更多人看。我看到的就是其中的一封信。

那个乞丐的信中写道:「……我在纽约街头己经流浪了18年。我因为残疾而自暴自弃,因为酗酒导致失去原有家庭和工作,沦为乞丐。我酗酒是因为越战的阴影令我痛不欲生,离开酒精的麻木,就不能存活一天。参军之前,18岁的我,头脑简单近乎愚呆,那时我竟然相信去越南打仗是最男子汉的事,也是最能获得女孩青睐的壮举。我离开家乡之前,还没有吻过一个姑娘,除了家人也没有一个女性亲密地拥抱过我。

战争让我和其他普通美国年青人一样,一夜之间变成了野兽。我们在战场上对越南女人所做的叫做兽行,因为没有一丝爱,甚至男人本该具有的,对任何女性的怜悯。就这一点而言,所有战争都是非人的,是罪恶的,是真实的对文明的侮辱。

美国的损失,比什么国家荣誉都更大,因为他们让战争改变了无数年轻人的灵魂。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我曾经在东半球那块陌生的热带土地上,杀死过很多与我素不相识的矮个子黄皮肤的越南人……现在回忆起来,我那时的确变成了精神错乱的疯子。我忘不了他们临终时盯着我看的眼睛,里面刻骨的仇恨,令我灵魂发抖。我们曾多次用火焰喷射,焚烧越南人的村庄,那些从屋子里跑出来的人浑身是火,撕心裂肺地惨叫声,令我经常在半夜惊醒。

可是在那时候,你不得不跟上别人的狂热,否则瞬间就会被周围看到的一切吓死。我只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告欣所有对军人和战争抱有理想的年轻人,永远不要被别人的理想牵着走,你一定要有属于自已的理想,无论是什么,哪怕是当个水管工,也千万不要以战争作为男人的理想。 」

这封信不只是一个退伍军人的“临终遗言”,而是一封对战争摧残人性的控诉。

最近世界的焦点都围绕在乌克兰战争中,在来自世界各地发出的视频和资讯中,我看到了在边境狼狈逃离的百姓,躲在地铁站瑟瑟发抖;跪在街边祈祷的老人;一个9岁大的乌克兰女孩在街边流着泪唱“I Draw My Life” 呼吁和平。使人听得好心酸啊!不知那些战争贩子可有听到?

逃出来的人,大多是妇女和儿童。联合国难民署3月14日公布全球通讯负责人Williams表示:我们不得不担心人口贩运的风险,还有剥削和性虐待。人贩子到处找寻机会,利用难民的脆弱,乘虚而入。 3月22日澳洲资讯转载联合国难民署20日讯:这次俄乌冲突引发欧洲二战以来最大难民潮,开战一个月,近一千万人流离失所或逃往他国。当中90%是妇女和儿童。约有205万人逃到波兰;18万人前往俄罗斯;648万人在乌克兰无家可归。

乌克兰是个美丽的地方,拥有广阔肥沃的黑土地,拥有欧洲粮仓之誉。也算东欧较大的国家,人口近五千万,有发达的农业、工业及各种丰富矿产资源。还有著名的基辅洞窟大修道院7千米长的围墙,是古代罗斯文化宗教圣地。而今看到的乌克兰是断墙残瓦遍地焦土浓烟。使人唏嘘!

在无情的枪炮背后,除了求生的百姓,无辜的孩子,战场血肉模糊的战士之外,还有假冒为善煽风点火供应军火武器的大军火商,借他人卖命从中获利。世界各国金融战场上的撕抢、资源控制战、信息网络战、新科技武器──高音速导弹;无人机卫星遥控;量子攻击网络……这些都已经不再是电子科幻游戏了,而是加入到目前实战中初试身手的试点……

接着全球老百姓将会有切身的体验:粮油缺乏、饥荒,物价飞涨。金融体系崩溃;世界产业链、供应链、社会体系和政治体系的重整;还会用各种好听正义的名目继续进行各种形式的战争。

像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进行了二百年,留给世人的却是:「人性的千古难题」。这并非胡言乱语,几千年的世界历史,也是一部战争史,告欣了我们世界发展的主导是上帝在掌控。上帝在创造世界时己规范了上限和底线。在人自视狂妄时,上帝会借巴比伦教训以色列;借先知耶利米叫祂子民服事巴比伦王便得存活(耶27:17;但4:25)。上帝的作为,以人的聪明是难以测度。人性的千古难题是因为被“罪”所捆绑,也唯有从「圣经」中才能够找到解脱的答案。

19 Grace Christian church20 UAC ad21 xi nan qu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