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之美

LM254_18a

 

我平時喜歡收藏,最迷戀的藏品是青瓷,“青如玉,明如鏡,聲如磬”的特點,“青瓷雪花漂沫香,何似諸仙瓊蕊漿”的瓷質,“如蔚藍落日之天,遠山晚翠;湛碧平湖之水,淺草初春”的瓷色,常常讓我沉醉其中,忘卻晨昏!

A/美在其色

青瓷是中國的國瓷,其名源於製作過程:在坯體上施以青釉(以鐵為著色劑的青綠色釉),在還原焰中燒製而成。成瓷呈各種青色,故稱“青瓷”。古代典籍中所稱的“縹瓷”、“千峰翠色”、“艾色”、“翠青”、“粉青”等瓷器,均指青瓷;唐代的越窯,宋代的官窯、汝窯、龍泉窯、耀州窯等,也都屬於青瓷這一範疇。

青瓷素以瓷質細膩,線條明快流暢,造型端莊渾樸,色澤純潔而斑斕著稱於世,有“青如玉,明如鏡,聲如磬”的美譽!唐人有詩讚之曰:“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巧剜日月染春水,輕旋薄冰盛綠雲”。青瓷有南北之分,兩地青瓷各具特色,各有千秋。南方的青瓷胎質堅硬細膩,呈淡灰色,釉色晶瑩純淨,可謂“類冰似玉”;北方青瓷胎體厚重,玻璃質感強,流動性大,釉面有細密的開片,釉色青中泛黃。不管是哪種青瓷,從古到今,一直受到人們的喜愛,尤其是瓷藏者的痴迷!“自古陶重青品,晉日縹瓷,唐曰千峰翠色,柴周曰雨天青,吳越曰秘色,其後宋器雖具諸色,而汝瓷在宋燒者淡青色,官窯、哥窯以粉青為上……”(清《景德鎮陶錄》)

B/美在其境

青瓷之美,不單單是外形美觀,更重要的是每一件(套)青瓷的“意境”。它契合了中國傳統文化對美的詮釋:含蓄、內斂、優雅、深沉。青瓷靜默成景,卻又意境深遠。

在我所收藏的青瓷中,盒類中的粉盒尤為讓我傾心。我收藏的五套粉盒均是北宋時期越窯的製品,它們之所以“鶴立雞群”,主要在於它們的紋飾,有鳳凰紋、牡丹紋、雙蝶紋、鸚鵡紋、菊花紋等,尤以鸚鵡紋為珍貴。製作工藝採用刻劃結合,模印和印刻結合的手法進行美化,使整個瓷器底蘊豐厚,線條堅挺,惟妙惟肖,呼之欲出,極具動感和美感!真可謂:“花分六出盡經圍,古色穆然火色微”!

我還收藏了一件上林湖生產的大洗。洗雖然是青瓷中的小件,卻也“小有姿色”。這件洗口徑18厘米,高4.5厘米,四周刻荷葉紋,內襯荷花,釉色青翠,冉冉如生,大有“一陣和風萬葉翻,丹霞翠羽綴睛川;開合舒卷隨天意,真美原來是自然”的花中君子風範。其做工之精美,韻味之雅緻,令人愛不釋手,引以為珍。LM254_18b

C/美在其韻

“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多年來,我通過“以藏養藏”、“以藏易藏”的方式,收藏了近百件(套)青瓷,其中不乏“花口牡丹紋盤”、“花口雙蝶紋盤”、“鸚鵡紋盤”、“龜荷紋盤”、“丁字款盤”、“雞頭執壺”、“倒掛青瓜執壺”、“火石紅”等青瓷中的精品。

“叢臺澄泥鄴城瓦,末若哥窯古而雅。綠如春波停不瀉,以石為之出其下。”如今,這些青瓷靜靜地存放於我的藏品室——“春秋軒”中,無聲地訴說著時光的流逝,人事的更迭,世情的蛻變,藝術的精湛,也娓娓地講訴著中國古老文明與現代文化的璀璨輝煌與一脈相承、淵遠流長。閒暇時,徜徉於我的“春秋軒”中,以或冷峻或溫和或親暱或敬佩的目光,欣賞一件件青瓷,彷彿看到了“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的刀兵交鋒;把玩一件件青瓷,彷彿聽到了“金闕曉鐘開萬戶,玉階仙仗擁千官”的鼎食鐘鳴;撫摸一件件青瓷,彷彿瞥見了“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的舉案齊眉;聆聽一件件青瓷,彷彿聽到了華夏文化在幽暗的歲月中爆響的迴聲!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爭鳴,湮沒了荒城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時光蛻變,而沉澱在時間長河中,則是一件件泛著青光的、博大精深的東方文化載體!

一件青瓷,一段歷史;一件青瓷,一樁故事;

一件青瓷,一代興衰;一件青瓷,一脈文明!

6 Zhang lao hui7 Tai Fu pin qin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